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所以陈肃对于收下小娘子做自己的丫鬟更没有了愧疚之情,本来就是我的人,有什么好愧疚的。

    不过很快就到了要吃晚饭的时间了,李老刚刚在一旁给冯小怜小声的叮嘱这叮嘱那的,然后准备来给陈肃告辞。但是陈肃怎么可能会放这个老丈人走,硬是拉拉扯扯的就把李老给留了下来。

    “少爷,这怎么可以,我还是自己回去吃吧。”李老推迟着,要知道,如果是在陈肃家吃饭的话,他不仅仅可以节省出一部分的口粮。而且能受到主子家这样子待遇的,没有几个人。

    “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也就不要有这么多顾虑了。”陈肃把李老请到主位,自己则坐到了他的旁边。

    陈肃的所作所为被李老看在眼前,他的眼睛慢慢的湿了,一股暖流遇上了心头。因为家里的变故,让他很久都已经没有这个待遇了。

    陈肃看出了李老的模样,赶紧召集大家都坐上来,虽然是没落的世家,但是也有着规矩的,就是陈肃怎么说,大春子都不愿意上桌子,最后陈肃没有办法,只能搬了一张小凳子让大春子坐在旁边吃。

    “咦?这是什么肉,好香啊~”陈丙看了看眼前的扣肉,刚刚准备伸筷子过去夹,却被一旁的陈乙用筷子打了一下,赶紧缩了回去。

    “少爷都没有动筷子,你怎么就先动筷子了。”陈乙板着脸对壮壮的陈丙说道,偷偷的看了陈肃一眼。

    陈肃看的清清白白,他笑了笑说道:“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讲究那么多,都随便点,吃饭吧。”

    大家都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动筷子,陈肃苦笑着摇了摇头,夹了一块扣肉放进了嘴巴里面。

    “嗯,火候还不错,就是咸了点,看来好久没做了还是有点手生。”陈肃便吃着扣肉,心想道。

    陈丙看见陈肃动筷子,马上就开动了他那按耐不住的右手,直接夹了一筷子就塞进了嘴巴里面,然后一筷子,又是一筷子。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陈丙用惊人的速度咽了下去,感觉就像是直接把肉放进了胃里面一样。

    “你看你的吃相。”陈甲看着自己弟弟那样子无奈的笑了笑,自己也夹了一块放在了碗里。

    其实事先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一道菜,他听说是陈肃做的,以为是胡闹罢了,但是看到扣肉的时候,觉得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他把扣肉放进了嘴巴里面,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着,顿时感觉肉汁四溢,慢慢的激活了舌尖上面的味蕾。看着肥肥的肉,但是油而不腻,吞下之后真是回味回味悠长。陈甲眼睛从平淡慢慢变大,最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肃。

    不光光是陈甲,连一旁的怜儿、陈乙,还有陈家的管家,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陈肃。

    “你们?怎么了,快点吃,不然等下扣肉就凉了。”陈肃被大家看着有点不好意思了。

    陈甲把目光投向了一旁在埋头苦干的大春子,大家也都把目光投了过去,这事他最清楚。吃的正欢的大春子突然感觉不对劲,抬起了头,发现大家都看着自己,含着一嘴的肉愣住在了那里,满嘴的油。

    怜儿用天真的眼神看着陈肃说道:“少爷,真的是你做的?真好吃。”

    陈肃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好吃就多吃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怜儿瘪了瘪嘴有点不开心的说道:“谁还是小孩了,我在家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

    “少爷,这道菜叫什么名字,以后我要天天吃。”陈丙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陈肃并不想占别人的便宜,这道菜这个时代其实已经有了,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他笑着说道:“这道菜是道名菜,叫做扣肉,并不是我独创。”

    “扣肉?真奇怪的名字,不过好吃,嘿嘿。”陈丙自言自语的说道。

    “其实关于这道菜的由来,有个故事的。”

    “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少爷,快说快说。”怜儿一脸期待的看着陈肃。

    “传说“扣肉”源于南宋末年,据说当时宋帝逃难来到中山隆都,村民将自养猪肉用酱料香料大块猪肉煮熟宴请将士,士兵见猪肉外表又大又肥不敢动筷,将领灵机一动,将抗金元帅岳飞的满江红词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来形容大块猪肉就是元兵敌寇的肉,要杀敌立功强身健体就要大口吃敌寇的肉,于是“寇肉”的传说也就慢慢流传至今,名称也慢慢从谐音寇肉称为“扣肉”。”一旁的怜儿一脸崇拜的看着陈肃,眼中全是小星星。

    吃过晚饭,大家都各自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陈肃明显的感觉到了大家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憨憨虎虎的陈丙,左一口少爷右一口少爷的,把陈肃都快叫化了。

    到了沐浴的时间,本来怜儿理应要伺候陈肃的,这些李老事先都给怜儿交代好了,但是未经人事的怜儿说到这个事情就脸红了,陈肃也受不了这个罪,毕竟在一个未成年面前,多不好意思,所以陈肃就让怜儿先回偏房休息了。

    “洗个澡澡身体好好,噢噢~~”......

    洗完之后的陈肃刚刚准备上床,却听到偏房传来了哭泣的声音。来到偏房,陈肃发现怜儿坐在床上的角落里面,身体哭泣着,十分的伤心。

    怜儿发现陈肃进来之后,赶紧擦拭掉了眼泪,有点害怕的看着陈肃,生怕陈肃呵斥自己。

    “是不是适应这里么?”陈肃坐在床边,问道。

    怜儿红着眼睛摇了摇头。

    “是想爹爹了?”陈肃把可怜的怜儿抱进了怀里,摸了摸她的脑袋。

    怜儿脸红着说道:“我是怕爹爹又生病,没人照顾。”

    真是懂事的孩子啊。

    “那过几日就要李老也搬来住吧,你看行不。”陈肃对着怀中的怜儿温柔说到。

    怜儿的小脑袋点了点。

    不一会儿,陈肃发现怜儿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