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暴雨下了半日才逐渐小下来,雨水未停,又淅淅沥沥接连下了三天,绵绵柔柔,甚是恼人,在半路上的货物耽搁了不少时间,中秋当日便是最后的时限了。

    总算是等来了一个不下雨的日子,赵清河早早地就到贡院去报到,要参加考试是要报名的,根据大汉的规定,还要缴纳一定的银两,来报名的人还是有很多,排到了大门口,贡院有东西两排号舍,是专门的住宿场所,号舍矮小狭窄,每一格只有七尺宽深,交了银两后就可以领三块木板,作为临时的床与案桌,简陋至极,有运气不好的会分到阴暗潮湿的号舍里,更是没办法忍受,两排号舍加起来就能够容纳下五六百人。

    大约一个月时间,大多数人是不愿意一直住在号舍里的,三块板子往各自的号舍里堆放起来,算是认了个位置,周围的客栈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又迎来了第二春。

    用了一早上的时间才把事情做完,赵清河闷闷地走在回去的路上,云雾已经散去,青石板上的积水被一点点蒸发干净,留下一块块泥渍,路上的人也逐渐多起来,不少人都往城外跑,这几日的雨下下来,田里的水该漫起来了,庄稼正是要成熟的季节,不能被淹,不然半年的辛苦劳作就白白浪费了,商铺的伙计们也开始忙碌起来,把货物抬出来晒晒,去除霉气,一个接一个的商队赶着马车也开始动身了,城门口来往人流比平日更多。

    心情挺复杂的,虽说解试之后还不用行阉,但是如果解试及第后,再往上继续参考就是必然的事情,到时候的情况就与现在大不相同了。

    在半路遇见李林,老头坐着轿子不知要到哪里去,八抬大轿摇摇晃晃,也有些时日了,木漆陈旧,看见赵清河,将他截下来,一个忙着衙门的公事,一个忙着照看自己的生意,叔侄二人已是好久未见。

    几句适宜的寒暄,李林关照了几句济风瓷行的情况,瓷行近几日的生意不算好,大抵是由于中秋节将近,大家都等着那一天大捞一笔,买二送一的方法使瓷器的价格与齐家的没有多大的差别,质量上确实好上不少,顾客们自然喜欢。

    李林对此也是很支持的,夸了几句赵清河脑子灵通,又叮嘱他谨防小人算计,初来乍到还是避着一些风头,商场如战场。谈及赵清河的老爹,早在几日前就已经递消息回去,几日雨水耽搁,今日放晴,中秋节之前应该能到。李林对久别老友得到来很是期待,等下就安排人赶着马车沿路去寻,马车总归比人走的要快一些,李老头看起来已经迫不及待了。

    大抵是还有要事要办,没多说上几句,二人就拱手道别。

    雨后琼州城倒也是清爽,回瓷行没什么事,这几日下雨小乞丐也不出来了,贾柯倒是在府里,情侣缠绵总要给他们一点二人世界。

    还不是过门的媳妇,整日往贾府里跑是不合礼数的,贾柯的父母算得开明,不在意沈心砚是风尘女子的过往,只要贾柯喜欢,以后能给贾家生养几个儿子,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沈心砚这几年在弦歌楼见过的人多了,形形色色,自知什么样的人该怎么去打交道,几次后就很少再去了,刚从弦歌楼出来,没有什么家底,城里的宅子又有贾柯的一份,就自然地住了下来,平日帮忙打整府宅上下,也还有条有理。

    在城中晃悠了半日,竟还听得有人议论济风瓷行的事情,多半是瓷器品质还可以,中秋节有意再去购置一些。

    买了些许糕点,临近日落才往回走,方才绕得兴起,等反应过来才发现离瓷行的距离有点远了些,恼人的很,说了很多次的学骑马的确要提上日程了,改日请人去选上一匹好马,不,要烈的,才有挑战性。

    又走了约莫半个时辰才回到瓷行,却见瓷行上下一片慌乱,看到赵清河,福顺一溜小跑过来:“东家,出事了,外面传话来,咱的货在城外被劫了。”

    ……

    脑子阵阵发痛,赵清河轻柔着太阳穴,闭眼思考。

    这算是什么?不是简单的山上的草匪,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敌意了,但是感觉很熟悉,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与村里的二狗子偷隔壁老吴家的小鱼干分赃不均,若不是赵海生教导有方,文人就要该有个文人的样子,两人差点就打起来,自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合作过,井水不犯河水,三年前二狗子竟是入赘到隔壁村的小地主家里,二人就此断了联系。

    就是那种感觉,有人在觊觎你手中的东西,他想夺过来占为己有,能够想象那个场景,护送货物的伙计们疲惫了一整日,丛林中水汽闷热,精神更是疲乏,眼看就要到琼州城,高高矗立着的围墙已经隐约可见,路上的行人也逐渐多起来,本以为劫匪不会在这种地方下手,神经懈怠之时,去从草丛里跳出来十几个大汉,寒刀威逼,手法不算娴熟,伙计们却也招架不住,有刀划破衣赏,眼睁睁的看着一整车的瓷器被劫了去,消失在密林里。

    赵清河努力回想着这一个月来每一件事情,想来的确还没有得罪过任何人,特别是那种有权有钱能够有能力雇人劫财的人,脑中没有任何印象,身边的人大家相处的都很好,更是没有理由来加害于身。

    孙胜海?虽然张家府宅最终是归了赵清河的手里,当时二人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关系,孙胜海出走琼州也不是赵清河的原因。那个黄爷就更不可能,谁会闲的脑抽风,去劫自己的货。除此之外,赵清河认识的人就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了。

    现在最庆幸的事情就是没有伙计被砍死或者砍伤,那些人应该也不敢下狠手,其他地方的确乱,琼州这一块有捕头梁子成坐阵,要想杀个人还是要掂量一番,打劫就不一样了,这个年头不被抢个一两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生意的。货被劫去的不多只有一车,不影响中秋节的活动。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么一马车货成本就六七十贯钱,该报官报官,还是要去麻烦一下梁子成了。

    ……

    第四天,求推荐票咯~晚点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