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俊谦和地笑着,简单介绍了一下身边人,道:“我们听说这地方盛产七巧玲珑果,东西倒采了不小,结果招惹了这些寒丝蚁,引来了大麻烦,要不碰上海兄你……。”又说了一连串感激的话。

    蓝海心中一动,自己也正好要来寻找七巧玲珑果,想不到被他们捷足先登,看来要多费一番周节了。

    “喂,海兄,你练的功法好神奇,能吞噬妖兽的灵气……。”秦刚大大咧咧地说道。

    徐俊脸色一变,喝斥道:“胡说什么以后对任何人都不要说海兄弟功法这件事。”功法历来属于宗门,个人的绝密,怎么可以胡乱打听,这秦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

    蓝海笑道:“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这功法叫玄寒功,这天地间恐怕只有我一个能练,别人是万万不能练的。”

    秦刚把嘴一憋,小心嘟囔:“骗谁还有不能练的功法,就是禁忌功法,只要满足了条件也能练。”

    徐俊十分生气,骂道:“滚一边去,这功法怎么可以随便打听,海兄说不能练,就是不能练。”

    蓝海也有些恼火,这什么话,海兄说不能练就不能练。听起来,还是不相信我说的。

    而且看起来,其他人也都是一脸我相信才怪的样子。

    这秦刚三番五次地打听,难道对这功法没有想法。

    这家伙五大三粗,说话不拐弯磨角,直来直去,想什么就说什么。

    其他人就隐晦得多,一个个伸长勃子,眼神灼灼的样子。

    别看这徐俊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谁知道他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蓝海面沉似水,也沉默是金。

    这距离一下子就拉开了,陌生人之间的信任是非常脆弱的,往往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个漫不经心的动作,一句不加思考的话,就会葬送一段美丽邂逅。

    话不投机半句多,众人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可能古清瑶叮嘱过安思思夫妇,安思思,李新,古清瑶,岳眉儿几人都离蓝海远远的。

    不给蓝海添麻烦,完全一副不认识的样子。

    当真是咫尺天涯。

    最后还是徐俊打破沉默,笑道:“海兄弟,你放心。或许,我们这些兄弟只是好奇而已,云兽宗毕竟还是赵国级宗门,底蕴还是比较深厚的。”

    蓝海也笑道:“刚才练功的时候,我好像感觉筋脉有些阻塞,徐俊兄你帮我看看吧,到底出了什么事。”说罢,坦然地向徐俊伸出了右手。

    蓝海这是用行动来消除彼此的隔阂,众人都有些动容,萍水相逢。

    他就敢把自己的脉搏交到对方的手上,这需要多大的气度。

    这是把徐俊他们当朋友了,否则如果徐俊起点异心,趁拿脉之时,控制住蓝海的脉搏,蓝海就完了。

    蓝海也是有依仗的,古清瑶,安思思,岳眉儿都在,这徐俊根本不敢,而且,徐俊未必扣得住已经产生了元力的蓝海。

    徐俊哈哈大笑,道:“好,兄弟既然这么信任我,我就帮兄弟把把脉。”,他把手轻轻地放在蓝海的脉搏上,便感觉一丝极寒之气冲进他的体内,就如寒针一般。

    整条手臂都被冻得都麻木起来了,筋脉好像就要冻碎裂一般。

    他赶紧放开蓝海,大声,道:“兄弟,你这功法,这天地间还真是只有你才能修练,刚才,我只不过用手略略接触了一下,筋脉就要冻裂一般。”

    误会消除,大家感情又深了一步。众人行走在雪谷中,互相善意地开着玩笑。

    一听蓝海也是来找七巧玲珑丹配制化形丹,徐俊大手一挥,送给他两枚化形丹。

    这化形丹太珍贵了,制作化形丹的四味主药:涅槃花、三阶虎骨、化形草、七巧玲珑果。

    这几味药除了三阶虎骨,哪一味都是十分罕有稀小,导致化形丹价值连城。

    蓝海坚辞不受,徐俊说道:“化形丹再贵重,但还是可以用灵石、灵币构买到,而生命无价,友谊无价。

    他们这些人命都是蓝海所救,难道他们生命的价值还比不上两枚化形丹

    而且,他认为他们的友谊也不是这区区两枚化形丹所能衡量的。”

    蓝海见他说得真诚,便把四株化形草,六阶暴猿虎送给徐俊,如果他不接受,两枚化形丹他也不要了。

    “六阶暴猿虎!”众人齐声惊呼,六阶暴猿虎相当于人类武者筑基境界,人类只有筑基大修士才敢动手的招惹。

    而且这六阶暴猿虎十分新鲜,一看就是刚刚毖命,无疑就是眼前这少年所杀。

    众人都被蓝海雷倒了,他们已经十分高看蓝海,但这还远远不够,他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果他要杀他们这些人,那岂不是很容易,而且杀六阶暴猿虎时候,他才什么修为,炼体八重天。

    现在又是什么修为,地元境境,众人整个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刚刚他们还敢质疑蓝海的功法只有他能炼,其他人只能干瞪眼这句话。

    人家压根儿就没打算骗他们,不屑这样做,试想一个成年人会担心一个十来岁的孩孑抢他的东西么大家在心理那是一件后怕。

    从这件事情的处理上看,这蓝海是真诚地对待他们,也丝毫没有持强凌弱那种骄横。

    这六阶暴猿虎尸体价值也差不多等同于两枚化形丹了。蓝海冒似也没占他们的便宜。

    很奇怪的是,这一次徐俊一反常态的没有推辞,坦然接受了蓝海的物物交换,频有点长辈授,不敢辞的味道。

    在徐俊的心里,却认为是他占便宜了。

    云兽宗作为专门跟兽类打交待的存在,最不缺的可能就是化形丹。

    而六阶他们却是没有那么容易得到。

    瞧着众人脸色瞬间的变化,无形之中多起来敬畏和拘谨。

    蓝海笑道:“这六阶暴猿虎跟双头九色鸟打架,受了重伤,被我捡了大便宜。”

    对这话众人是一万个不信,他们眼睛又不瞎,这暴猿虎全身上下除了剑伤,没有其他的创伤。

    像徐俊这样的聪明人,立马就感受到蓝海的善意。在他有意的推动下,他们这些人与蓝海的友谊也直线上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