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还未来得及成熟,便注定要为一段感情驻守一生。——金烔万

    在小七同学五岁的时候,崔胜玄也正式得到了金烔万的认可,这一天金烔万来到了俞元熙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他抱着一束玫瑰来到俞静恩的墓前,蹲下来坐在墓旁,侧头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他笑了笑道:“早知道我就去做个头发换个新造型了,你还是这么漂亮这么年轻,我都快被粉丝喊大爷了。”

    照片中的俞静恩笑得腼腆,就跟当初他第一次看到她时一模一样,那一天也是跟今天一样的天气,他跟朋友们去吃烧烤,她也在跟朋友一起,不小心撞到他了,一直到现在金烔万还清晰又深刻地记得当时她的一颦一笑。

    他觉得自己有够混蛋的,自俞静恩之后不是没有女朋友,只是那些人的一些小动作总会让他想起俞静恩,然后就觉得没有办法再跟别人交往下去了。尤其是近两年来,就连俞元熙也开始催促着他赶紧去找个女朋友,他现在的心思已经没在这上面了,有的人,不用刻意去思量,便再也不能忘记,俞静恩对他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元熙的丈夫其实还不错,她应该带那小子过来看过你吧?你肯定喜欢他,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不过那小子对元熙还真的挺好的,所以你可以放心了。”金烔万靠着墓碑缓缓说着,就如同俞静恩在他旁边一样,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望着他笑,音容笑貌一如从前那般:“橘子说你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元熙,现在不用担心了,元熙现在真的很幸福。我呢,你也不用担心,我现在是女儿也有了,孙女也有了,跟个老干部一样,现在都不好意思跟那几个渣渣一起去酒吧了。”

    “那件事情你也不用担心,对我来说,元熙就是我的亲生女儿……”说着说着金烔万有些哽咽了:“所以,你在我心里还是最最干净的俞静恩,你比谁都要干净。我知道你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说你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不要你了?怎么可能呢,你想生下孩子,我养你们母女,这也不是天塌下来了,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

    金烔万至今仍然记得在看到亲子鉴定报告的时候,真的是整个人都天旋地转了。

    他一个人连夜赶到南扬州,找到了当时静恩的好朋友橘子,这才知道了当年的那件事情。

    当年他跟俞静恩在一起的时候,见过她所有的好朋友,包括那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李允哲,当时金烔万压根就没怎么注意到这个人,只知道他跟静恩是小学同学,后来他家搬到了首尔,一直到静恩到了首尔来念高中两人才再次交好起来。

    李允哲喜欢俞静恩,金烔万还真没发现这一点,不知道是他太粗心大意了,还是李允哲藏得太深了。

    只是听橘子说,有一天李允哲喝醉了借着酒劲将俞静恩约了出来,可能是因为一直都积压着对她的爱意,再加上爱而不得的抑郁,让他一下子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便对俞静恩做了那样的事情。

    后来俞静恩一个人躲着生下孩子,金烔万找不到她,李允哲自然也找不到她。等到李允哲知道这件事后,俞静恩已经死了。后来没多久,听说李允哲卧轨自杀了。

    金烔万现在连李允哲长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了,只是死者为大,他纵使对李允哲有再大的怨恨,现在也不便再说什么了。他知道这件事之后,一个人坐在南扬州抽了一晚上的烟,回到家听到俞元熙那样一番话之后,他觉得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从那一天开始,她就是他的女儿了。

    这件事情他永远都不会让元熙知道,他就想让她一辈子都快快乐乐的,这不是谎言,而是……他内心最最真实的渴望,如果这是个谎言,那么能让他的小女孩一辈子都跟他这样亲近,一辈子都这样幸福,那么用一辈子说这个谎话,也是值得的。

    “静恩,一直都没敢过来看你,是觉得自己好像会哭,在我看来,一个大男人哭,还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哭,真是太不像话了。可是今天我好像意外的平静,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在等你,也不会找跟你相似的女人去找熟悉的感觉,该怎么描绘那种感受呢,原谅我有些词穷,如果有一天我能遇到第二个让我心动的人,我一定一定会让她幸福的,所以,静恩,你不用担心我,在没有遇到这个人之前,我宁愿自己就这样活着。”

    “静恩,元熙是个很好的孩子,对了对了,她应该也带小七过来看你了吧?以前吧,有时候会觉得懊悔,如果小时候就陪着元熙一起长大就好了,现在把这种感情这种遗憾都转移到了小七身上,小七也是个乖孩子,你知道吗?有时候看着她,我就觉得我好像没必要结婚了,都当爷爷了……”

    “静恩,我是真的想你。很想很想你。”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是有人骗你,但他愿意骗你一辈子。——俞元熙

    在小七上小学之后,崔爸爸崔妈妈有时候也会下意识地提到一个话题,是不是可以再考虑生一个小宝宝了呢?这种心情感染到了小七,现在小七一放学就会过来问俞元熙,小弟弟是不是已经在肚子里了,每每都让俞元熙面红耳赤,这种问题……可真让人难为情,好吧,因为公公婆婆还有女儿的期待,俞元熙心里也在想着,如果再生一个孩子好像也不错,给小七作伴。

    可是这几年以来,她的肚子都没有动静,于是这天在陪着苏太太去医院的时候顺便检查了身体。主要是想看看自己现在适不适合受孕,当年小七来得太突然了,现在俞元熙还是希望下一个宝宝在她状态最好的时候来。

    等她从医院出来,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

    “俞小姐,您已经生育过了对吗?刚才我们给你做了个全面的检查,发现您的体质很虚,属于比较难受孕体质,不过您不要灰心……”

    不易受孕么?

    她有点想哭,明明在小七刚出生那几年里她是想过不要第二个孩子了的,可是她是真的真的特别喜欢小孩,现在小七也开始上学了,她现在真的挺想再要一个孩子的。这个时候,俞元熙首先想到的人还是自己的爸爸,这个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崔胜玄说,尽管他已经好几次表明第二胎过几年再说了……

    俞元熙一个人在家附近的咖啡厅坐了很久很久,直到手机响了起来,是金烔万打来的,就好像是能够依靠的人突然出现的那种感觉,她再也没能忍住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倒是把金烔万吓了一跳,赶紧将手边的工作放下,开车过来了,金烔万在来到咖啡厅时看到坐在角落里的俞元熙正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心里一紧,不知道她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很少哭的,每一次哭都是大事,金烔万不得不紧张。

    “怎么了?”金烔万坐在她旁边,探出手拍了拍她的背。

    俞元熙抬起头眼眶迅速就红了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爸爸……我今天去医院了。”本来俞元熙的身体就是金烔万的一块心病,现在听到她说她去医院,金烔万顿时全身的神经都开始紧绷起来了。

    他抽出纸巾给她擦眼泪,小心翼翼问道:“然后呢?是生病了吗?”

    “不是……”俞元熙等哭够之后抽噎着道:“医生说我是不易受孕体质,现在小七想要一个小弟弟,我也想要一个孩子……”

    金烔万不知道自己该装作讶异还是怎么着,这会儿只能拍了拍她的背,无言的安抚着她。

    过了好久俞元熙才擦干眼泪强颜欢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觉得小七会失望,胜玄也会失望。感觉他们都很想再要第二个孩子。”这其实并不算俞元熙人生中的大挫折,毕竟她已经有了小七了,现在除了有点失落以外,更怕的是她的孩子她的丈夫会失望。

    金烔万也知道俞元熙并不是个脆弱的人,既然她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他就不希望她心理上会有什么负担,犹豫了好一会儿他才迟疑着开口:“有件事情爸爸想告诉你。你知道爸爸当年为什么突然就同意你把孩子生下来吗?”

    俞元熙听后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所以,爸爸你一早就知道这件事吗?”

    金烔万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他的心病,这几年来他一直监督着她每天喝药,就怕有一天她如果知道了会是这样的心情,金烔万看着俞元熙道:“所以,爸爸那个时候不得不妥协。”

    如果刚开始只是失落而已,现在俞元熙心情更复杂了,突然之间就扑在金烔万怀里大哭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心情,就是这一刻才真正地意识到她对于爸爸来说有多重要,她很难想象金烔万当时是什么心情,当时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明明那么坚决要她把孩子打掉的爸爸,怎么一夜之间就变了个样,但是那个时候她实在太高兴了,便下意识地忽略了这个她不想提起的问题。

    “另外,在你跟崔胜玄结婚之前,爸爸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接下来金烔万的话才是真正让俞元熙震惊的,“我告诉他之后,他很伤心,但是他拜托我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你,还说这辈子只要有小七这一个女儿就够了。也是因为他这番话我才同意你们结婚的。所以,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

    俞元熙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回家的,直到她打开家门,小七听到声响,赶紧从沙发上跳下来飞奔到门口迎接妈妈,她小嘴撅得老高:“妈妈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接我?伐开心要抱抱!”

    被女儿这样一闹,俞元熙脸上也有了笑意,抱起小七亲了两口,小七现在没有以前那样胖嘟嘟了,但是还是标准的婴儿肥,尽管她比以前看起来瘦了很多,但是毕竟也是五岁多的孩子了,抱起来也很吃力,于是俞元熙放下小七,牵着她的手走进客厅,崔胜玄听到声响从厨房走出来,他还围着围裙,看到俞元熙回来冲她说道:“你去洗洗手,等下就可以吃饭了,我妈做了一大锅你爱的辣鱼汤,现在正在热呢。”

    他们结婚之后,家务活其实分得很清楚,像打扫卫生这种事就交给钟点工了,做饭的话一般是谁先到家谁有空就做,另外一个人就去洗碗,至今没有发生什么大矛盾。

    俞元熙其实有些鼻酸,但是她还是强忍着,牵着小七去了洗手间洗手,小七手里都是丰富的泡沫,她仔细看了俞元熙一会儿小声问道:“妈妈你不开心吗?”

    小七现在越长大越漂亮,也越懂事了。

    “没有。”俞元熙笑着摇了摇头,点了点她的鼻子:“妈妈没有不开心。”

    等洗好手之后,小七拉着俞元熙来到她自己的卧室,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存钱罐,郑重其事的放在俞元熙手里,俞元熙托着有些沉甸甸的存钱罐有些纳闷,倒是小七踮起脚尖亲了亲坐在床上的俞元熙道:“美熙说她妈妈每次不高兴就会去买新衣服新鞋子,妈妈,这是我存的钱,你如果不开心,你就拿去买衣服。上次志龙爸比给了我好多钱,我都没有用的。”

    俞元熙看着女儿稚嫩的脸,终于没能忍住将她一把抱在怀里,闻着女儿身上的奶香味,俞元熙再一次无比的感谢上帝,感谢这辈子能让她有小七这样乖巧的女儿。她应该知足了,不是吗?在很多人眼里,她已经很幸福了,有着那么疼她的爸爸还有叔叔们,有着体贴专情的丈夫,还有一个这么可爱懂事贴心的女儿,她已经知足了。

    一家三口坐在饭桌前吃饭,他们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这个习惯,小七一边吃着最爱的土豆排骨,一边叽叽喳喳跟爸爸妈妈分享今天在学校的趣事:“苏准今天给我带了一种蛋糕,特别好吃,我把自己的果冻给他吃了。”

    “唔,真乖!”崔胜玄摸了摸小七的头,对她比了个大拇指:“要懂得跟朋友分享,你跟苏准都棒棒哒。”

    “那当然!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小七得意的一甩头。

    崔胜玄留意到俞元熙似乎没什么胃口,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想着等下哄着小七睡下之后好好问问她。

    他现在每天在小七睡觉前都会跟她讲故事,哄他睡觉,有时候他要拍戏或者赶行程不在家,就是俞元熙上阵。

    终于把《海的女儿》讲完了,但是小七还是没有睡意,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好奇问道:“小美人鱼为什么要到岸上去,在海里多有意思啊。”

    崔胜玄想了想答道:“因为她想见到王子。”

    “那不是离开她的爸爸妈妈吗?她不会难过吗?”

    “所以她那样做并不好,小七以后要离开爸爸妈妈吗?”

    “不会的!我不要离开爸爸妈妈!”

    直到小七睡下后,崔胜玄才离开小七的卧室,回到主卧室,俞元熙正坐在床上看书。

    “你今天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崔胜玄上床将她揽在怀里问道。

    俞元熙本来不想说那件事的,但是她不想让他担心,于是半真半假道:“妈妈说希望我们生二胎,小七也想有个小弟弟,你怎么想?”

    崔胜玄听到这个其实也很头疼,他爸妈不止一次跟他说过这个问题了,两老觉得再生一个孩子给小七作伴挺好的,崔胜玄看着俞元熙,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沉声道:“我结扎了。我这辈子只想好好教育小七,有这样一个女儿对我来说已经够了。我不想你那么累。所以前段时间我悄悄做了结扎手术。”

    俞元熙听了这话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呆呆的看着崔胜玄。

    这样一个男人,为了不让她伤心,为了不让她难过,竟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有人说过,男人都爱说谎,有的女人不幸,因为那个男人只愿意骗她一段时间,有的女人是幸运的,因为她的男人愿意骗她一辈子。

    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是有人愿意骗你一辈子。

    她对于崔胜玄的爱是这几年才感受深刻的,因为他不是一个擅长表达爱的人,可是现在他做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在证明着他对她的在乎。

    “你是不是不高兴?好吧,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的。不过做都做了……过几天我跟我爸妈说,是我不想要孩子做了结扎手术。”崔胜玄小心翼翼端量着俞元熙的神色,见她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有点儿慌了,刚才那话他也是没有考虑太多就直接说出口了,简直就是欠缺考虑!正当他要低声下气的去求得原谅的时候,俞元熙突然转了个身,紧紧地抱着他的腰,她带了些鼻音:“好,只要小七就够了。”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不去拆穿这个善意的谎言。

    他骗她一辈子。

    那么,她就要心甘情愿的被他骗一辈子。

    爱情,轰轰烈烈也好,细水长流也罢,总归是有一千种一万种表达方式的。

    越是细节处,越表现爱。

    俞元熙很幸福,她从好多好多个细节看到了崔胜玄的婚礼誓词是真的。

    他说,会一辈子照顾她。

    他说,会一辈子真心爱她。

    她想,他会做到的。

    那么,崔先生,婚姻爱情这个课程,我们要继续拿满分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