第二十七章 春难早_水墨成凰_水彩小说

水墨成凰 第二十七章 春难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周却并无动静,丹青如一只大鸟带着秦水墨掠起,在树木的阴影中无声跳跃。前方一株参天古树,丹青带着秦水墨钻入亭亭如盖的树荫中,将秦水墨塞进一个可容一人的黑洞中。

  秦水墨伸手触及粗糙的木头,想了半天才明白,这是师父平日居住的写云斋外的那棵千年柏。小时候秦水墨和丹青常到这棵树上掏鸟窝,无意间发现树干上端竟有一个经雷击焚烧而成的树洞。这里便成了两人躲避练功的“秘密据点”。年岁日长之后,两人便很少来了,洞中还有些平日练功留在这里的东西。

  秦水墨略略前倾,向写云斋看去,黑压压的房屋寂静无声。

  丹青蹲下,重重捏了捏秦水墨的手腕,在她手心用手指飞快地写字。

  等到秦水墨感受到丹青写的是“等我”两个字时,丹青已经淡若云层投下的影子,向院中缓缓飘了下去。

  秦水墨眼睛紧紧盯着院子,却什么也看不清楚,心中一阵酸痛,这所有的人都在刹那间离开自己了吗?

  秦水墨伸手在黑暗中摸索,指尖所及是一个坚硬的盒子,用手一掂,竟是盒半成品“万叶千松”,便收在袖中。当年自己求了二师兄半天,二师兄给自己做了这“万叶千松”。二师兄说这暗器只能近距离从袖中释放杀敌,最适合女孩子防身。却不料,盒子被丹青拆开弄坏了。二人不敢告诉二师兄谎称练功时掉到了山后溪涧里。二师兄无奈只得后来给自己补做了一副。

  想到机灵古怪的二师兄玄怀,秦水墨心中又是一痛,二师兄你在哪里呢?

  不知过了多久,无边的夜里,突然亮起了一点微光。

  绿色的微光闪闪,在夜中的山林里分外妖异,似坟地里的鬼火,又如野兽的眼睛。

  一点,两点,三点……

  鬼火越来越多,在四周一点点亮起。鬼火在空中,地上不断漂移跳跃。

  秦水墨看那鬼火的方位,正是包围着脚下的写云斋。秦水墨心中顿时升起希望,师父和丹青一定没死,否则敌人早就冲进去了。

  一阵风过,一盏绿色的灯笼随风飘来。风停,一个蒙着面纱的绿衣女子轻飘飘地落在写云斋门前。

  “是她!”秦水墨顿时想起,那日在金雕带着二师兄、丹青和自己三人离开尹南殇的无名山庄时,正是这绿衣女子在塔楼上指挥整个寂灭天离大阵!

  一声娇笑,那绿衣女子却说话了:“丹辰子前辈,你这天枢门也不过如此!”

  秦水墨心下一惊,果然是有备而来,只是她口中的“天枢门”又是什么?

  只听那绿衣女子又说:“你这号称天下第一奇门遁甲的天屿山瞬息之间也被我攻破了,真不知道你这几十年都在做什么?”

  屋内却并无任何动静传出。

  山林间不知何时现出大队的弓弩手,齐刷刷地将手中强弩对着写云斋。此刻,莫说是人,便是一只鸟也飞不出这院子。

  绿衣女子娇笑道:“丹辰子,你自己怕死,难道连徒弟也不管了吗?”说罢,绿衣女子手一扬,一个人被抬了上来,看服饰正是二师兄玄怀!

  秦水墨望去,只见玄怀一张脸被烧灼的面目全非,只有胸口还在微微起伏。

  “你若再不出来,你这徒弟我可送给阎罗王当小厮啦!”绿衣女子口气冰冷,只见那院中仍是毫无动静,手中银光一闪将玄怀胸口扎了把明晃晃的匕首。玄怀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便无声地死去了。

  秦水墨眼中要渗出血来,正要冲下去又见一个全身黑色斗篷的男子走出来,冲那绿衣女子说:“不必多费口舌,烧!”

  “嗡——”秦水墨耳中一片嘈杂,良久方才回过神来。“是他!竟然真的是他!”秦水墨胸中如翻江倒海,尽管早有所料,却万万想不到竟然真的是尹南殇!

  想到与他画舫相逢,雅集赋诗;想到那荼芜香气,雪中茶花,不禁心如刀绞。

  那绿衣女子得了令,口中鸽哨声响起,漫天鬼火冲写云斋涌来!原来那些鬼火均悬挂在鸽子脚上,此刻训练有素的鸽子得了令,将鬼火抛向院子。

  满天火起,碧烟腾空,纵使神功盖世也出不来了!

  秦水墨银牙一咬,从树洞翻身而下!如一朵白雾笼罩向那黑衣男子的头顶!

  碧火青烟中,竟无人注意从天而降的秦水墨!

  感到头顶风声,绿衣女子抬头,一扬手,一团绿色火焰从手中的灯笼袭向空中的秦水墨!秦水墨却不躲不避,内力凝聚,直向尹南殇头顶抓去!“砰”一声火焰击中秦水墨前胸,秦水墨下坠之势立减,但人距那黑衣男子已不足两丈!

  “是你!”黑衣男子抬头,满脸惊疑。

  “拿命来!”秦水墨人在空中却双袖一抖,袖中暗器“万叶千松”豁然发动,一团银光将黑衣男子与绿衣女子笼罩其中!

  千钧一发之际,黑衣男子将手中斗篷舞作一团,只听叮叮叮之声不绝于耳,所有银针竟大半都被挡去。

  秦水墨翻身退了几步方才立住,脚步踉跄,胸口白衣上沾满点点萤火,浑身仿佛千万蚂蚁在噬咬,痛苦不堪。怀中却有一物,叮当落地,滚了几滚,滚到黑衣男子脚下。

  那东西通体乌黑,却在火光映照下散着微微光华,正是墨冰玉璃瓶,荧光泛在瓶上,就如少女腮边晶莹的泪一滴。

  望着搂着那绿衣女子的尹南殇,秦水墨嘴角一抹冷笑,喉头微甜,“哇”地一口鲜血喷在衣襟上。

  身后碧烟如云,烈火似刀。

  白衣翩飞的秦水墨胸口绿色鬼火焚着鲜红血液,万千青丝在灰烬中肆意飞舞。少女衣裳单薄,但眼神却锋利异常,令人不敢逼视。

  “水墨,你——过来——”亲南殇伸出手,无奈腿上仍是中了几枚“万叶千松”的银针,竟向前动弹不得。

  秦水墨的眼睛望着尹南殇。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尹南殇原以为能看到伤心、失望、疑惑、痛苦。但是,什么都没有,暗夜中,那明亮的眼睛里仿佛只有无边的积雪,渗着入骨的寒冷。

  秦水墨足尖一点,向后跃去,如一只飞蛾,扑进了无边的火海。

  既然杀不了他!就我让我陪着师父和丹青一起死吧!雪白衣裳瞬间化为飞灰,衣带散去,广袖轻舒。

  一根烧的通红的房梁,从空中落下,秦水墨当头迎上!繁华落地,万物无声!耳畔似有人在唱:“玉笔干,香晚到,候春春难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