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来来来,都抬进去,齐柳海!臭小子你慢一点!翻山过海都过来了,别最后了还折你小子手里了,坏一样你就要白干三年!哎哟,干什么你!耳朵聋是吧!那么大一门你不走,非得往门框上撞?咋了?门框上画着你老婆呐?柳海呐,你可长点儿心吧。”

    一行一共六人,清一色黝黑的皮肤,打头的汉子六尺多高,是所有人里最黑的一个,木炭染过一般,脸上的皮肤与头发浑然一色,眼珠倍儿大,只挤出来一点点眼白,与整张脸形成反差色,让赵清河不由得想到村里的泥瓦匠老黑。

    “行行行,对对!放下吧,轻点儿,跟摸你老婆一样,要温柔,对就这样。”老黑一边指挥着,一边在手中比划着。

    老黑来到琼州城先到刺史府里找的管家王勤,东西被分成两部分,瓷行里放一部分,府中又存一部分,赵清河正在府中看书,王勤就直接把老黑带到了府中。

    两辆马车的货全都卸了下来,堆在一阁空置的厢房里,两匹马儿这几天走了不少路,身体虽然很矫健,但是铜铃大的双眸中显露出疲态,身后的车架突然轻下来,竟相继欢快地嘶叫了一声,剩下两匹马扭头看看自己身后,发出低沉的哼哼声。

    “王哥,还有一部分放哪儿去,咱一顺把剩下的都搬了。”

    老黑用粗糙的大黑手擦擦额头上的汗,又伸手提着衣领抖了抖马褂,一股凉气从齐肩的袖口和领口中透进来,吹在汗背上,臂膀上的肌肉看上去就很结实。

    “哇。”素儿躲在赵清河身后,不由得惊叹着,脸颊露出怀春的桃红。

    王勤就站在赵清河身侧,老黑迎面走来,随着清风,带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呃……江水老弟,店是李大人这大侄子的,具体的事情你们详谈吧。”

    王勤很努力地保持着基本的礼貌,面目表情没有大变化,只是面色微红,谈吐间,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素儿,我拿了几两好茶过来,来我给你去泡一壶来,给几位小兄弟解解渴。”

    王勤退了一步,一句话说完,声音越来越小,脸越来越红,站在跟素儿一排的位置,素儿也明显闻到这股发霉咸鱼的味道,脸上的桃红瞬间不见,小姑娘家容易将情绪表现在脸上,碍于场合,也后退了几步。

    赵清河对这股味道也不是不排斥,但是却能勉强忍住一时,这个感觉和老爹出海打渔回来时候一样一样的,大海的味道,那时候还能吃得下饭,大口吃,不影响。

    老黑很礼貌地拱手:“草民吴江水,小少爷,这些粗活尽管吩咐给我们就是,这几个小子虽然脑子笨,但是身体绝对不差。”说完哈哈哈一声笑,大口的粗气吐出来,味道更加浓郁起来。

    王勤正欲离开,却又被叫住。

    “王哥别去了,我这儿有更好的,东家特意吩咐我好生保管给王哥带来,庐山云雾茶,这茶现在可不多了,好东西,东家废了老大劲才弄来的,怎么样?给弟兄们尝尝味儿?”

    说完从马车上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木罐子,在王勤眼前晃了晃,来来去去又是一阵齁气十足的风。

    素儿借故去找六儿去了,王勤的脸色开始发紫,一把从老黑手中夺过木罐,迅速转身就走。

    深吸一大口气,世界真美好。

    “很久没有喝过哥煮的茶了吧?你在此等候不要动,我给伙计们煮一壶,一起尝尝这庐山云雾茶的鲜。”脚步加快却不失稳重,硬是把绝望演绎成了兴致勃勃的样子。

    果然是高手!

    “好,就等王哥了!哈哈哈~”笑声爽朗,若不是带点味儿倒是可以多交流几句,这味儿有点儿猛,待久了,就连赵清河脑子都晕乎乎的。

    难怪另外的几个伙计的脑子不怎么灵光。

    赵清河带着剩下几个伙计赶着马车就往瓷行去,老黑确认不用帮忙后,坐在宅子门口的石阶下笑呵呵地等着王勤出来。

    东西已经清点过,货物的清单也交给了赵清河,等货物全都卸下来就是给钱的时候。

    四辆马车,每辆二十箱瓷器。

    干惯了脏累的活计,对于坐在哪里从来都没有特殊要求,给个石头就坐石头,没石头就直接坐地上,就算地上是一堆灰沙,坐下去都不带皱一下眉头。

    以前张府的大门修得就很阔气,恰巧挡住了炙热的阳光,留下一大片阴凉的地方,靠在门墙上,舒舒服服地打个盹儿,美滋滋。

    “好,就等王哥了!哈哈哈~”笑声爽朗,若不是带点味儿倒是可以多交流几句,这味儿有点儿猛,待久了,就连赵清河脑子都晕乎乎的。

    难怪另外的几个伙计的脑子不怎么灵光。

    赵清河带着剩下几个伙计赶着马车就往瓷行去,老黑确认不用帮忙后,坐在宅子门口的石阶下笑呵呵地等着王勤出来。

    东西已经清点过,货物的清单也交给了赵清河,等货物全都卸下来就是给钱的时候。

    四辆马车,每辆二十箱瓷器。

    干惯了脏累的活计,对于坐在哪里从来都没有特殊要求,给个石头就坐石头,没石头就直接坐地上,就算地上是一堆灰沙,坐下去都不带皱一下眉头。

    以前张府的大门修得就很阔气,恰巧挡住了炙热的阳光,留下一大片阴凉的地方,靠在门墙上,舒舒服服地打个盹儿,美滋滋。

    “好,就等王哥了!哈哈哈~”笑声爽朗,若不是带点味儿倒是可以多交流几句,这味儿有点儿猛,待久了,就连赵清河脑子都晕乎乎的。

    难怪另外的几个伙计的脑子不怎么灵光。

    赵清河带着剩下几个伙计赶着马车就往瓷行去,老黑确认不用帮忙后,坐在宅子门口的石阶下笑呵呵地等着王勤出来。

    东西已经清点过,货物的清单也交给了赵清河,等货物全都卸下来就是给钱的时候。

    四辆马车,每辆二十箱瓷器。

    以前张府的大门修得就很阔气,恰巧挡住了炙热的阳光,留下一大片阴凉的地方,靠在门墙上,舒舒服服地打个盹儿,美滋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