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生死之间(四)_铁血女儿传_水彩小说

铁血女儿传 第二十七章 生死之间(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蓝衫小姐拉着小福飞身越上高穆歙三人客房所在位置的二楼楼道,算是与喜鸣房间背道而驰,如此倒是无人上前阻拦二人。然后两人又翻过屋顶,最后落到客房外面的小街上。

  “小姐,我们是不是回梦乡居?”小福一边跟着跑一边问道。

  “不,我们去救喜鸣公主。”小姐说话时两人已绕到海风客栈正门所在的小巷。“今夜情形古怪,不知来了几拨人,也分不清孰敌孰友,所有人都在院中或是喜鸣公主房间打斗,公主门外的走道与客栈大厅反倒毫无动静,我们过去看看情形。”

  蓝衫小姐与小福踏进海风客栈大厅,只见这边果然无人。两人从大厅匆忙上楼,一路摸到喜鸣房间门口都未见到人。蓝衫小姐不禁暗自庆幸自己又走对一步。

  蓝衫小姐与小福先躲在门外墙后听了一阵,听到喜鸣客房里的打斗声并无停下的意思。蓝衫小姐犹豫片刻后悄悄探头往屋子里望去,只见屋子里四个高大的黑衣蒙面人正打成一团,看身形可知其中并无喜鸣。

  蓝衫小姐看了几眼又赶紧缩回墙后,心中暗想:喜鸣公主应该还在房间,要不这些人也不会继续留在此地,只是喜鸣公主会在何处?屋子里唯一可藏身之处也就那间大床了。想到此,蓝衫小姐又悄悄探头往屋子里望去。

  此时被困在客房脱不了身的高穆歙与喜鸣心中都困惑焦急不已,这新进来之人,先是帮着两个大汉斗高穆歙,见高穆歙渐落下风,又开始与高穆歙一起斗两个大汉,一时间竟是谁也分不清孰敌孰友,四人只好混战成一团。

  喜鸣又从床帐后探头往门外望去,她还是无法确定门外是否有人,不过这次却看到一个黑衣蒙面人也探头往屋子里看来。

  喜鸣正暗自庆幸还好听了高穆歙的话,一直未盲目往外冲,不想这个黑衣人竟冲着她招了招手,还说了一句话。虽然听不清说的什么,不过看嘴型好像是“大厅无人”。

  喜鸣见状不由往高穆歙望去,虽说她听了高穆歙的话一直未现身参与场中混战,不过人却并未闲着,一直在寻找两人脱困的时机。

  早已带着韩平守在大厅楼梯下的韩谨,看到蓝衫小姐与小福跑进大厅时不禁笑了笑,蓝衫小姐在喜鸣门口鬼鬼祟祟的动作都落在他眼里。今夜他只在喜鸣房间门口布置了两个手下,其余人手全部安排在院中,就是要逼着喜鸣从门口出来,然后穿过大厅逃出客栈。

  韩谨相信以自己今日布置,就算再有人从中参合想要救走喜鸣,喜鸣也再不会有小柳镇时的好气运。

  渔福镇这些客栈的客人伙计都是见多识广之辈,海风客栈的客人伙计也不例外,后院的打斗声传出后,竟无人出来看热闹,也无人惊慌失措四散逃窜。正在大厅值夜的伙计也只是躲在柜台后,韩谨韩平进来又躲到楼梯下,几个伙计都睁眼看着,却无人上前招呼询客。

  镡頔樊武守在海风客栈一楼的客房,从窗缝里看着院中混战的人群,镡頔兴奋地摩拳擦掌,“樊武,没想到来了如此多人,热闹!真热闹!”

  樊武没好气的答道:“公子,今夜来的人太多,已经看不出有几方,也不知哪些是敌人,哪些是来救喜鸣公主的,我们要怎么办?”

  镡頔停下手上动作,想想后答道:“这些人已打了许久,我们也该出手了。”

  “这院子里一片混乱,我们要如何出手。”樊武早已等得心急,闻言马上摸出面罩套在头上。

  “我们当然是去公主房间,那边才是主战场。”镡頔不由瞪了樊武一眼,也摸出面罩套在头上。

  坚叔祥云困惑不已,这些围在窗口的也不知是几拨人,只要有人想要冲进房间,就必有其他人上前阻止。若是两人想要脱身进房间帮忙,这些人又会一起攻向两人。

  “公子,咋办?”樊武看着窗前胶着成一团的情形问道,两人正站在喜鸣窗外的一枝树丫上。

  “今夜来此之人只怕都被这场混战搅得糊涂了,所以无人敢尽全力。”镡頔边看边答道:“既如此,若我们全力冲过去,定然出乎众人意料,如此闯进房间的可能极大。”

  “若那些人都往我们身上招呼呢?”樊武问道。

  “不管哪方,直接下重手,如此胶着的场面总要有人将其打开才行。”镡頔狠声答道。

  “好。”樊武兴奋答道,他最怕打架束手束脚。

  镡頔见樊武说着就要动手,赶紧一把拉住他,急急说道:“别慌,我喊的时候再一起冲。”说完不再理会樊武,只轻咳了两声清嗓子。

  “公主。”一声大喊陡然响彻夜空,一直埋头无声苦斗的众人都怔了怔,镡頔樊武趁机全力冲向窗口。坚叔祥云见状很快清醒过来,抢在镡頔樊武之前先冲进了房间。

  喜鸣正犹豫要不要相信门口黑衣人时,先是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怪叫,接着窗口一阵大乱,又有好几人冲进房间,房间里正打斗的四人不觉都被分了神。

  高穆歙心中一直挂着藏在床帐后的喜鸣,此时最先反应过来,冲着喜鸣大喝一声,“走。”

  喜鸣再不迟疑,马上全力向门口冲去:反正也分不清敌我,不如干脆赌一把,总比困在这房间里强。

  韩谨两个手下见状马上反应过来,两人离门口最近,喜鸣刚冲到门口,一人手刀已全力劈向喜鸣脖子,另一人的短剑也如疾风般刺向喜鸣胸口,手刀短剑皆是直接致人死地的手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