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被陆飞血纠缠住的嗜血九骑之一,见状低吼的暗骂了句,旋即挖的一口血喷出,显然也是被陆飞血给重创了。

    下一刹,一把捏碎手中守护之印,空间传送直接逃出了这百岳山脉。

    “单打独斗,这些假货的能力也不怎么样嘛!”陆飞血抱着专属神魔器-鹏豹刃,嘴角一撇,冷笑了声,须知这几个家伙出场倒是霸气的很,但似乎是外强中干,没想到如此不济。

    “赶时间呢,走吧!”

    秦天手掌一翻,便是将专属神魔器-开了锋的重剑收起,旋即眸子扫了眼四野被惊动出来的一群进化者,为皱了皱眉,旋即对着森林深处的一座山岳之巅暴掠而去。

    那些瞧见秦天爆发的进化者们,此刻瞧见秦天掠来的方向,迅速闪避,毕竟这才是刚开始罢了,故而这种煞星,暂时没必要招惹…

    而在秦天二人远去时,远处的巨树之冠上,几道人影也会流露出了一丝诧异,旋即嘴巴呢喃着道:“看起来的确有些能耐…”

    与此时在森林之中,两道身影似电光火石一般疾驰着,然而他们速度太快了,故而仅见到身影穿梭过密林时却不见其人…

    当然了,人影浮现之际,却已是在那刹那间远去!

    “秦天,那群家伙似乎不怎么厉害啊,亏得名字那般凶穷凶极恶。”

    陆飞血跟在秦天身旁,嘀咕着说道,他原本以为先前会有一场畅快淋漓的厮杀,但哪料到那嗜血九骑九人一旦被分散了,战力骤减。

    “合击阵术罢了,一旦分散,实力必然锐减,毕竟不是自身的真正实力。”说着,秦天耸了耸肩,话锋一转道:“那样也好,省得浪费我们不少时间,毕竟若是真的来一场生死厮杀,那么我们登上万岳山脉之巅的时间可就会减少许多。”

    “说实在的,现在那些真正有能耐的,基本上都在加快速度赶向万岳山脉的十巅,没人愿意在中途多生事端。”

    “等到了万岳山脉十巅,争夺那钥匙时,自然会有无尽的厮杀…”

    “你没发现么,先前我们那一战你没发现么,拦截我们的人变少了啊!”话甫落,秦天话锋一转,又轻声呢喃着道。

    陆飞血挑着眸子也是笑了笑,略微一琢磨也是发现似乎的确如秦天所言,这一路而来,那些原来对他们心怀敌意的家伙们,似乎都收敛了。

    就比如半个时辰前,他们中途更是遇见四名强者厮杀,但当发现了秦天和陆飞血的行迹时,竟然直接掉头,撤了。

    此外,那四个家伙实力不弱,但看起来对秦天和陆飞血极为忌惮…

    而这结果,显然与之前打败嗜血九骑九人有着关系!

    “别想别的了,我们还是加快速度吧…”

    “真想看看那万岳山脉十巅大岳之上,藏着的钥匙是怎样的呢”陆飞血笑嘻嘻地道。

    秦天点头,凌空一转,身若凌波,脚尖一点便从密林中飘然而过,而他的身法飘逸灵动,宛若传说中的谪仙不逊。

    接下来的赶路,树木逐渐稀少,周围出现的强者的数量愈发稀少,质量当然是逐渐提升。

    不过,当瞧见秦天和陆飞血时,那些所谓的强者直接遁走,似也不愿与他们发生不必要的摩擦。

    对于这些人,秦天撇了撇嘴,陆飞血也是心头有些失笑,旋即俩人便加快赶路速度。

    也就这个时候,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

    秦天身影犹如凌波般的身子缓步,旋即他抬头望向遥远处,须知按照他们的行进速度判断,或许再有十几分钟,便是能够抵达万岳山脉十巅中的一座大岳了…

    大岳上,山之巅,便是有着藏着一枚通往成仙路第二城的钥匙!

    “嗯”

    身形掠过,秦天眯着眸子,眼睛多了一丝凝重之色,手掌轻挥,身后的陆飞血疑惑的道:“怎么了啊”

    “有点不对劲…”秦天身形渐缓,然后凝神,最终眸光望向前方的一片残败不堪的‘空地’,那里,血腥之气蔓延而开。

    就见,地面上,有着两具尸体,鲜血染红了地面,死状非常凄惨。

    “被杀了,这杀人的手法太血腥了,杀人不过头点地…”陆飞血望着这一幕,撇了撇嘴,眉头一皱,进入万岳山脉的竞逐者,手中都是有着护身之印,只要捏碎便会被自动传出去。

    奈何,这俩人竟然被杀了,显然那出手的凶手,必定是凶穷恶极,没有给予他们捏碎护身之印的时间。

    这战斗力,这手段,绝对是够变态。

    秦天身形掠下,眸光落自其中一具尸体间,手指沾了沾那些鲜血,却是察觉到了一股悲凉感。

    “这股波动像极了我们地球传说中的幽冥…”

    “幽冥”陆飞血莫名不解,旋即也略微感应了一下,道:“的确是一种奇异的源力波动,不过幽冥是一个种族么”

    秦天淡淡地道:“杀他们的人,应该是幽冥族,而若是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个够狠的茬子…”

    躺在地上死透了的倒霉家伙,从残留的气息上判断,其战斗力都相当不弱,但死之前显然都没有太过剧烈的反抗。

    “他们竟然也在这条路线上”陆飞血深吸了口气,旋即惊讶地道,那种棘手的对手,应该是最后遇见才对啊……

    “多留无益,走吧!”

    秦天抬头望向远方,眼眸森然一瞪,旋即身形掠出。

    在后面的路途中,秦天和陆飞血又几次发现了几处类似之前那般惨死的尸体,而那些倒霉的家伙实力都不弱,此外也全部都是未能捏碎手中的护身之印,便是被抹杀了。

    瞧见这一幕,陆飞血暗叹那凶手倒还真是心狠手辣,在这种地方,显然是没必要动杀手的,却居然还这般弑杀…

    “应该是修行某种古武呢啊”童轩呢喃了句,旋即眼睛眯着,道:“前面有动静,走!”

    说着,秦天眯着眸子,眼神泛寒地望着森林深处,从那里,他再度感觉到了一股让人诧异的诡异波动。

    殷红的血迹随之流下,看来触目惊心,而地面上,此刻狼狈躺着三个人…

    “你是何人!”

    这片废墟之上,躺在地上狼狈的三人,此刻凑在一起,而此时他们的眸光正噙着许些惊愕的望着前方双手环抱的诡异男子。

    躺在地上的三人,气势不弱,皆非凡人,实则来自巨剑古星的天之骄子巨剑,以及化为人身的凤鸾,还有霓凰女。

    而让得人有些惊骇的是,即便是这两超级进化者,协其坐骑,彼此联合在一起,竟然也是落得如此狼狈。

    从而想的出来,将他们逼成这样的人,战斗力该是何等的彪悍

    此时的巨剑三人,眸光惊疑不定的死死望着前方,那里有着一名血衫男子脚踏树枝…

    那男子容貌清秀,不过浑身上下弥漫着一层血雾,此外隐约可见在其唇角,总是有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个样子,如此装扮,落在巨剑等人眼中,着实心中一凝,毕竟如此装扮的主儿,怎么也不是善茬啊!

    此外,那淡淡的笑容之中,却是似同死神般的微笑,似是让人惊觉身体逐渐被那股血雾所慢慢僵硬,一种侵入骨髓的阴冷渐渐渗透进身体。

    先前他们三人联手,竟然是在此人手中走不过一百招,那种恐怖战斗力,简直让人感到难以置信。

    “这一次参加竞逐的竞争对手,似乎都不过如此啊!”血衫男子轻笑地望着狼狈的巨剑三人,狰狞一笑,自顾的轻叹了句,道。

    “你,很好…”

    巨剑勃然大怒,握着巨剑的手臂缓缓抬起,刚欲激进,却是被其身旁化为人身的凤鸾一把拉住,与此同时就见霓凰女轻声出言,道:“此人诡异莫测,战斗力恐怕都是达到了主宰境那一步,我们恐怕不是其对手,撤吧!”

    巨剑闻言脸色抽搐了下,旋即眼神也顿时变幻起来,脸庞上满是不甘,但这个时候不走的话,就得死。

    不过,刚入第一城,参加角逐,就这么窝囊的离去,那也太丢人了吧

    “唔,若是想离开么”就见那个血衫男子微笑着,旋即轻叹了句,道:“你们想多了呢!”

    听得此话,那化为人身的凤鸾眼神一变,急忙摊开手掌,却是发现怀中的护身之印不知何时已是崩碎了。

    此外,他们的身体之上,也是残留着一缕诡异的血丝。

    “你做了什么”化为人身的凤鸾瞳孔一缩,娇嗔一声,旋即化为凤鸾之身,挺身护主道。

    “少爷我做事,从来不拖拖拉拉,而且喜欢斩草除根,最不喜欢留活口…”血衫男子笑道,旋即一抹狠辣之色自其眼瞳深处涌出来,“所以了,你们都得死!都留在这里吧,让少爷我吞噬掉你们的本源…”

    话音一落,血衫男子手掌化作血爪,磅礴而邪恶的黑气席卷开来,一把便是对着巨剑等人狠狠地抓了过去。

    “砰!砰!砰!”

    巨剑等人周身铠甲护体,怎会甘束手就擒,当即雄浑源力爆发而起,然而看似凌厉的古武却攻击在那巨爪之时,却是凭空消散了。

    “怎么会”

    “什么”

    巨剑等人见到攻击竟然无效,惊诧不已,暗叹眼前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似乎,这片宇宙之中,还没有谁有这样的能耐呢吧

    “三个废物,你们去死吧!”

    黑气男子嘴角含笑,那利爪一闪下,已是出现在凤鸾的头顶,然而,就在其即将一把轰下时…

    一道剑啸夹杂着龙吟之声,猛然在这林间响彻而起,一柄巨大的剑从密林之外蛮横冲进,然后狠狠地与那血黑色的利爪撞击在一起。

    “嘭!”

    狂暴的气浪扩散而开,那巨剑等人被震得练练后退,而在他们狐疑之际,两道身影已是飘然而落。

    “谁”

    “秦天”

    “是他…”

    巨剑等人望着那出现在面前的两人,先是一愣,旋即面色立即变得复杂起来。

    秦天的名气虽不大,但却也不算小,毕竟第一天进入成仙路第一城,便是当街斩凶兽,此外更是一剑震撼住了嚣张跋扈的妖童子。

    当然了,巨剑倒是也没想到,这出手救命的,竟然会是秦天。

    缓步驻足的秦天,手握专属神魔器-开了锋的重剑,旋即将眸光死死地盯着前方的那神秘血衫男子。

    “呵,瞧你的模样与气息,应该错不了了呢!”血衫男子望着这出现的秦天,也是微微一怔,旋即轻笑道。

    秦天眼神凌厉,注视着血衫男子,缓缓地道:“你便是幽冥族的吧邪厉族的始祖…”

    “幽冥族诡异莫测的幽冥一族”

    那巨剑等人听得此话却是一怔,旋即眉头皱起,显然是没想到,这么个厉害…

    血衫男子嘴角噙着微笑地望着秦天,旋即面对着后者的问话,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知道的消息倒是不少,如此推算的话,你应该是出自深蓝星了呢!”

    “现在的深蓝星叫做地球…”

    秦天深吸了口气,旋即淡淡的道:“你是冲着成仙路第二城上那钥匙来的吧这般无故杀戮有伤天和吧”

    “你想多了吧这里本来就是杀伐之地,物竞天择而已!别记住了,本少爷叫冥凤,号称堕落冥凤。”

    “本少爷来此的主要原因是成仙路第二城上那钥匙,当然顺便吞噬一些生命本源,也是有助于进化呢!”

    血衫男子诡一笑,旋即他微笑地注视着秦天,道:“不过遇见你了,少爷我似是寻到了回家的路。”

    “回家的路,我也想回去,可惜我也不知怎么会”秦天耸了耸肩,冲着血衫男子咧嘴一笑,“回去的路,你族也应该有些头绪吧”

    血衫男子眸子微眯,脸色变了变,道:“废话少说,解决掉你,少爷我把你活捉带回祖星,然后由不得你不说…”

    话甫落,血衫男子盯着秦天,嘴角挑起,眸子夹杂着一丝兴奋,而临末了又补充了句,“我老爹总是说深蓝星上埋藏着绝世辛秘,只要得之,必有可能成就红尘真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