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很欠揍!

    如果叫曾老三知道赵清河内心中在哭穷,可能他会跳起来反手就是一个坂拦锤,接着抄起旁边的大榔头,给赵清河来一次力量的碰撞,再用他的粗糙的大手与赵清河白嫩的脸为友谊鼓掌。

    选择真的很难。

    赵清河久久得不出想要的结果,默默的看向贾柯,此时贾柯的脸像极了一块小银饼。

    赵清河的表情贾柯见过!就在弦歌楼的时候,熟悉的眼神,没沾染任何风尘,只是钱,全是钱。

    他早就没了在小渔村的雄心壮志,看着李林每天坐在府衙中,从早到晚都在忙,忙的却都是乡里乡亲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当什么官嘛!当官多没意思。

    被铜臭味腐蚀内心的感觉很舒服,像一碗烈酒从嗓眼滑进胃中,火辣辣的感觉,却很舒服。

    如果早点从小渔村走出来,不说十年,早个五年现在自己都可以坐在小板凳上数钱了。

    后悔,极度后悔。

    赵清河决定实地再看看各个商铺的具体情况,毕竟只到位了贾柯的四百两银子,顾潇睿还没回来,不能乱花钱,别到最后倒卖瓷器变成了倒卖房产。

    临走,贾柯掏出一贯钱,递给曾老三,叮嘱曾老三给雪儿找一位好先生,学学写字读书,再到城中的药铺抓几副好药给黄乔月。

    曾老三的确是需要这一笔钱,贾柯的举动无异于雪中送炭,稍微犹豫后就将钱收了下来,承诺会慢慢还给贾柯。

    离开曾老三家,二人直奔中城而去。

    …………

    中原尚未统一之势,岭南与南海已得几十年的安宁,国家并不是在苟延残喘,虽然上面混乱,但是百姓过的也还过得去。

    再说千里外的皇宫中,还有钟允章等众多贤臣固守在位,国家走势不一定就是往下的,赵清河心觉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

    正值贸易大开放,民强国富也是国家实力的一部分,国民富足了,国家才能有钱。

    所以赚大钱不失为曲线救国的好办法。

    可惜,钱与权不可兼得,总要失去一样,一般人怎么会和自己的命根子过不去,好歹也是身上的一块肉,掉了多心疼。

    当然,也有例外,有的人就很不一般。

    途中有河,河水清冽,是从城外的高山上流下汇聚而成,平时城中居民会采河中之水洗衣做饭。

    河上有石拱桥,连接着左右两边,桥面狭窄,一次只够两个人一起通过。

    “看!桥上有个女人!”贾柯眼尖,指着拱桥上方。

    赵清河忙着赶路,埋着头往前走,看都不看一眼:“桥上要是没人,建这桥是为了好看吗?”

    “不是!她跳下去了!”贾柯着急,撒开腿三步并一步就往桥上跑去,赵清河没看见有人跳河,却也慌忙跟上去。

    二人从桥上探头往下看,河水流速很缓,没有看到任何人,却有一处从底下直冒泡起来。

    是有人沉下去没错了,贾柯开始脱衣服准备下去救人。

    “你会水吗?”赵清河拉住他,这河水不知深浅,不会水下去同样上不来。

    “管他呢,我命大淹不死!”贾柯道,话说间已经只剩下一件薄衣。

    “得,您省省吧。”赵清河无奈地道,拉住贾柯,解开外面的布衣,纵身一跃跳进河中。

    贾柯自幼生活在襁褓之中,含在嘴里都怕化了,怎么可能会水,赵清河就不一样了。

    赵清河跟他的父亲出海打过渔,掉进水里过不知多少次,那可是海,波涛汹涌,暗流涌动,是这小小的城中河比不得的,自然是不在话下。

    赵清河跳下去以后,水面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冒泡,瞬间没了踪影,河面逐渐恢复平静。

    半晌不见赵清河上来,贾柯着急,周围许多人围上来看情况,几个大汉已经赤裸着臂膀准备跳下去救人。

    这时,不远处的水面下浮起了两张人脸,贾柯慌忙指着方向道:“这里,在这里!”

    几个大汉听闻,纷纷扑通扑通地跳了下去,溅起巨大的水花。

    一个女子从水面中浮起来。

    “快!快!”贾柯不停指挥着。

    女子已经一动不动,嘴唇发白,妆容已花,头发披散着,凌乱不堪,依稀可见碎发之下的柳眉杏眼,小巧可人。

    两个大汉一左一右将女子架在肩膀上,一同向岸边游去。

    明明看到了两张脸,赵清河却还没有露头出来。

    贾柯紧张地盯着水面,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剩下的几个汉子不时地将头埋进水里看。

    该不是被水鬼收入麾下了?

    蓦的,一只手从水面窜出来,手指之间紧紧地夹着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赵清河猛然从水里一跃而出,脸上写着兴奋与开心,还带着些许激动。

    “看!我在水底摸到了三个铜板!”说完还扭扭手,对着贾柯炫耀一番。

    贾柯一口老气差点没拉上来,水面上的几个赤膊大汉满脸嫌弃,头也不回地爬上岸去。

    赵清河爬上岸,有路过的医馆大夫正在救治,好在落水时间不长,很快女子就有了苏醒的迹象。

    贾柯与赵清河围上去,眼前的女子越看越眼熟,相视一眼便惊讶地同时喊道:“孟雨瑶!”

    孟雨瑶不是别人,正是张鹏举的内人,与张鹏举相处的几日见过几次,温柔贤惠。

    是不小心踩滑落进各种,还是真的想不开投河自尽?

    两人很狐疑,不少问题要等着孟雨瑶醒过来才能问。

    在众人的帮助下,孟雨瑶被抬到一树下,直立而坐,腹中的积水被一点一点咳出来,眼睛微微睁开,腿上的肉还在抽搐。

    孟雨瑶紧紧地皱着眉头,很难受,不仅仅是因为溺水无法呼吸难受,感觉还有种难受是发自内心底的。

    睁眼便看到了赵清河与贾柯,孟雨瑶嘴唇微张,弯腰又是一阵猛吐。

    两人无语,我们看起来就这么恶心,不不不,一定是他看起来恶心,随即又互相对视了一眼。

    恩,对,就是这样。

    孟雨瑶许久胃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吐出来,方才直起身,双眼泛红,一股清泪瞬间随脸颊滑落而下。

    “我家鹏举,鹏举他要以刀净身。”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