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破阵_水墨成凰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突来惊变起于无人入睡的暗夜,清越玉笛声击碎夺命的噩梦。玉衡星斜转投下蒙蒙星辉,将吹笛少女的肩头铺上一层薄纱。众人望着少女出尘身姿,竟都看得呆了。

  “铃——”那仿若地狱修罗脚链间的铃音却又是一响!

  漫天蝙蝠再起,盘旋在空中的蝙蝠还未结成阵势,但听得那少女玉笛声声,将那铃声的余音生生斩断!笛声清越,于漫天风雪中,只让人听得蓼花新绿,山果初红,弄影花筛月,飞香幔过风。众人心头一时暖融融地欢畅无比,直忘了身遭乃是地狱。

  漫天蝙蝠却也似失了目标,漫无目的地横飞在空。

  瞬息之间,铃声又变,似有一群铃铛同时响起,细细碎碎,如绵绵不尽的芦花飞起,悠悠飘荡在众人脚下。漫天蓝雪于这细碎的铃音中,却毫无征兆地停了!河道上的冰封开始瓦解,天幕上一轮圆月映在水中。大块的冰封融化不见,黝黑安静的河道就如斑驳经年的铜镜被人轻轻拭去了表面的浮尘,倒映着一弯孤舟,两个身影。

  众人望着河道之内宛如画卷的静谧一片,却毛骨悚然,心下大骇。今日乃是初十,哪里便有了这般圆的月亮?更何况,那月亮竟是幽蓝一片,就如一只悬在天幕上巨大无比的眼睛,眼神里满是嘲讽和杀戮。

  那立于船首,白衫玉笛的少女却一动不动。尹南殇远望着清风吹起她乌的发,白的裙,就如一朵梨花跃在早春三月嫩绿通透的枝头,虽然柔弱的似要在料峭寒风中粉身碎骨,却也带着不容亵渎的春的旨意绽放人间,誓要将那冬雷震震夏雨雪换做一分暖阳三分疏狂。

  细碎铃音大震,铺天而下,就如从天而降的铃铛雨,铃音之中,隐隐竟有龙吟之声!黝黑水面,转而现出白影,白影破水而出,磅礴气势充斥天地。这世间竟真的有龙!数十丈高的白龙盘旋而起,如城门般的两只眼睛怒视着小舟上的少女,风雷隐隐,天帝震怒!

  尹南殇带着石诚和仅剩的十余名水军并未与孙继业所领的府兵会于一处,而是相距数十丈,互为拱角,暗含兵法之道。

  此刻眼见这白龙气势迫人,尹南殇手一扬,火炮手立刻将火炮口对准了白龙。

  尹南殇紧紧盯着那风雷之中,白龙怒目之下,随时就要倾覆的小舟。那少女却双眼紧闭,嘴角一弯,却是笑了。秦水墨笑容就如那朵枝头摇曳的梨花,在静夜终于绽放出了柔嫩的蕊,于人心洒下一片馨香带露的白。白的轻柔,白的坚决,白的毫不妥协,白的如星梦碎影,只一瞬便换了人间。

  笑容未竟,秦水墨玉手一翻,几十枚铜钱便如有了生命一般,四散着泼洒于天地。秦水墨不去看眼前凶神一般的白龙,耳中听得坎、艮、震三个方位飞出去的铜钱似有微微回响,立刻玉笛一指。刹那间如暗夜起了闪电,丹青一袭白衣携带着天水之青的剑光向水墨所指的方向疾射而去,正是白龙喉下两丈!身形之快,力道至强,如天外流星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而去!

  白龙双目之内雷光闪动,硕大无比的龙口一张,空气似乎也凝了一凝,漫天寒气冻入众人骨髓,一道白色激流如银河倒卷向空中的丹青而去。

  “小白,去!”自秦水墨手间飞起一团毛茸茸的雪白物件,身形虽然略有臃肿,速度却比闪电更快,直迎着龙口喷出的白色激流而去!

  秦水墨心中暗叫罪过罪过,以后可不能给小白吃那么多红油鱼片了,瞧这身材,啧啧——整个肥了两圈啊!

  半空中,小小狐狸一声尖嘶,竟将白龙喷出的白光尽数吸入了自己的嘴巴。众人周身寒气顿去。

  须臾之间,丹青所化的流星已经狠狠撞上了白龙喉下两丈之处,一溜火花闪过,但听砰——一声响,似金属撞上了岩石。数十丈高的白龙长啸一声,隐有不甘,化作漫天冰晶,如一场绚烂的烟火,在月色之下悠悠然飘落。

  天地再变,白龙隐去,丹青却未停。刚才一剑洞穿的白龙喉下之处,却正显出之前水道正中已被尹南殇击了一炮的巨石!月色之下,丹青犹如一条夺目的银线,于巨石之上纵贯而出!

  “砰!”巨石竟拦腰而断!黑色岩石裹挟着滚滚泥沙没入江中!

  众人皆惊,难道是传闻中的蜀山剑仙?一剑斩神龙,一剑开山裂石,真真匪夷所思!

  秦水墨心中却也惊讶,此阵乃利用天然地形人为改造,以风雪伤人,蝠毒惑人,更有烛龙之息幻化作白龙,委实惊险万分。幸而那作为阵眼的巨石,先前已被炮火击中,但其仍坚固异常,以人力劈而崩之,实在恐怖!只听说师父教丹青的乃是“擒拿术”,不同于练气的内功,是将自身身体运用到极限,务求一招制人。以丹青经脉尽毁,内力全无的病后之躯,今夜发出这破阵一剑,只怕当世之上再无几个敌手,只是——

  “想不到哥勿的大祭司也来趟这趟浑水!”半空中传来悠悠人声,那声音漂移不定,一时在前,一时在后。一句之中毫无停顿,却仿佛可以瞬间挪移,同时站在无数个角落里同人讲话,又是何等武功可以达到这如鬼似魅,当真令人毛骨悚然!

  秦水墨听着,冷笑道:“终于不装神弄鬼了吗?还有什么带毛野兽,混水泥鳅尽管叫出来吧——”身周河道清清,风雪不见,江水拍打着江岸,浪涛声声。寂灭天离大阵阵眼被毁,众人身遭幻象已除。

  “放肆!你是大祭司的什么人?”那飘忽的声音满含怒意!

  听得对方动怒,秦水墨笑的更冷:“果然还是烛龙后裔啊,叫一声混水泥鳅便受不了了吗?”

  “我不管你是不是大祭司派来的,今日你,必死——”

  “死”字还未说完,秦水墨与丹青却已动!秦水墨手中一扬,白链如光,却正是天蚕丝出手,于漫天织就一张亮白如昼的光网,只听得四下里叮铃铃响个不停。漫天黑色铃铛如雨而下,却丝毫近不得秦水墨身前,均被天蚕丝击落,叮铃铃一时间落入江水。丹青人如长链飞空,一面挥剑将铃铛化为齑粉,一面寒寒剑意释出锁住暗中那方才说话的鬼魅。

  孙继业与尹南殇的兵士却没这般好功夫,那黑色铃铛沾身便腐肌蚀骨,片刻之间毒入血即死,一时间众人纷纷将武器舞作一团,但那叮铃铃的铃声却如噬骨之蛆,令人发狂,眼见便要坚持不住!

  “怎么还是老一套,除了这寂天铃,就不能有点新意?”秦水墨莞尔一笑,右手舞动天蚕丝如同一个雪白的蚕茧将周身护住,左手打、叠、历、颤、剁,一口中气绵延不绝,清脆的笛音立时绵延悠远,将那铃声破开!

  众人心头一松,刚才那铃声逼人欲狂的感觉顿去!众人还未透出一口气,却听破空之声,一枚巨箭呼啸声中向人群中孙将军夫人怀中所抱的幼子而去!身遭众人从铃铛声中还未回过神来,蓦然之间竟动弹不得!

  尹南殇腾空而起,迅如闪电追上那巨箭,伸手便要按住!

  秦水墨心念一转,“不对!”脚下踱云步施展,天蚕丝一展,后发先至,于那巨箭在孩子面门前一尺,于尹南殇手就要触及巨剑的一瞬,将那箭生生向旁边带开!漫天炫目七彩流花,耀的不可直视!身在空中秦水墨一怔,这巨箭竟不是藏了硝石火药要爆炸,确是一朵巨大的烟花?心念流转之间,只见尹南殇也冲到了那孩子面前却扭头也对烟花面露疑惑。尹南殇身后,一个孙继业的家将,却突然将手中长刀悄无声息地冲尹南殇劈下!

  秦水墨立刻明白先前的巨箭射向幼子只是虚招,却想不到那巨箭并不是杀人利器,只是释放出烟花晃人眼神,而尹南殇背后之人才是真正的杀招!这环环相扣倒真是步步惊心!

  “小心!”秦水墨手中光华流闪,天蚕丝卷住尹南殇向前一带,尹南殇却不回头,脚下也趁势一点,将腰间天蚕丝一拽!

  秦水墨半空中被尹南殇拽的失了平衡,尹南殇目中寒光一闪,手中流火绯红,正是耀天剑出鞘!漫天火海中尹南殇冲秦水墨一剑劈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