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风起福熙】_凤权天阑_水彩小说

凤权天阑 第二十三章:【风起福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连几天,南梓然都住在清歌处,清歌心里明白,自从陈淑妃和沈美人怀孕后,南梓然心里也一直想有一个与清歌的孩子。

  只是这入宫都快一年了,这肚子始终是不见动静。

  照理也该有喜了啊~清歌不禁愁色长上眉梢。

  沈美人有孕的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行宫,圣旨也下来,晋封沈美人为从三品良娣,又赏赐了不少的金银古玩玉器,绫罗绸缎等,一时间好不风光。

  在倚凤阁陪王后说话的陈淑妃听闻沈美人被抬了从三品良娣,还赏赐了不少宝贝,一下气不大一处来,嫉妒的要命。

  “怎么臣妾怀孕的时候大王就没有赏赐这么东西呢?”陈淑妃向王后抱怨着

  王后冷哼一声,说到:“你原本被褫夺的封号,扁了美人,是这个孩子让你重回妃位,难道这还不够么?”

  陈淑妃被问的哑口无言,只得讪讪的闭嘴。

  沈美人有孕,再加上之前的陈淑妃,宫里现在已有两位妃子怀孕,实在是大喜之事。所以南梓然决定举办一场宴席。时间就定在两日之后。也算是为她们有孕的贺宴。

  两日很快就过去了,宴席开在福熙阁,因为名字带福,所以取了个福星高照的吉祥寓意。

  中间摆放着金色的龙桌龙椅,那是南梓然的位置。坐北朝南。

  王后沐荷坐在南梓然身旁,二人并肩而坐。

  沐荷身穿一袭紫色流彩暗花织锦宫服,袖口处绣着几朵精致的莲花。面带微笑的坐在南梓然左侧。

  只是这微笑久了,却看出了些僵硬。宫中人人都知道南梓然不喜欢沐荷,这一点在她嫁给南梓然那天她就知道,可是为了家族,也为了她自己,这些她都不得不承受。

  这宫里的女人,看着风光无限,实际上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说不出的心酸。

  帝后坐北朝南,而东西两侧分别坐着皇权亲贵、诰命夫人以及宫中妃嫔。

  帝后左下首是诸位亲王与命妇女眷的位置。分别坐着湛王、泱王、陌王和玉王。

  这个湛王和泱王,清歌今日是第一次见,以前倒是听南梓然提起过。

  湛王南湛,是南梓然的皇叔,长的话语轩昂,目如朗星。白衣黑发,风度翩翩。身旁的王妃也是极美的,安静含笑的坐在一旁。他们女儿,也就是现在的南陌然的王妃。不得不承认,陌王妃完完全全的继承的她爹娘的好基因。

  泱王南泱,同样是皇叔辈的。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即使已到不惑之年仍是如年轻一般让京都的姑娘们趋之若鹜。而他身旁坐着的不是他的王妃,是他跟宠爱的贵妾,那贵妾面若桃花,眼神很是多情,倒真是让人想不宠爱都不行。

  南陌然还是如以往一样,白衣飘飘,黑发散落在肩。左右手各一位美人,左手边是他的王妃,右手边应该就是他说的新宠贵妾了。

  玉王还尚未成亲。就安静的坐在一旁,饮着酒。

  右下首坐着的就是宫中各妃嫔们。

  清歌因为位分最高,坐在第一席。

  陈淑妃和沈良娣位于第二席。本来她们才是今日的主角儿,这第一席应该给她们坐,可是南梓然执意要让清歌坐在离他近的位置,所以她们只能退居第二席。

  而第三席就是德妃与庄妃二人。

  因今日是为了沈良娣和陈淑妃有孕的贺宴,所以二人都是精心打扮。陈淑妃一身鹅黄曳地镶金边长裙,宽大的袖子上绣着金色的花纹。臂上挽拖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粉轻纱。发间一支七宝珊瑚钗,映得面若芙蓉,艳丽无比。耳上腕上,珍珠翠玉,赤金灿烂,更显得尊贵无比。

  相较陈淑妃,沈良娣没有那么尊贵夺目,却也是光彩照人。一身绯色绡纱宫裙,一头珠环明铛,身后簇拥着一大群宫女,最受人奉承。

  清歌还如往常一样,淡淡妆扮即可。

  德妃和庄妃也亦时如此。

  宫宴不过是歌舞平升,相互畅饮罢了。和宫外的人家相比,只是宫里的舞蹈更加好看,酒更好喝罢了。

  “今日歌舞虽然隆重而又好看,只是这贵妃在坐,这一切就显得那么清淡无味了~”南陌然饮着酒,懒懒的开口。

  “哦?三弟这样说,可是有什么想法么?”南梓然放下酒盏问道

  “王兄这样问,臣弟可不敢当,只是贵妃的歌喉名震天下,臣弟想,在坐的各位也想一饱耳福吧~”

  南梓然转向清歌,问道:“贵妃意下如何?”

  “单凭大王吩咐。”

  南梓然凝视清歌片刻,缓缓说到:“朕也是许久没有听到贵妃的歌声了,贵妃随便唱一曲就好。”

  既然南梓然开口,清歌也不能推辞。漫步走到大殿中央说到:“请大王命人去把臣妾的琴取来。”

  不一会儿便有内监去了清歌的琴来,清歌坐下,调好音,乐起,歌声曼起:

  “风和风和风起吹落一地繁花”

  “尝不完五味杂陈”

  “唱不出多少岁月暗哑”

  “花繁花繁花落落尽尘世繁花”

  “问暗香亦真亦幻”

  “听不懂世事沧桑”

  “笑不完人世几番戏谑”

  “看不完锦绣江山如画”

  “风华一指流砂”

  “苍老一段年华”

  “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

  “坠花湮湮灭一朝风涟”

  “花若怜落在谁的肩头”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散了”

  ……

  一曲毕,安静的大厅爆发出了巨大的掌声。在坐人纷纷赞叹着“这歌声果然名不虚传啊”“今日真是一饱耳福”…

  “好一个‘曲终人散了’,只是贵妃娘娘的这首唱曲是不是不太适合现在氛围呢?”

  南玉然突然问道

  清歌笑笑,回答道:“我只顾着这首曲子好听却不想它不合适今日,还请各位赎罪,我再唱一曲可好!?”

  “也好”南梓然笑着回答

  琴声再起响起,但同时传来的还是悠扬的笛声。转头一看,是南玉然。

  “秋兰兮麋芜

  罗生兮堂下

  绿叶兮素华,

  芳菲菲兮袭予

  夫人自有兮美子,

  荪何以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

  绿叶兮紫茎

  满堂兮美人,

  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

  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

  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

  儵而来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

  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沐兮咸池,

  晞女发兮阳之阿

  望美人兮未来,

  临风恍兮浩歌。

  孔盖兮翠旌,

  登九天兮抚彗星。

  竦长剑兮拥幼艾,

  荪独宜兮为民正”

  ……

  曲终,清歌站起来,说到:“这曲《少司命》送给淑妃妹妹和良娣妹妹。少司命是保佑子嗣的神,希望两位妹妹和腹中都可安心康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