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了早朝沐垚便向宇文翼请安,宇文翼的气色稍稍好转了一些,沐垚从婉贵人的手中接过了汤碗,一口接着一口的喂到了宇文翼的口中,说道:“皇上,昨天臣妾已经处置了宁贵嫔,皇上不要再生气了,为了这样的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皇上安心养病才是最要紧的。”宇文翼听到沐垚的话,伸手推开了沐垚送到口边的汤匙,说道:“她死了”沐垚微微点头,说道:“死了,母后的死也与她有关,她已经招认了。”

    “什么!”宇文翼听了沐垚的话顿时觉得一口气都没有喘上来,惊慌的问道。沐垚确实是十分的淡然,说道:“昨夜臣妾审问了出来之后,皇贵妃一气之下便将她杀了,臣妾想要来向皇上禀告的,珍妃说皇上刚刚喝了安神汤睡下了,臣妾便没有打扰皇上,今日下了朝之后便立刻赶过来告知皇上了。”

    “母后!母后的死竟然还与她有关,这个毒妇,枉费了朕宠爱了她这么多年。”沐垚缓缓的将汤碗放到了桌子上,神色暗淡的跪在了地上,说道:“皇上请息怒,都是臣妾没有尽到后宫之主的本分,才让她做了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皇上还是养好了身子才是最重要的。”宇文翼哪里能够因为沐垚的这几句劝说便能够真的放下心,顿时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喷在了被子上。

    沐垚看着他,叹了一口气,喊着:“快请江太医进来,皇上身体不适。”江昱豪听见了声音之后连忙跑了进来,看到宇文翼又是吐了一口血,神色也慌张了起来,替宇文翼把了脉,脸色更是难看,宇文翼半眯着眼睛看着江昱豪,心里头一阵凄凉闪过。江昱豪看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皇上身体好像”沐垚将江昱豪拉到了一边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了。”

    江昱豪心中也是犹豫,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对着沐垚说道:“回禀皇后娘娘,皇上的身体好像是中了毒,有了中毒的迹象。”沐垚的眼睛一道寒光闪过,低声询问着:“中的什么毒昨日没有听你说起过啊。”江昱豪的声音更是低沉了两分,说道:“皇后娘娘,昨日确实是没有中毒的迹象啊。”

    宇文翼虽然看起来是昏昏沉沉的,可是眼睛却还是能够看得见沐垚与江昱豪的举动的,低声询问着:“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朕的面儿说,朕是不是快要救不得了。”沐垚跪在地上叩了个头,说道:“回禀皇上,江太医说皇上皇上可能中了毒。”“中毒”宇文翼的声音有气无力,他现在不仅仅是身上冷,连心里头也觉得十分的冷,江昱豪也叩头说道:“皇上,皇上不要担心,微臣微臣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来为皇上解毒的。”

    沐垚跪着向前走了几步,说道:“皇上,下毒的人已经死了,所以也没有办法查到毒药是什么,但是臣妾会马上派人去搜宫,希望能够找到解药。”宇文翼听了这话如果还不明白沐垚的意思他的这个皇帝就算是白白做了这十几年,他拍打着龙床,眼看着一口气就要上不来了。江昱豪见状连忙便跑到殿外拿过了自己的银针为宇文翼施针,两针下去之后宇文翼的气也渐渐的顺了过来。

    江昱豪擦了擦头上的汗珠子,对着沐垚说道:“皇后娘娘,微臣这就为皇上去准备汤药,还请皇后娘娘稍等片刻。”沐垚微微点头,便让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以免扰了宇文翼的清净。沐垚一点点的将宇文翼的被角掖住,说道:“皇上,臣妾有一件事情要向皇上禀告。”宇文翼缓缓点头,闭着眼睛听着。

    沐垚微微张开唇畔,说道:“絮漓与西墨王的婚事不能再拖了,臣妾想着这几日便让絮漓出门吧,也算是给皇上冲喜可好”宇文翼从鼻子里冷哼出了一阵气息,说道:“皇后这是怕朕死了啊,这样絮漓就还要再等上三年了。”沐垚不置可否,而是开口说道:“如果皇上同意的话,臣妾便叫人了去准备了。”

    宇文翼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沐垚,说道:“皇后,现在的你朕还能够挡得住么你想做什么朕如果说不同意你便不做了朕现在缠绵病榻之上能够耐你何呢。”沐垚微微一笑,迎上了宇文翼杀气逼人的目光,笑道:“皇上这话是在怨恨臣妾了当初可是皇上让臣妾主理朝政的,而且臣妾也并没有夺得皇上的大权,只要皇上能够好起来,臣妾愿意随时回到后宫里头,去掌管后宫的事情。”

    宇文翼看着沐垚熟悉的脸庞,那张嘴曾经是自己最为喜欢沐垚的地方,她的笑容总是刻在年少的自己的心中,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宇文翼对她蒋沐垚不再思念,不再温柔,也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情谊,直到这一刻宇文翼才忽然间明白,他心里头早就没有了沐垚,一切都是自己的执念罢了。

    “皇后!朕没有怨恨你,倒是你,怨恨朕的吧。”宇文翼的话音刚落,江昱豪便端了一碗汤药进来,这汤药比之前的苦的很,沐垚闻着都猜得到该是多么的难以下咽啊。沐垚接过汤碗,对着江昱豪说道:“劳烦江太医尽快找到解药为皇上解毒吧。”江昱豪答应着便诚惶诚恐的退下了,最近的沐垚江昱豪都难免有些害怕,虽然知道沐垚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更是不会对自己如何,可是沐垚的眼神就是带着冰冷的,那种冰冷便让江昱豪感觉到十分的惶恐不安。

    沐垚皱着眉头吹了吹汤药,放到了自己口中,含了一会儿才咽下去,说道:“真苦啊,皇上喝一口吧,想来喝过了汤药便会好些了。”宇文翼张开了嘴,顺着沐垚的手将汤药咽了进去。只见沐垚说道:“如果林深在的话,恐怕皇上边不会遭受这么多的苦楚了吧。”不过就是一句话,便让宇文翼再也没有喝汤药的心思,看着沐垚,半晌才剧烈的咳嗽出声。沐垚连忙帮他抚弄着胸口,一不小心便碰到宇文翼被宇文晋刺中的伤口。

    眼看着伤口流出血痕,沐垚便亲自动手将那裹着伤口的棉布扯了开来,从身边拿出了云南的白药洒了上去,说道:“臣妾并非是故意的,不过就是一时情急忘记了皇上身上的伤。”话虽然是道歉的话,可是语气中却根本没有半分的歉疚。宇文翼被沐垚的手按得一阵生疼传来,最后才忍不住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是么”

    沐垚抬起头看着宇文翼:“臣妾知道什么”宇文翼轻轻吐出了一口气,说道:“林深的事情。”沐垚一挑眉,说道:“臣妾一直都知道。”宇文翼冷哼了两声,随后又笑出了声音,说道:“果然!朕就知道他一直觊觎着你,而你对他也生出了不应该有的情谊。”沐垚好像没有听到宇文翼的话一般,继续替宇文翼包扎着伤口,说道:“皇上,如今再来说这些都没有用了,就算是臣妾辩解,皇上就能够相信了么无论臣妾说什么,皇上都不会相信的不是么皇上从来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意走,相信皇上原本就愿意相信的,而不愿意相信皇上不想相信的。”

    宇文翼皱了皱眉头,嘴角发出了嘶嘶声。沐垚放松了自己的手,说道:“看来臣妾是弄痛皇上了。”宇文翼用着愤恨的目光看着沐垚,语气凌厉,问道:“所以,你是给朕下了毒”沐垚听到这话不由得笑出了声音,说道:“皇上何出此言啊,自从昨日回来臣妾便没有动过皇上的吃食,如何给皇上下毒再说,江太医刚刚说的明白,皇上之前便中了毒只不过今天才刚刚发作而已。皇上仔细想一想,就知道是谁下的毒,至于为什么这毒会今天才发作呢自然是因为这样就不会有人怪罪到她的身上了。皇上总是会将事情怀疑到臣妾身上,臣妾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皇上的事情啊。”

    宇文翼冷哼了一声,说道:“没有么林深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对不起朕么宇文晋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对不起朕么”沐垚昨夜回到自己的宫中便叫了小程子过来对峙,原来这一个多月的时候梁忆菡与双喜两个人都经常在皇上的耳边说沐垚的闲言闲语,尤其是宇文晋又刺杀了皇上,他们更是将小程子与皇上隔离了开来,肆无忌惮的来陷害沐垚,对宇文翼说如果不是因为沐垚的话,宇文晋也不会用刀子来刺杀皇上,一切都是沐垚这个祸患造成的。欢喜已经被沐垚连夜处置了,今日再到宇文翼的身边,听到宇文翼说出那句宇文晋的事情难道不是你对不起朕么的时候沐垚便一丝一毫的震惊都没有的。

    沐垚跪坐在地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这样默默的承受着宇文翼的话,宇文翼侧头看着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沐垚,心中更是恼火,说道:“梁忆菡是毒妇,你又是什么你是贱人!从始至终你的心里头都没有过朕,即便是你做了皇后,成为了大闵最尊贵的女人你的心里依然是不满足的,朕现在被你禁锢在这龙塌之上,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力,你现在高兴了舒坦了是不是”沐垚的心一点点的冷了下去,原来宇文翼竟然对自己的恨意深到了如此地步,不由得叹了口气,等到宇文翼的怒气全都发泄了出来,才默默的站起身来,对着宇文翼说道:“皇上现在骂完了,可是高兴了那臣妾还有其他的事情要料理,就不在这儿伺候皇上了,臣妾会让珍妃和皇贵妃来照顾皇上的。如果没有什么必要的话,臣妾以后也尽量少踏入皇上的寝宫,以免皇上看到臣妾不高兴,不利于皇上养病。”

    宇文翼见沐垚要走,便大声了喊了一句:“垚儿!”这一句垚儿沐垚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了,她背对着宇文翼,终于还是没有控制住落下了眼泪,可是脚步虽然顿住了,心却已经不再能够回暖的寒冷,对着宇文翼说道:“皇上,保重!”

    从那天起,若非必要的时候沐垚很少出现在宇文翼的龙塌之上,皇贵妃与珍妃安排着后宫中的妃嫔轮番的照顾着皇上,但是只要宇文翼问起沐垚,便只会得到一句皇后娘娘料理前朝的事情,等臣妾去禀告,请皇后娘娘过来,便再也没有了下文。

    七日之后,絮漓就这样穿着红色的喜服出嫁了,带着浩浩汤汤的队伍行至了西墨,而护送絮漓出嫁的人便是盛萧然。沐垚将自己身边最好的东西全都是给了絮漓,嘱咐着她说:“这条路十分的艰难困苦,希望你能够吸取母后身上的教训,与你的夫君琴瑟和鸣,安安稳稳的渡过这一生。”

    宇文翼的死是在十二日之后,他死的时候已经枯瘦如柴,沐垚守在了他的身边,眼睁睁的看着宇文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她将自己手边的黄帕子盖在了宇文翼的脸上,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宇文翼的一生就这样消失殆尽了,沐垚的脑子里头全都是当初两个人成婚时候的样子,那时候的宇文翼是多么的让沐垚感动啊,他愿意将最好的东西都给沐垚,将自己的心牢牢的锁定在沐垚的身上,可是后来呢,能说什么只能说时间真的是一个好东西,能够带来最美好的东西,也能够将最美好的东西摔碎了,而滚落在地上的碎片还带着几分原本美好的痕迹,可是想拼凑却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原本的样子。

    举国哀伤,沐垚在新任左丞相李堂的支持之下,将自己的儿子宇文泽拥立上了王位,而沐垚垂帘听政,成为了这大闵朝中第一个垂帘听政的年轻太后。

    后记:

    绿痕一直陪在了沐垚的身边,被沐垚赐婚给小阳子做了对食,两个人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是算得上恩爱非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