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奇怪的笔记_诸神之墟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哐!哐!哐!”

  一阵猛烈的声音从大楼顶端传了出来,如同恶魔用尖锐的牙齿在啃咬结实的钢铁大牢,在这夜幕之下,露出一双阴红色的眼,盯视着张云凡,使得他全身有一股凶残意在肆意蔓延,迫使他睁开双眼,露出了寒酷的眼神,神情严肃紧张。

  与此同时,张可欣也被这个声音给惊醒了,她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看着大门外划过一阵风,飘过的一个白色蛇皮袋,幽幽晃晃,凌空飘荡,仿佛就像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长发女子,她的脸苍白无光,看不清楚五官,嘴角带着一抹腥红,有着尖锐的牙齿,乌黑的长发与黑暗融合,整个身子飘在空中,没有双腿,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个声音。

  “把门打开……”

  张可欣‘啊’的一声,猛得睁开双眼,死死的抱住哥哥,抓得张云凡腰间的肉,让他有些吃痛。

  张可欣听着楼上传来的‘哐哐哐’的声音,和梦里的一摸一样,她缓缓的扭过头来,表情停滞的看向门外,只是淡淡的划过一阵微风。

  “原来真是梦呀……”张可欣这才把脸上紧绷的肉放松,心里安慰着自己。

  看着一旁眼神中闪着寒光的哥哥,张可欣不由的担心起来哥哥的伤怎么样了,可是,刚要开口。

  一个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在楼梯间回荡起来,十分沉重的声音。

  “咚,咚,咚……”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强,仿佛是只鬼怪从上面走了下来,震得整栋楼都在打颤,其中还夹杂着这只鬼怪的呼吸深,十分大声。

  “不好啦!不好啦!三楼……”突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原来是陈飞从楼上跑了下来。

  “三楼?”张云凡思绪一下被陈飞的话牵动起来,他记得三楼是有着一片很大很厚的钢铁大门,又有几条粗大的铁链,几把钢铁大锁锁着,很明显的不对劲,普通人家的大门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回想起来,当时怎么没有注意到这点,张云凡立刻抱起害怕的妹妹,拿起正在充电的千机变,就立刻随着陈飞走上楼梯。

  上楼梯的时候,张云凡特意让陈飞和妹妹安静,把妹妹交到了陈飞的手里,自己走在最前面,他小心翼翼的,轻轻地点出每一步,轻轻的落在木楼梯上,以防发出什么响声,张云凡十分谨慎,神情也很严肃,因为他不知道上面存在着什么样的危险,此时的声音还在继续,打击声更加沉重了,上面会有什么呢?

  陈飞紧随张云凡身后,抄出手中的手枪,脑袋四处张望着,手枪举起,随时准备开枪,另一只手牵着张可欣。

  张可欣在陈飞的牵扯下,每走上一个台阶都要摇头退缩,虽然她和哥哥一起也见过几只鬼尸,也算是在同龄中的孩子里面,甚至成年人里面算是见过世面的,但是这次心里莫名的害怕起来,可能这次的是恐怖的鬼怪,再加上白天被六十多个鬼尸围攻的情景,这让张可欣害怕得双腿直哆嗦,踩着木板做的楼梯发出吱吱的声音。

  吓得张云凡和陈飞都是一阵心惊,陈飞身体一抖,手中的枪指了出去,脑袋四处张望,提防着未知的危险。

  张云凡的反应就要相对小一点,第一反应也是身体一抖,下意识的将手抓住怀里的千机变和骨刀,随后才意识到这是妹妹踩在木板上发出的声音,立刻收起了戒备心,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小脑袋,用嘴形说着两个字:“别怕。”

  在哥哥的安抚之下,张可欣虽然没有那么恐惧了,但是还是有些害怕的跟着哥哥和陈飞上了二楼。

  “哐!哐!哐!”

  刚上到二楼,张可欣就感觉到头顶上有一滴滴冰凉黏稠的水滴落在自己头发上面,使得头皮发麻,张可欣抬起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上去。

  “啊!”突然张可欣尖叫一声,大哭了起来,原来她一抬头,就在黑漆漆的楼梯细缝里看见两双正盯住自己的绿色眼睛,一个凶恶的嘴里流出来的口水正好滴在她的肉嘟嘟的脸上,引起尖叫。

  被张可欣这样一叫,陈飞心里立刻悬了起来,肌肉立刻紧绷,眼神坚定,手掌出了冷汗却将手枪握得死死的。

  同时张云凡心中一惊,是两只鬼尸,他们怎么上来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张云凡手掌一撑,飞身踢,一脚将一只鬼尸从玻璃窗户踢了出去,另外他手掌一握抽出腰间的骨刀,朝仅剩的那只鬼尸的脖子抹去,但是鬼尸下巴一低,一口坚硬而锐利的牙齿将骨刀咬住,迫使尸毒未好的张云凡忍住疼痛,身形一转,双腿立刻如同剪刀一样,夹住鬼尸的脖子。

  随着他双腿用力的一扭,趁着鬼尸松口之际,将骨刀收回,可是这只鬼尸也不弱,张口就是对张云凡一口咬去,还好张云凡身手敏捷,身体迅速的缩回,退后的同时,身退刀出,瞬间将鬼尸的脖子给划破。

  随着这只鬼尸大势已去,张云凡并不会轻易放过,剪刀腿继续夹住鬼尸,使出全身力气将鬼尸翻扔出去。

  见到两只鬼尸没多久的功夫就被哥哥收拾掉了,张可欣瞬间没那么害怕了,看着哥哥高大的身影,感觉异常安全。

  此时的张云凡已经在三楼的钢铁大门门前了,钢铁大门被里面奇怪的怪物,打得凹凸不平,将足足有一个拳头那么厚的钢铁大门打出凹陷,力量确实有些恐怖。

  张云凡伸出手指去触摸大门,突然被一道电力惊到,这让他心生好奇,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在三楼的外墙,有着一根根的粗电线,在对里面放电,顺着电线的走向,是从南方顺着地底牵扯过来的,是什么人要这么做呢?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哐!哐!哐!”

  看着大门被破坏的程度,张云凡不得不让众人一起去找钢铁大锁,来加固对里面怪物的囚禁,虽然三人都十分好奇,但是没有人敢想象出这个怪物出来的恐怖。

  找了很久并没有找到什么大锁,只能找到一些小锁头去给大门加固,在寻找的过程中,张云凡在一个床头柜找到了一本奇怪的笔记,封面上是电能大厦的图案,因为张云凡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电能大厦,所以有些好奇的翻开第一页,上面写道:

  “今天是二零七九年五月九号,我成为了电能大厦的总工程师,我感到十分荣幸,因为这是一个拥有二级电能的大厦,它里面的电能源所能提供的电量足够一个镇级地区的三天用电,再加上大厦内部的辅助,让这个二级电能成为一个持续永久输出的电能,这让我感到很高兴,同时今天也是我结婚二十周年纪念,她是那么美丽。”

  原来这房子的主人就是电能大厦的工程师,看来蛮不简单,张云凡继续翻页:

  “今天是二零八零年五月九号,电能大厦真是一个伟大的项目,小小的电能源,竟然能放射出如同雷电一般的力量,如果多加利用,肯定能让南明市发展更加迅速,人类生活更加美好,真是个好消息,可是她今天又不在,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她了。”

  看到日记里面所说道的电能的力量,张云凡心中坚信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自己手中的千机变正需要这样的电能,他热血沸腾起来继续翻动着日记:

  “今天是二零八一年,是几月几号,我已经无心关注了,虽然电能大厦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三了,但是我还是无心关注,她走了,她在一年前就在外面偷了汉子,今天她走了,女儿也没回来,只剩下我一个人,空荡的房间……”

  这一页并没有什么关于电能大厦的重要信息,张云凡着急得翻到最后一页:

  “今天是二零八二年五月五号,今天电能大厦完成了,建设过程中,二级电能源释放出来的电能劈杀了很多人,可惜没有劈到我,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和往常一样,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留恋,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在楼下放出烟火,发出的声音,‘咕喻’非凡响亮,我下去告诉它们吵到我平淡无奇的生活了,可是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烟火,燃烧了什么,发出自己的光亮……”

  最后一页的日记很长,张云凡虽然不知道写日记的人在说些什么,但是算了算时间,正好电能大厦完成的那一天正好是灾难发生的第一天,继续看到:

  “我重新回到冷清的家里,还是如往常一样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什么变故,可是我突然看到了一只奇怪的生物,我有了一个主意……”

  看到最后仍然没有关于电能大厦内部的资料,这让张云凡感到十分失望。

  突然从电能大厦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咆哮声,随之‘砰’的一声,钢铁大门里面穿出一只血手,整只手都腐烂了,上面弥漫着电气,滋滋作响,随即,拥有这样的血手的怪物也发出一阵咆哮。

  “云凡!不好了!快看!”

  突然陈飞大叫一声,指着窗外,使得张云凡也把目光投向窗外,目光刚刚扫在窗外,张云凡的瞳孔极度收缩起来,眼睛瞪圆,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这时他的反应却异常紧张,如同看到了死神一般……

  夜半三更鬼提灯……

  工程师:『爱是甜的,不爱是苦的,是先苦后甜,还是先甜后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