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三年后幻域

    偌大千叶王宫后殿,午后阳光懒洋洋斜入瑰丽大殿,让西方风格的宫殿越发梦幻,然而斜躺在软垫长椅之上百无聊赖的人,却对眼前静美犹如油画的景色,已经审美疲劳,无聊地打了个呵欠,正打算稍稍起身伸手拿前方长桌的小糕点,精致的糕点已经被整盘端到她面前,小包子一脸认真地看着眼下王城最闲的某人,“王,不可以乱动,会压到小公主的。”关切地看着千叶微隆的肚子,似乎对于王的关注程度,已经开始转移到她肚子里的小生命了。

    “……又不一定是女的,说不好是男的。”虽然早知道小包子在知道她怀了小宝之后便‘移情别恋’,但过了这么久还是没做好沦为第二的心里准备,千叶见小包子关心她肚里小宝如珠似宝的样子,不由嘴巴一抽,却是扬起不怀好意的笑容,故意逗弄这心思古怪的孩子。

    “王的女儿,一定像王一样美丽。”坚定地望向千叶圆圆的肚皮,似在许愿,又似信念宣告般,小包子从一开始听到他的王怀孕了,便坚持必须是女孩。男的,只能跟那个穿黑衣服木着一张脸的家伙一样,他不喜欢!

    “哈哈哈……说来说去,你不喜欢白哉就是了。你师父呢?”说起来,她那名无良发小,这几天都没见人影了。

    “师父说,星十字骑士团已经完全抹杀,剩下瀞灵廷那烂摊子,还有王你一时色迷心窍给幻域招惹的麻烦,与他无关。要我留在这里负责看护王和小公主,他先回星海天涯了。”连半个字都没有偷杠,小包子非常忠实地将他家银师父的话转告了他伟大的王,然后不意外看到王的嘴角又在抽搐了。

    “色迷……咳,小包子,不要听你银师父乱讲。”哭笑不得得看着小包子坚信不疑状,一本正经地复读着银毛狐狸不负责任的话,完全已经不想知道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什么形象的千叶,摇了摇头,大概知道银绕着弯鄙视她不该一时心软,在先前与友哈巴赫和星十字骑士团开战不久,为了减少瀞灵廷贵族和流魂街平民的伤亡,特地允许兰岛与浦原在幻域划出一部分地区,构建了临时收容所,安置他们。

    结果嘛,因为幻域环境平和,灵气充沛,物产丰饶,圣战过后,尸魂界几成废墟,所以,很多人都不乐意回尸魂界了,宁可一直以难民身份赖在幻域。让瀞灵廷和幻域,都颇感头疼。

    “王不是因为受了瀞灵廷白哉大人的请托,才会让那些人暂时留在幻域么。”当时幻域不少人是反对尸魂界这项请求的。最后王一拍板,然后最死忠王的莱斯特族长当即表示有需要他可让出一半领地,这才带动了五大贵族,各自腾出一片地方,供那些人暂时栖息的。但这也带来了麻烦,即便严防死守,当时似乎还是混进了几个图谋不轨的灭却师,后来被师父连同龙弦、雨龙给解决掉了。不过现在仗打完半年有余了,还有不少人赖着不肯走,开始造成五大贵族内部部分成员的不满,让龙弦和苍大人也开始有些纠结。不过这些都没有让王知道。

    “来,吃个糕点,告诉下我最近幻域和瀞灵廷怎样了。”自从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千叶便被白哉和幻域一众臣子有志一同地打包回千叶王城,当只猪圈养起来,白哉更是直接向总队长请了三年假期,直接包揽了朽木族所有事务要她安心养胎。这也算了,回了王城,闲闲没事干的她,难得良心发现想要处理点日常事务,居然连苍那些无良的家伙,也都开始主动包揽了她各种日常事项。让她乖乖待在后宫休养待产,像只小母猪一样每天好吃好喝供着,还送了一枚小包子,美其名曰陪她,实际上就是在监视她。啧啧,到底谁才是老大啊!

    拿了个小糕点贿赂某腹黑小包子,千叶闲极无聊,也只能让小包子跟她说一说两界现状,解闷了。

    “……”犹豫了下,感觉王不太好吃太多甜的东西,小包子乖乖帮忙吃了几个糕点,吃人的嘴软,在王示意下,拉了个软凳坐下,乖乖汇报一下近期情况。

    “茉奈和乌尔奇奥拉他们两个护送柳生一郎大人和浅舞回现世,刚刚回来。”

    “唔,柳生居然能走动了,照时间,他伤势应该最多恢复五成有余才是。真不愧是历代最强零番队长,耐打耐死。这么说,蓝染那家伙,应该也差不多。”将自己整个埋进柔软的长椅之上,千叶稍稍调整姿势,让自己更舒服点。

    眼前这份安宁,更容易让她想起几个月前那场堪称灭绝希望战斗的恐怖,即便他们因为龙弦的警示与资料提供,自三年前便开始着手准备,怎奈人家已经自千年那场战役之后,便已蓄谋,加上友哈巴赫,堪称最耐死的强大对手。

    也就是多得她当年一时顺手,留下了柳生一郎,后面又费了不少力气说服山本总队长,加上骊和椛知道友哈巴赫这个哥哥的厉害,同意蓝染加入最终讨伐,山本总队长又因此形势,终于同意由织姬为他恢复手臂,而后再度成为地狱级老师,亲自操练剑八和日番谷,还特地跟朽木族借了一大笔款子,以征战虚圈后自觉力量不足的名义,交给涅筹建了一个看似不甚起眼的剑道培训中心。呵呵,一群队长被流炎若火轮流追杀,副队长们则在场边静坐,完全靠自身灵力抵御众多队长释放灵压,还得在拼命活下来不被灵压碾碎的当口,死活记下队长们战斗模式,而后待会被烧得一脸黑的队长随机抽中反过来追杀的场景,不要太美妙。

    另一方面,为免提前让敌人知晓瀞灵廷已有准备,通过最终商定,她在幻域筹建了专门的机构,让浦原与涅茧利表明上以研究物种的名义,到幻域和兰岛合作,根据龙弦提供的灭却师资料,以石田雨龙灭却师体质,进行研究,提前做了不少准备。

    而这边的五大贵族族长和护殿十二宫主人,诸多优秀战士,自然也是作为后备战力,被琉和苍他们一顿大训。也因为这样,才为这场征战的胜利落下最终伏笔。

    但即便如此,在友哈巴赫与星十字骑士团首次攻击瀞灵廷时,还是造成了山本总队长重伤几近不治,骊和近半队长及副队重伤,近五十名死神死亡,椛被掳走,波及了尸魂界近十分之一的贵族与平民。后来骊才有“燕居之地”的计划,向幻域借地寄居部分平民,腾出地方与友哈巴赫与其星十字骑士团交锋,以此剖析敌人。

    最后的决战,几乎当世最优秀的武者都齐聚一堂,以柳生一郎和蓝染惣右介、朽木白哉、更木剑八、黑崎一护五人重伤到只剩一口气的代价,加上被友哈巴赫吸收的椛,被骊以禁术唤醒,在友哈巴赫体内,使用王族修习用来对付友哈巴赫的遣魂之术,以自身灵魂为代价,解放了原先被友哈巴赫吸收的灵魂,彻底灭了友哈巴赫。

    至于星十字骑士团,在其他队长和幻域援军摸准特性,加上虚圈残留十刃的围攻下,终究也以最小的代价剿灭了。

    这场所谓的圣战,战火甚至波及到灵王宫,灵王被某不孝子砍残,又被抽走了大半力量,加上过后用残存力量修复尸魂界,预计得沉睡几千年,将位传给了同样剩半条命的骊,同时战火也彻底毁了瀞灵廷,整个尸魂界三分之一化为灰烬,其他地方亦是满目疮痍,各番队折损精锐过半,卯之花烈队长当初为了解放更木剑八万解,不惜以身练剑,决战还没开始就已经成了最重的病号。实际上,如果不是更木关键时刻刚好遇到了巡夜的日番谷,即刻用冰封术封住卯之花烈最后一口气,不让她灵力外泄,而后大半夜闯进朽木宅把人直接塞给她,卯之花烈本该就此殒命。

    但就算如此,卯之花烈也彻底走下本次战斗序列,四番队只剩勇音,战斗中独木难支,是她遣了幻域这边最优秀的医疗部队在战后拉了一堆上好药材过去护理战后集体躺在四番队的队长与副队长们。

    实际上,战后她和白哉受伤也很重,是红将残留的崩玉能量,都转移为再生之力,输入她和白哉体内,加上她回幻域之后,本界能量自行转化成为修复能源,而她本身没有直接参加与友哈巴赫的战斗,结果反而是恢复最快的一个。只躺了一个星期就下病床了,白哉躺了快一个月。其他人虽也接受着最好的治疗,自然就没那么快了。其中伤得最重的,莫过于柳生、蓝染、剑八、一护以及卯之花烈,一直在深蛹之间昏迷住了三个月,才陆续搬到重症监察室。

    “师父走的时候,把蓝染先生顺便搬回星海天涯了……”想到这里,小包子就不太乐意地扁嘴,他不是很喜欢那个据说是师父的前任上司,躺在病床动弹不得还爱作弄人的家伙。

    “啊哟,真是难得。银那家伙,能照顾好他家队长大人么?”认真地摸了摸下巴想了下,千叶不由坏笑,好像从小到大,银都没有照顾过人的样子。不过星海天涯是她划给银的领地,配了不少随从,照理蓝染的日常,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赤樱大人去巡视燕居区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这个问题,小包子很机智地直接当听不到,继续汇报其他人的行踪。

    “呵呵,真难得,她不是不怎么喜欢陌生人么。”赤樱,是红将最后的崩玉之力化为治愈能力用在她和白哉身上之后,重新蜕变容貌之后,她自己取的名字,倒也不错。

    “莱斯特大人到瀞灵廷,跟骊商讨将燕居之地那些尸魂界平民迁回的事宜……”

    “苍大人和龙弦他们,正在研讨燕居之地迁回之后,对于原居地划分处置问题……”本来是该按原来领地划分回归,不过木族此次提供了大量的粮食与药草供应,甚至燕居之地很多粮食产区都是木族提供的,总得有所表示。估计过个几天,有方案之后,龙弦就会过来请示王。

    “白哉大人托人传信,说瀞灵廷重建已完成近八成,让王无需牵挂,他下午会提前过来幻域找王……”见王一直没有反应,小包子微讶看了看,却发现他们幻域伟大的王,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悄悄拿来细软薄被为王披上,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看管’王的小包子,看着千叶沉静的睡脸,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幸福。

    ‘咯……’小孩子的笑声,薄雾弥漫在洁白,脚下软垫却松软若幼雪的房间里,千叶睁开眼,却见一袭银黑长袍的男子,正半蹲着,拿着一个金色的法器,正在逗弄坐在软垫上一名不足两岁的幼儿,千叶分明感觉到那幼儿便是自己的孩子,长得水灵可爱,偏偏那薄雾总是弥漫四周,遮盖了她视线,让她看不清面容。虽然另外一个逗弄孩子的家伙,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小魔你个没良心的,总算晓得过来看我了。”想想上次见面,是双殛决战后,小魔‘交代’当初白哉赌约的事情。

    “哎呀,其实前段时间,我一直有关注你的,不过现在还不是你我真正见面的时候,等你第二个孩子降世,我会送她一套魔界最漂亮的首饰当见面礼的。诺,这是你第一个孩子的礼物,本来我是想等时机到了再一起送的,后来想想总觉得不太合适,省得娃娃说我这个叔叔偏心呐。”笑眯眯地将犹如金珠子一般的法器放到她手上,未等千叶反应过来,那金珠已经化为一把镶嵌宝石的金色匕首,隐隐流动着惊人灵力。

    “呵呵,那我就先代他谢谢叔叔了。”听小魔的口气,小包子期待万分的‘小公主’,竟然是个男孩,噗,她已经可以想象出等她生出孩子后,小包子欲哭无泪的样子了。哈哈哈……

    “见到你总算成功化解了两个大|麻烦,我也替你松了口气。接下来你就等着养孩子,安心跟你家白哉过日子吧。”似乎感应到千叶想法,阎魔立彦笑了笑,一弹指,梦境蕴化,眼前成了千叶王殿后宫会客厅,小魔一袭裁剪合身的优雅西服,优雅将自己埋进长软沙发之内,笑看昔日主人,终于成长为真正的一界之主。

    “一切还是要感谢你,如果没有你送的幻域,还有当年你留下要我留心灭却师之祖友哈巴赫这句话,或许我就见不到你了。”

    “啊哟,果然被白哉那家伙收服,当妈妈之后不一样了,谦虚了很多啊。”笑得暧昧地看着千叶,再次恢复黑猫姿态的阎魔立彦,悠闲用爪子理了理自家胡子,“其实呢,我也没想到,你能做到这种程度,无论是蓝染的崩玉事件,或是友哈巴赫这件事。

    虽然说你有了幻域,多了更多周旋的筹码,不过,如果你一开始便不曾救下柳生一郎,还创下了竹隐,王键与友哈巴赫事件,便少了一最重要的战力。而你胆大妄为,设下瞒天过海的骗局,以‘巡界者’骗出了王族,最终让亲身生活在尸魂界的椛下定决心,用禁术履行了王族的责任,你又与白哉合作无间,不但让总队长恢复了手臂,还说服了蓝染加入战斗,充分利用了幻域的资源,输送了众多珍贵药材和材料,充分备战,若非如此,这场千年之战,不一定亦这般快速而圆满的方式画下句号。

    而且,如果你当初不曾拼命救下志波海燕夫妇,我也就没办法趁机在他们到现世的时候,稍微做了一些手脚,让志波都魂魄‘意外’进入了黑崎真咲……你似乎很意外。咳,虽然说你们这次组的战力不错,不过,好歹人家也是干掉自己老爸,吸收近半灵王之力数千年的存在,最理想,你们那群人,也该折损过半的。”见千叶微讶睁大了双眼,黑猫笑着抬起右爪,欣赏着自己的爪尖,流露的是一闪而过的杀气。虽说他不太适合插手其他空间事务,不过,当初千叶复活志波都,是通过苍和紫盾完成,要这两个家伙顺便在恢复的灵体里面‘加点料’,并不是什么难事。

    何况,某个空间命运管理者,对于意图将他管辖之下的‘小花园’折腾成废墟的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者,本来就恨不得凭空伸手把他给捏死,对于他这点无伤大雅的小动作,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我会救下志波都,可你明明知道黑崎真咲未来会被友哈巴赫吸收,你怎么还……”

    “因为,志波都是注定要死的人。懂吗,千叶,就算我不出手,她和海燕也会死,而且会死得更快。即便你甘愿扰乱既定命运轨迹,也只能一命换一命,我用你沉睡十五年,换她跟志波海燕重生相处那么久,还让志波海燕活下来,生下几个孩子,你觉得还不够么。”他们会利用规则,却不会想去打破自己定下的游戏规则,否则乐趣在哪里?

    “唔……好吧。是我又太理想化了。”知道小魔的意思,千叶叹了口气,人心,总是不知足啊。

    “嘛,知道你心软,巴不得周围的人都过着好日子。不过,每个人总有他们需要面对的命定,不要太在意。你也一样,现在你获得的一切,终究是靠你自己取得。虽然,我是稍微帮了点小忙,不过,如果你当初没有完成我的要求,完成契约条件接管幻域;如果你无法让当初解除束缚的苍和紫盾自愿跟随你,为你整治幻域;如果你没有留意我的话,收服了最后一名纯种灭却师石田龙弦,在此后大战获得了不少独家关于友哈巴赫和灭却师情报,取得先机;如果崩玉事件,你最终采取的,不是用自己的手,而是与蓝染一样,用斩魄刀与崩玉融合;如果你不够果敢,不促成蓝染和柳生等联手;或者早在当初,如果你在双殛事件之后,得悉一切真相,执意不肯原谅白哉,回归幻域;如果你不肯冒着被灭却师侵入的危险,开放幻域供尸魂界的流魂容身,导致三界灵魂总数失衡,谁又知道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或者我们再往前一点,如果当初的你,不曾在放学之后,看到虚弱即将病死的我,用你所有零花钱凑够医疗费救活我,收留我;如果你不曾重情,不曾执着,不曾舍弃,现在的你我,又会怎样呢?命运轨迹,犹如一张纸,人的行为,便如画笔。你的每一个决定,每一项举动,皆成笔墨色彩,虽然既定事件或会发生,但终究画卷是由你自己绘成。而命运延伸的轨迹,其实是由人铺就,个人是这样,世界也是这样。”

    在千叶看来,她接受了自己不少帮助,但在他看来,当初在自己最为弱小无助的时候,全世界只有她愿意在他将死之时伸出援手,之后又收留关照了他那么久,这点援手,算不得什么。而他们两人的羁绊,也不会因为任何时空阻隔。

    何况,虽说千叶的确拥有了不少优势,但是,终究能让一切走到现在这境地的,是她自身的努力。

    “阿拉,这是在夸你家主人我机智善良天下无双么。其实不用这么迂回,你正面称赞我也是可以的。”似乎听出了小魔一堆弯弯绕里面隐晦之意,千叶莞尔一笑,朝某只闻言呆住的猫眨眨眼。

    “哈……我要收回之前的话,你这家伙就不懂得什么叫谦虚~”没见过人这么厚脸皮的,圆溜溜的猫眼眨了眨,小魔华丽丽的黑线挂下。

    “切,食言而肥唷。再胖就该叫你肥猫了~”

    “喂喂,见过我这么帅的肥猫么?额,不对,我不是肥猫!啧,又被你绕进去了。”话说他好歹也是堂堂魔王子啊,怎么老被千叶这女人拐着走。

    “哈……”看着小魔懊恼的样子,千叶不由轻笑出声,仿佛又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段相处的时光,却似乎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接近。

    “那么,你也该回去了。”同时听到了外面世界的异动,小魔朝她笑着颔首,猫尾优雅一摆,四周景色便渐渐似水墨晕化,“替我向白哉问好。”

    “恩,早点过来看我。”知道小魔定是在魔界无法脱身,眼前不过是他术法所成,无法维持很久,千叶笑眯眯地要某只无良猫记得他们的约定。

    “当然。我还等着抱你的孩子呢,再见啦……”

    “再见……”

    “千叶,千叶……”一睁眼,是朽木当家放大的俊脸,墨玉中明明白白的关切,让她心神一松,却是扬起一抹笑容。

    “小鬼说你睡了很久,叫你也没有回应,身体没事吧?这把匕首是?”见千叶醒来后,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朽木白哉剑眉微抬,似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没事,刚刚是小魔来过。”由白哉小心扶着起身,见他听到小魔名字,脸色不太美丽,显然还记挂着当初被算计的事,不由轻笑出声,递过匕首,“这是他提前送给咱们孩子的礼物。他托我向你问好。”

    “……难为他还这般有心。”接过那明显不是一般凡物的金色匕首,成为准父亲之后的朽木白哉,性格越发沉稳,很快也便将之前那点不愉快放下,收了匕首后,单手微抬,让不远处的小包子把滋补汤水端来。

    “额,你今天怎么那么早便过来。”满头黑线地看着那碗早已吃厌的汤水离自己越来越近,千叶觉得就算是白哉亲自喂她,也提不起那个食欲。

    “瀞灵廷的重建工作已完成近八成,朽木宅已经重建完毕了。我拓了几处庭院,原本的少主室所在,也稍微调整了。”端着汤水,感觉进食温度已经适宜,白哉优雅拿着汤勺,盛了已经到了琥珀色的滋补汤水,趁着小狐狸被美色所惑,成功投喂一勺。

    “这么快?”不知不觉被喂了汤水的千叶,对于朽木大贵族这般恐怖的高效,只能膜拜。要知道,当初他是最先恢复的,也是最快拖着伤体投入负责重建瀞灵廷的一个,忙得她都后悔那么快让他能下病床了。

    “护廷队已经开始正常运作,流魂街残留的灵压损害修复工作,也几近尾声了……”

    “额!”虽说骊也有帮忙,还有那些爬下病床略能走动的队长们协助,不过当家的你是超人吗?

    一勺……

    “流魂街东南西北四大街道已重新划分,原本留在尸魂界的居民,已经开始修建居所,现时前二十区已经具备一定规模……”

    “这么快!”

    一勺……

    “瀞灵廷方面,已经达成一致意见,明天由涅、浦原拿出迁移方案,让燕居之地的原尸魂界居民,逐批回归故里,协助重建。”

    “……”这速度,果然是猫妖女带出来的!

    一勺……

    “骊让我转告,说这次受幻域帮助甚多,尸魂界不会忘却。同时希望待尸魂界重归秩序之后,能重启两界贸易。”

    “哦~”

    一勺……

    “我已经为孩子取了几个名字……男孩女孩都取了,待会拿给你挑选。”实际上,他感觉应该是个男孩,朽木族,也终究需要一名少主来继承。不过,鉴于某个小鬼老跟在千叶后面嚷要小公主,对他而言,多一个像千叶的女儿,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额……”某闲得整天玩指甲的准妈妈完全忘了取名这件事了。

    而已经完成投喂任务的朽木大人,放下汤碗,递过餐巾。

    “唔,你取了那么多个名字干啥~不过都挺不错的,都不知道要选哪个好了。”擦完嘴,拆开白哉自怀中取出的信纸,见他男女各取了三个名字,不由好笑,用得着取那么多个嘛?

    “没事,以后总用得着。”看着千叶认真研究着孩子的名字,朽木白哉向来下抿的唇微弧,修长手指为她抚平身后微弯秀发。

    “哈?”她怎么觉得当家的这句话有点危险呐?

    他们的未来还很长,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将上面的名字,一一实现。

    (本剧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