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清晨,迷縠崖底雾气弥漫。

    大雾,雾气已浓郁到几乎可以凝结成水珠的地步,飘荡不动,弥散不开,呈现出一种近乎静止的状态,填满崖底,充斥角落,似乎仍不甘心,顺着两侧高耸陡峭的险峻崖壁缓慢向上攀爬,偶尔被崖壁上横生枝节的漆黑石刃划出道道伤痕也毫不介意,倏忽消失,重新合拢,然后继续溢满山崖。

    此时身处崖底,便仿佛置身仙境,静立崖顶,便仿佛脚踩云巅。

    苏凉闭着双眼,在那间简陋木屋里,被黝黑铁链捆绑结实的身体直挺挺躺在那张木榻上,像是在酣眠。

    他那张清秀俊俏的面庞早已变得消瘦不堪,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雾气凝结的水滴,一头白发在雾气里看不真切,疏忽闪现,倏忽消失,显得有些顽皮,又像是有些害羞。

    昨晚他再次被那股怨气冲击心神昏睡过去。

    睫毛上沾染的水珠似乎已太过沉重,使得细长的睫毛有些不堪重负,微微变弯,而后上面的水珠便缓缓滑动,滴落面庞。

    苏凉被冰醒。

    疲惫的撑开眼皮,兴许是昨晚那番折腾将他本就所剩不多的精力消耗殆尽,原本无论是喜是忧是怒是恨都永远让人觉得漂亮的眸子显得有些黯然。轻轻张了张嘴,苏凉觉得有些干渴,尽管干裂的嘴唇因为浓郁雾气的滋润状况比昨晚稍稍好些,但嗓子却像被烟火熏过一般难受的要命,他突然有些后悔昨晚没跟那年迈老道要些酒水喝。

    苏凉试着张开嘴吸些雾气进来,他以前流亡时喝过地上被人践踏过的污臭雨水,也吃过深山老林里的多年积雪,却还不曾试过从雾气中汲取水分。

    丝缕雾气被他吸入口中,没什么味道,对于喉中的干渴炙热更是杯水车薪,反而愈发催生出他想要喝水的念头,苏凉有些焦躁的扭动头颅,心想招摇山上这些人不会是想要通过把自己渴死饿死来除掉自己这个身怀恶蛟的祸害吧。

    正当他对这个想法愈发笃定,想要张开嘴喊叫几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熟悉的悉索声音,而后是更加熟悉的脚步声,眼睛睁大,心中念头一动。

    是那道稚嫩声音的主人?

    脚步声渐近,苏凉的眸子里也越来越有神,侧着头颅望着房门,心中罕见生起急不可耐的念头。

    果不其然,一个瓷娃娃般精雕玉琢的蓬头女娃熟门熟路的走进简陋木屋,小手里提着个有她一半身子大的竹筐,上面覆着一块明显价值不菲的绸布段子,先是低头望着铺盖地面用的那一层干草上的许多断裂木块,而后抬头瞧了瞧没了屋顶的木屋,小嘴张的老大,显得很是惊讶。

    然后她小心翼翼向着木榻上的苏凉望去,发现苏凉正睁着眼看着她,小嘴张得更大,更惊讶,灿若桃花的眸子里却满是惊喜与笑意,快步向苏凉走去,小心把手中竹筐放下,弯着腰急喘两口气,然后便猛地抬头盯着苏凉,就像是在看一件从没见过的有趣东西。

    苏凉也看着小女娃,眼睛同样睁得很大,他觉得这个小女娃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看见,却给自己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让他觉得以往那道听过无数遍的声音一定是她的,不能不是她的,而且这小女娃的目光没来由给他一种温暖感受,就像是自己还在母亲怀里,就像是那个男人和芸姨还在自己身边,就像是自己干渴的喉咙突然喝了一大口清冽甘甜的泉水。

    他以前不是没见过小孩,却从未有任何一个让他觉得如此可爱,就算是当年在陈留郡王府里见过的那只眸子呈蓝黄双色、可爱至极的白色波斯猫也没她来的可爱,就算是此时小女娃身上那件绣满了细碎花朵,在苏凉以往看来艳俗到了极点的衣服也没来由的可爱起来。

    没门没窗也没了屋顶的简陋木屋里,苏凉和小女娃就这样彼此望着,大眼瞪小眼,安静极了。

    突然小女娃伸出手指戳了戳苏凉的脸颊,然后咯咯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用稚嫩嗓音说道:“你真的醒了哩,我还以为老槐爷爷骗我哩,怎么我天天来你都不醒,老槐爷爷一来你就醒了呢?”

    苏凉也笑了起来,十六年凄惨生涯里从未有过的灿烂,看着小女娃笑道:“醒了,一早就醒了,你昨天来时说的什么我都还记得呢。”

    小女娃弯下腰,小心揭开竹筐上的绸缎,依旧笑着说道:“是么,那你叫什么哩?”

    苏凉笑着道:“我叫苏凉。”

    小女娃抬起头,一脸惊喜道:“好名字哩,和我一样都是两个字哩,而且你还有姓哩。”

    苏凉使劲把脸往外探了探,看着小女娃的娇小背影,觉得愈发可爱,问道:“我记得你昨天说你叫小阳关,你真的没有姓吗?”

    小女娃似乎在忙着从竹筐里往外拿东西,兴许是手有些小,总是拿捏不住,不由有些焦急,却还是笑着回答道:“是哩,就叫小阳关哩,没有姓哩,而且我的名字还是老槐爷爷帮我起得哩。”

    苏凉好奇问道:“你也是这招摇山上的仙人吗?”

    小女娃背对着苏凉摇了摇头,有些蓬乱的头发像一只正在乱动的小猫,回答道:“不是什么仙人哩,不过我记事起就住在招摇山,这里是我的家哩。”

    苏凉又问道:“你说话怎么总带个‘哩’字?”

    “是吗,我不知道哩,习惯哩。”小女娃终于将竹筐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碗依稀还冒着热气的稀粥,两只小手艰难且笨拙的端着,小心翼翼挺直身子,然后轻轻放到苏凉嘴边。

    “吃饭哩,这是老槐爷爷专门让大和尚给你做的哩,老槐爷爷说你不吃饭会死哩,我可不想让你死,我打生下来都还没和招摇山外面的人玩过哩。”小女娃轻轻吹走几缕热气,收敛笑容,一张小脸上煞有介事地说道。

    艰难抬头,苏凉怔怔望着小女娃,看着她不谙世事却又一脸善良的表情,缓缓将一口稀粥喝入腹中。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有些想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