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哈哈,兄弟你可以的。”

    “这波过山车我给满分。”

    潘森一方的队友看到这逗比的一幕,纷纷打字道。

    雪人加波比,很梦幻的一种打法,波比一大将敌方英雄直接大到雪人的大招里,这得相当精准的计算,也只有这两个闲得蛋疼的人才来玩高尔夫这种休闲运动。

    贺东嗨了一会儿就不开心了,人头都是雪人的,他就是一苦力,棒槌甩得勤快完了,却什么都得不到。

    见潘森再次上线,贺东眼中散发出了杀意,他疯神的名号可不是乱叫的,上单三幻神也能给你打出上单老剑姬的风采。

    不要怂就是干,干不过也要干,贺东的波比直接一个英勇冲锋将试图上来补兵的潘森怼在墙上。

    一锤子砸在地上,留下一块金色的裂痕,银币砸在脸上,雷霆降下,又是一榔头锤下,波比摇着马尾辫回去了。

    潘森这边不乐意了,说好的潘森前期强势了,这么感觉打了大半天都见对面在强势,他缩在一旁瑟瑟发抖呢。

    讲道理,前期波比的被动等级没起来,盾不厚的时候,根本不厉害,我堂堂大潘森,怎么可能怼不过。

    不对,潘森望着手中矛与盾,心中燃起了阵阵烈火,我不能给我们斯巴达人丢脸,干!

    潘森开W,朝着波比跳去,对面却仿佛早就准备好了一般,W坚定风采几乎同时开启,潘森撞在一层无形的气墙上,撞得头晕眼花。

    波比的W技能如果开好了确实是神技,能够阻挡出来或进去各种突进。最好玩的是,它能够将巴德通道里的敌方英雄拽下来。

    贺东对于这种技巧自然是信手拈来,直接预判的潘森的W,如果开晚一点,很可能潘森已经跳进来了。

    潘森的反击让他很不爽,从来都是我凶别人,什么时候别人能凶我了,他直接转身开干。

    潘森有些搞不明白了,为什么对面这波比敢这么凶,我家寡妇还没在线上出现呢,说好的线上三分怂呢,还有,好好一波比,你特么带雷霆干嘛。

    贺东怎么会怕寡妇,现在她的野区被叶然整得鸡飞狗跳,那有空管上路的死活。

    潘森下定决心不退缩了,可一交手,他就改变主意了,这波比打人真疼,他转身就跑,对不起,打扰了。

    追进塔下把潘森打残,对方交了闪现,贺东撇撇嘴,退出了塔下。这英雄伤害确实低,而且还留不住人,玩的真难受。

    潘森塔下回城了,他已经残血了,对面这波比简直是变态,哪有这么玩的,好好的出肉,大家和平发育不行么,我都连斯巴达人的面子都不要了。

    回家血量布满,买了把长剑,可怜兮兮的潘森开始往线上走。

    波比没有回家,正带着一堆兵线在塔下砸塔,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潘森边走边估算着距离,波比这血量,一屁股下去就差不多了,让她见识见识斯巴达人的厉害。

    想着想着,脚步也快了不少,很快距离差不多了,潘森直接开始读大,一个圆圈出现在波比四周,这是潘森的大招。

    讲道理,潘森的大招是很容易走出去的,落下来的速度实在太慢了,一般都是拿来封走位或支援的。

    如果波比会玩,可以直接推兵跑,但这个波比没有,依然熟视无睹的在补着兵,潘森可不认为对方是不会这种操作,这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斯巴达放在眼里。

    一瞬间,潘森想了很多,然后他看见一个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他大招的范围,开始读大了!

    卧槽,快给劳资停下!潘森急忙的想刹车,可问题是,人都飞到天上去了,哪里还刹得住。

    按开装备栏一看,这雪人竟然又摸出了一根无用大棒,简直是丧心病狂,不都说成装才厉害么,你这么执着于大棒干什么。

    潘森落地,雪花四溅,叶然很配合的给他大招加了特效,不过这特效有点疼。

    波比早就捡了被动肥皂,身上多出一层护盾,潘森的大招落下,波比的血量下去一截,但伤害也有限,不足以威胁到生命。

    潘森落地,不等手中的长矛出手,便被波比直接连人带盾撞在了墙上。

    “人头是我的,别抢!”贺东狂发信号,却没有阻止住雪人手中的冰砖,两个无用大棒,现在的雪人法强还是蛮高的,直接带走没有任何魔抗的潘森。

    “卧槽,老叶,你干嘛,抢人头?”贺东发消息质问道,玩到快七分钟了,他手上还没拿一个人头,这在他过去的游戏,是不存在的。

    往常这个时候,要么是他送出去人头,要么是他拿下对面人头,绝不会像现在这样挂着两个助攻,再无他物。

    “抢人头?不存在的,你不是狂点信号标记潘森让我拿人头么?”

    “滚!”贺东很不开森。

    潘森连着几波刚上线都被打回家去,装备寒碜的可怜,怒气满满地贺东直接在一塔后面等着他,肆无忌惮的挑衅着斯巴达人的尊严。

    而且这波比兵一收完就开始在二塔下嘲讽,潘森好难受,看着小兵一个一个倒在防御塔下,他感觉这游戏没法玩了,太欺负人了。

    这会儿波比已经三相在手,打发育不良的潘森不成问题,就算寡妇上来,也不一定能杀掉他。他可不信,自己在这小小的铂金局还能翻车。

    叶然乐呵呵的在下路拿了一条龙,顺带着去对面野区逛了一圈,这才开森的回家,帽子直接拿出来。

    他的雪人巨肥无比,刷自家野,刷对面野,脏线上兵,手里早捏着一笔巨款。

    裸帽子,这是一种暴发户的出法,劳资就是有钱,怎么着,帽子最贵我就买帽子。

    叶然往上路走,贺东大喊快滚,去中路,火男还惦记着那点经验,刚刚因为亚索比他先6,被对面秀死了一波,去下路,双人组狂发信号,刚才脏了个炮车,又想来干嘛呢。

    不识好人心!叶然仰天长叹,去找对面寡妇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