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很诡异,贾柯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的赵清河与往常大不一样,格外拘谨,一直窝在角落坐立不安。

    “你今儿到底怎么了,三天不睡的人也不是你这个样子啊?”说完还伸手摸了摸赵清河的脑门。

    “没发烧,难道小皇帝选美把你心仪的姑娘带走了?听说那个负责选美的官员眼光也不咋地啊,那个李寡妇你还记得不?就是咱上次在河边遇见的那个,就那老槐树的样子都被选上了,要被送到皇上面前,恐怕要一堆穿云箭过来把他给扎成刺猬,哈哈哈,以后上街看见谁像刺猬那一定是那个人了,哈哈哈哈。”贾柯自说自笑起来。

    赵清河的脸在抽搐,要不是说出去会引来大祸,他一定要站起来掐死贾柯。

    你才是刺猬,你全家都是刺猬!

    贾柯肚子笑到痉挛,考虑到沈心砚也在场,才没有倒在地上打滚,费了很大劲才停了下来,细汗星星点点地覆盖在额头上。

    他一把拉过赵清河,搂住他的脖颈道:“别丧着脸了,就跟说你一样,待会儿卖张鑫的鑫源酒楼说不定咱二百两银子就能拿下,岂不美滋滋。”

    目前三人能够承受的最大价格就在四百两之间,酒楼就摆在那里,没得假,保底估价也是三百两,楼底下一个个都是珠光宝气财大气粗暴发户的模样,一个个比老鼠还要精,要真的想二百两拍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赵清河知道这是贾柯为了舒缓他的情绪才说的玩笑话,一点都不想笑,酝酿了很久才挤出一个笑起来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来回应贾柯,还带着两个令人抓狂的字从牙缝里挤出来。

    “呵呵。”

    …………

    官卖正式开始。

    “第一件物品,珠母海血珍珠,底价一百贯,每次加价五十贯!”

    大汉国盛产珍珠,采珠业发达,雷州珠母海是产珠最多的地方,过去还设有专门的采珠机构,乾化二年,募采珠卒两千人,专门从事采珠。

    采珠的方法很简单,但是极度残忍,将巨石绑在脚上,利用巨石的力量潜入水底,采老蚌割珠。因为水底情况多变,经常有人在采蚌过程中死去,沉尸海底,这种以命换珠的方式才换来了大量的珍珠。

    在无数的珍珠里,有一个极为罕见的种类,就是深海血珍珠。

    血珍珠成珠比普通珍珠成珠要难好几倍,又嗜血,常年生活在深海海域,采珠人不可能达到其所在的深度,要想获取血珍珠,只能将血液裹在油囊里,用长索捆住,沉入深海,血蚌闻到血腥味就会上浮吸食油囊中的鲜血,最终被钓起来。

    血珍珠不仅仅可以做身上的配饰,而且也是一味珍贵的药材,可以清热解毒,还能安神镇惊,因为它本身就很稀少,加上采珠困难,花费心血采到的血珍珠基本上都被进贡给皇上,留存于民间的就十分罕见。

    血珍珠竟然被拿出来官卖,立刻引起众人的一片哗然。

    二楼的雅间设置很巧妙,坐在桌前就能由上而下看见台上的血珍珠用丝绸承住,放在一个镂空花纹的木盒之中,凝重结实,浑圆莹润。

    “血珍珠也分优劣好坏,这一颗血珍珠大小比平常的珍珠都要大一号,色泽红艳,玲珑剔透,少说也要值五百贯铜钱,没想到能够有幸亲睹这种上等品质的血珍珠。”贾柯道。

    赵清河家在的小渔村有时候也会有渔民捕到蚌采到珍珠,都差不多几粒米大小,这一颗血珍珠的确要大上许多。

    与楼下散座叫价不同,雅间窗口前面与蜡烛相对有一面小铜锣,每敲一次就相当于抬一次价格。

    赵清河与贾柯没有敲锣的意思,花那么多钱买颗珠子回去没什么用处。

    “一百五十贯!”楼下立刻有人出价。

    “两百贯!”

    “三百贯!”

    价格一路攀升,叫价的人也越来越少,孙胜海将价格叫到了六百贯之后周围几乎没了声音。

    就在孙胜海洋洋得意准备将血珍珠收入囊中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孙胜海听起来极为刺耳。

    “咣……”

    一面铜锣响了起来。

    “四号房出价了,六百五十两贯了。”贾柯道,他一直在关注着价格,六百五十贯的价格还在预期之内。

    六百五十贯是什么概念,一贯铜钱就重六公斤,六百五十贯要用几辆马车才能拉动,用几两马车的钱就为了买这么一颗不到一两重的红珠子足以看出血珍珠的珍贵。

    距离很近,很容易就听出来是隔壁传过来的。

    赵清河贴着墙壁,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不知道隔壁到底有几个人。

    孙胜海诧异地抬头瞄了一眼四号雅间,只能看见空荡荡的窗户以及窗框上挂着的铜锣,显然没有想到这个价格了还有人往上加。

    孙胜海没有想到这个价格还会有人往上加,索性一咬牙一跺脚大喊:

    “七百五十贯!”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孙胜海身上,一次性加了一百贯,一百贯,有的穷苦人家一辈子都用不了一百贯。

    孙胜海得意地看向四号雅间的窗口。

    没想到吧!

    众人的目光也继而转向楼上。

    四号雅间不负众望。

    我想到了!

    一只小锤从屋内冒出头来,重重地砸在铜锣上。

    “咣,咣!”每一下都砸在了孙胜海的心头。

    两声!八百五十贯!孙胜海唰地站了起来。

    不管是目光还是气势,已经全部落在了四号雅间的小锤上。

    八百五十贯完全超过了血珍珠应有的价值,也超过了现场所有人的预期。

    现场轰得一下炸开了锅,一片嘈杂,不停地交头接耳。

    孙胜海在众目睽睽之下很没面子,到嘴的肉就这么飞了,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放弃加价。

    四号房的主儿既然有实力坐雅间,人家的底子绝对厚得无法想象,就连两声铜锣敲得都是这么毫无压力。

    最终,血珍珠毫无疑问地被四号雅间的主儿收入囊中。

    这才刚刚第一件东西,现场的气氛就被推向了高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