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北川缓缓睁开眼睛,使劲的揉了两下,眨巴了几下,再揉了两下。

    看着四周的参天大树,张北川剥了一句粗口“我靠我这是在哪儿”

    “我声音怎么变成小孩儿了”

    “我靠什么鬼”

    “我靠我是谁”

    “我靠我穿越了”

    “老天爷啊让我回去我要回去我的五杀啊我上千把的猴哥,第一次拿五杀啊”

    张北川一面大喊,一面在地上挣扎。

    然后,雨后松软的地面上,就多了一个坑

    张北川从坑里爬出来,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自己现在在一个森林里面,背上还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面有几颗药草,脚边还有一把药锄。

    现在看样子自己,是一个采药的小孩

    这怎么可能,有五六岁就采药的小孩吗

    而且后脑勺上还传来一阵阵的疼。

    这都什么年代了

    等等,年代看看自己身上这满是补丁的麻衣,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不会是回到古代了吧

    天哪古代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ifi

    我应该怎么办

    “咕噜”

    肚子传来一阵叫唤。

    “饿了好想点外卖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给外卖小哥差评了”

    好想吃炸鸡好像喝可乐没可乐啤酒也行”

    “算了先下山才是王道,既然是古代,肯定有许多的野兽,万年打野猴哥,要是被野怪给干掉,那就亏大了。这些野怪可不是你打了它,它才会还手,要是送了一血,可不敢保证会有从泉水,让自己重生。”

    转了半天,才顺着一条小溪来到了一出相对空旷的地方,而且远处隐隐有房子。

    “总算看到房子了,先去要点吃的吧,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但是走进一看,张北川脑中就出现了一些画面。正是在这坐无名道观周围。

    这具身体就是这个道观的道童,道观的老观主病了。道童只好上山采药,却不想在山上摔了一跤,摔死了,被张北川附体重生了。

    走进道观一看,床上那瘦的皮包骨的老观主,身子都已经僵硬了。

    虽然没有做过亏心事,但是看到床上已经死去多时的老观主,张北川还是觉得背心发冷。

    不能想别的,先把肚子添了再说,来到厨房,从米缸里面弄出一点黍米,点火熬上一锅黍米粥。

    老观主的尸体,只能让他在床上了,没办法自己这身体太小了,弄不动,而且张北川还是有点害怕尸体。

    想了想,打算明天下山去叫两个农夫上来,帮忙把老观主安葬了。

    张北川端着一碗黍米粥,坐在大殿内喝着。

    抬头看着观中的两座神像。

    一座是一个骑着牛,腰悬宝剑的道人,一座是人身蛇尾的神女。

    “这道人,莫非是通天教主人身蛇尾,女娲娘娘”

    “真是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娲娘娘跟通天教主一起供奉的道观”

    看着殿外天色渐渐昏暗,房间的床上还有老观主。

    张北川不敢一个人进房间睡觉,因此就只能在大殿的角落坐着。

    “女娲娘娘灵宝天尊,还请保佑一下小子吧”

    “小子现在孤身一人在这儿,挺害怕的”

    张北川朝着两尊神像磕头。

    人一害怕,就想弄出一点声音来给自己壮胆,张北川先是唱起了歌,可是心里害怕,就记不住多少歌词,哼了几句,觉得没意思就停了下来。

    转头看着两尊神像慈眉善目的不由的就想到神话传说。

    “女娲娘娘,妖族出身,却又是因为造人而成圣,因此在当年对人族多有维护,以至于被妖族仇视。

    而看到人族崛起,妖族将衰的天机之后,娘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妖族几近灭绝,却不能出手维护,这也是挺难受的”

    “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截教圣人比起女娲娘娘还要憋屈。自己的两个亲师兄一起犯规,联合外人给坑的摔成了一个滚地葫芦偌大一个截教,万仙来朝的局面,生生的给弄成了孤家寡人,呃不还剩下一个福缘深厚无当圣母。要不然真成孤家寡人了”

    “哎真是太坑枉那赵公明,吊打得阐教十二金仙,连那燃灯道人也被打的抱头鼠窜,接过却被钉头七箭书给害了”

    “而后,三霄仙子为兄报仇,将十二金仙道行削了一个遍,最后却被太上老君亲自出后,将云霄擒拿了去,后来元始天尊也亲自杀了琼霄、碧霄。”

    “最惨的还是龟灵圣母,万年修为,被接引道人擒下,又被蚊子吸干元神血肉,连封神榜都没进去”

    “后来自己徒弟长耳定光仙叛变,万仙阵一败,门下弟子被人全被人带走,成了人家佛门的三千佛陀。最后,老君见佛门势大,便又将大弟子拐去做了小乘佛教之主,分化佛门气运。”

    张北川越说越起劲,渐渐的就忘了害怕。

    突然,道观门被人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腰悬宝剑的青衣道人。

    “呃你好”张北川尴尬的转过头,看着这个道人,然后挥了挥手。

    这道人打了一个道稽道“贫道青桑有礼了”

    “哦小子张北川,有礼了”张北川起身,行了一个歪歪扭扭的道稽。

    “深夜路过,可否暂住一宿”

    “呃可以可以正好我一个人有点怕”

    “怕贫道听你方才好似在说封神之事,灵宝天尊在上,你都不怕他老人家降下责罚”道人笑了一声。

    张北川挠了挠头说“呃嘿嘿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嘛灵宝天尊大人大量,怎么会跟一个小屁孩儿计较”

    “童言无忌倒是不假不过贫道看你言语,也不似孩童啊”

    “呃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吗所以懂事的早一些”张北川瘪了瘪嘴,就带上了哭腔说“没办法我师父他老人家年老多病,因此只能我自己一人扛起这道观的生计,可是最后,师父还是抛下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自己去了”

    “无量天尊”道人唱了一句,随即又说“你师父死了”

    “嗯人都还在床上呢对了道长,要不您帮我一个忙,明日帮我把师尊弄到后面去埋了吧可怜我年幼体弱,弄不动。”

    “无量天尊同为道友,实乃义不容辞”

    为了感谢这道长的深明大义,张北川道“道长您饿不饿我那锅里还有一些黍米粥,您要是饿了,我帮你热热,您垫垫肚子”

    “也好先行谢过了”

    “不谢,应该的”张北川说着就走进厨房,开始热黍米粥。

    片刻,张北川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黍米粥,一小碟咸菜,走进大殿,那青桑道人却在盘膝打坐。

    “道长粥热好了。”

    青桑三两口喝完了黍米粥,用袖子擦了擦嘴道“方才听你说那封神之事,好似对截教有些不满”

    “呃没有没有,都是听镇上说书先生说的我方才一人害怕,就随便说来壮胆”

    “说书先生,贫道也算是四处游历,可也未曾听过这种说法的”道人又道。

    “就山脚镇上那个说书先生,不过他也是一个到处游历的说书先生,走到哪儿说到哪儿,道长与他都在到处走走,碰不到也是正常的。嘿嘿”

    “哦那你可否将来我听听”

    “呃还是不要了灵宝天尊在上,小子不敢胡言乱语”

    “你方才不是说了,灵宝天尊大人大量,不会在乎你这童言吗”

    “呃那我就随便说一些吧其实灵宝天尊挺可怜的”

    便是这样,张北川将封神演义的一些段子讲了出来,顺便加上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旁边青桑道人听的很是认真,不知不觉,就讲到了天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