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美人之请】_凤权天阑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淑妃见清歌不理她,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不由得在心里更加嫉恨清歌。

  后宫众妃闲聊几句也就散了。

  出了寿和宫,妃子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而行。庄妃杨灵从清歌的身边经过,向清歌微微欠身行礼。这是清歌第二次见到庄妃,上次见还是新晋宫妃入宫的时候。

  庄妃是京都有名的才女,身上有着其他妃嫔没有的书香气,给人感觉很是舒服。据说为人性格也很是温和。

  “庄妃妹妹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是大王没有召幸于你的缘故么?”淑妃刻薄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的目光也再次落到淑妃身上。

  “娘娘,这个淑妃也真是,也不知道陈太尉是怎么教女的!如此之跋扈。听说不少美人都受过淑妃的气,只因淑妃是妃位不敢怎样,依奴婢看,这种人就不配坐在妃位的位置上。”宁溪不忿的说。

  “配与不配的,只有大王说的算。”清歌轻声说

  庄妃听见淑妃这样说,也并不生气,反而浅笑着说:“本宫还没有恭喜姐姐获得圣宠,在这恭喜了,至于本宫为什么没有召幸于大王那就不劳姐姐操心了”说完,一行人向长亭宫方向走去。

  淑妃想再次开口,反唇相讥,德妃走过来睨了淑妃一眼说到:“淑妃今天说的话够多了,再说不怕闪着舌头么!”淑妃闻言,只得默默忍气。

  众人都觉得,淑妃仗着自己有的一次圣宠就各方挑衅,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纷纷掩嘴轻笑着离开了。

  清歌刚要走,王美人上前拦住了清歌:“贵妃娘娘留步”

  清歌认出眼前的人是王美人,便问:“王美人有什么事么?”

  王美人犹豫了一下说:“可否请贵妃娘娘到臣妾宫中一叙?”

  清歌看着她,王美人的眼里有着热切的期盼,正期待着看着清歌。清歌想了想便同意了,说:“劳烦美人带路了”

  王美人所住的春心阁位置有些偏僻,越往里走人烟越少。

  王美人不好意思的笑笑说:“贵妃娘娘,陋室偏僻,还请娘娘不要见怪。”

  清歌轻声说:“无碍”

  到了春心阁,院子里有两个粗使丫头在干活,屋内没有宫女。屋内光线不是很好,摆设也很是简单。

  “娘娘请坐,萍儿快给娘娘上茶。”王美人唤萍儿上茶,清歌看端上来的茶是陈茶。“臣妾的茶不如贵妃娘娘的好,贵妃娘娘莫要嫌弃。”

  “不妨事,不知美人有何事要于本宫说?”

  王美人略有犹豫的低下头,然后跪在清歌面前:“请娘娘提携臣妾一把吧”说完,重重磕头下去。

  清歌不解,叫王美人赶快起来:“美人心里不快活么?”

  王美人依旧跪着,眼里有泪水滑下来:“娘娘,臣妾出自小门小户,没奢望过会进宫侍奉大王,只因运气好一朝被大王选为妃,可是至今也是无宠。臣妾在宫中谨小慎微的活着,从没冲撞过哪位娘娘,可是淑妃娘娘就是盯着臣妾不放。扬言臣妾若是有朝一日承宠便会置臣妾于死地。娘娘,臣妾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求娘娘,求娘娘提携臣妾。”王美人哭着,跪挪着到清歌身边,拉着清歌的衣角不放。

  王美人身后的宫女太监们也是跪了一地,纷纷说着:“求贵妃娘娘求求我们主子吧”

  清歌微微蹙眉,她知道淑妃因为一次的侍寝就承宠而骄,可没想到竟如此猖狂,妃位尚且如此,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

  王美人见清歌没有反应,又挽起袖子,那胳膊上赫然是一道道的伤痕!

  清歌见了大为吃惊的问道:“这是淑妃打的?”王美人哭着点点头

  清歌“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淑妃如此无视宫中礼法,再怎么说王美人也是大王的妃子,她竟敢私自殴打宫妃,蛮横至极,简直闻所未闻!”

  清歌把王美人扶起来,对她说到:“美人放心,本宫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王美人感激涕零:“臣妾多谢贵妃娘娘”

  出了春心阁,清歌对宁溪说:“淑妃德性有亏,实在不宜再在妃位的位置坐下去了~”

  “娘娘要告诉大王么?”宁溪问

  “自然是要告诉大王的,只是怎么告诉,如何告诉还要再想想,总不能直截了当的说吧。我们得让大王亲眼目睹淑妃跋扈的样子。”说完,清歌略微勾了勾嘴角。

  到了晚上,南梓然没有来笙歌殿,清歌问夏槐:“大王今日召幸了谁?”

  夏槐答:“霞云殿,陈淑妃”

  清歌冷冷一笑:“好个淑妃,当真有本事”

  宁溪问:“娘娘可有良策?”

  清歌细细的搓着手指:“容我想想”

  次日,清歌醒来时外面已是大雨侵盆,草草的洗了漱用了早膳。清歌不太喜欢下雨天,觉得下雨天潮湿阴暗,令人心情不好。

  夏槐进来给清歌披了一件披风:“雨天小心着凉”清歌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此时清歌正在为王美人的事而发愁,要如何让大王亲眼目睹淑妃的嚣张跋扈的确是个问题。

  想了想,清歌竟觉得身子愈发的懒怠。唤了宁溪扶她进去休息。

  这雨一连下了三、四天,终于在第五天放晴了。

  这天,清歌和南梓然一起来到御花园赏花,雨后的天气有一股泥土的清香,清歌很喜欢在这个时候出来。

  御花园中的花每一朵都开的鲜艳灿烂,仿佛如后宫女人争奇斗艳一般。

  南梓然看到一朵开的正盛的牡丹,摘下来插在清歌发间,嘴中称赞到:“唯有牡丹真国色,清歌,和你很配。”

  清歌莞尔一笑:“多谢大王称赞”

  如此美妙的时刻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清歌和南梓然都向着声源处走去。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陈淑妃、王美人和沈美人。沈美人和王美人一样,出身低微,所以二人很是交好。

  清歌见此情形,心中暗自欢喜,真是择日不如撞日,正好没想到机会你却自己上门,真是妙哉!

  南梓然想要上前去,被清歌一把拉住,说到:“跟臣妾一起看一场好戏吧”

  南梓然被清歌弄的一头雾水,但终是停下了脚步和清歌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幕。

  此时的淑妃依旧高傲的端坐着,王美人和沈美人站在一旁,似乎是淑妃在对她们问话。

  不知怎么了,淑妃突然不高兴,脸色开始变的阴沉。突然,淑妃身旁的宫女扬起手,要掌掴王美人。

  王美人身边的沈美人一把抓住宫女将要扇过来的手,对淑妃正说着什么。

  清歌看着此时南梓然的表情,已是严峻的不行。清歌目的达到了。

  “她与你同为宫妃,你怎能打她?”沈美人说

  淑妃斜斜的看了一眼沈美人,冷笑着说:“她也配与本宫相提并论?不过是个最末尾的美人罢了~”

  “你!”

  “怎么?沈美人也想尝尝被打的滋味?”

  沈美人不语,淑妃向贴身宫女秋菊使了个眼色,秋菊扬手就要打过来,萍儿对秋菊说:“秋菊姐姐,沈美人好歹也是主子,奴婢动手打主子,这宫里的规矩可不是你能担待的了的!”

  淑妃厉声道:“哪轮的到你这个奴才多嘴,秋菊,不用怕,一切自有本宫给你做主,打!”

  秋菊脸上划过一丝惊喜,挑着眉头带着洋洋得意的笑,抬手便要打。

  这时,秋菊的手突然被人抓住,停滞在半空。

  淑妃抬头一看,来人是清歌和南梓然。而抓住秋菊手的人正是宫中首领太监-李德顺

  “好大胆的奴才,竟敢动手打主子,朕看你真是活腻了!”秋菊闻言,赶紧挣脱了李德顺的手,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的说:“大王饶命啊”

  南梓然并不理秋菊,而是转而看向跪在另一边的三个人。

  “淑妃啊,你纵容下人打主子,你说朕该怎么惩罚你啊”

  淑妃此时已是涕泪交加,哭诉到:“王美人和沈美人对臣妾出言不逊,臣妾只是,臣妾只是想惩戒一下。”

  南梓然也不看淑妃,冷哼一声:“惩戒,好一个惩戒!你是当朕不在了还是王后与贵妃不在了?”

  淑妃此时更是浑身发抖:“臣妾不敢”

  “你刚才不是说王美人和沈美人只是小小美人,不配于你相提并论么?那么朕现在就裭夺封号,降你为美人。”

  淑妃不敢有异议,只得磕头谢恩。

  “王美人和沈美人,受惊过度,应当好好加以安抚。”南梓然说

  “多谢大王”王美人和沈美人齐声道。

  南梓然又转而看向趴在地上的秋菊,冷哼一声:“狗仗人势的东西。主子让她打她就敢打,胆子也太大了。她主子仗着往日的恩宠就作威作福,她也跟着目中无人,今日是要打朕的妃子,明儿说不定朕都敢打。拖下去杖毙吧!其家眷,男子全部流放,女子全部发配为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