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破个案子好简单呐!自己真的好聪明呐!

    梁子成把赵清河一个人扔下就跑得无影无踪,从张府到府衙上梁子成快马只用半柱香时间,现在走回去再怎么也要走个一个时辰。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不知道给我留匹马。”赵清河百无聊赖地走在大街上,心中不停念叨着。

    算了,反正也不想回府衙去盯着石老头子看他写字,况且自己好像也不会骑马……

    不如就一个人再逛逛这琼州城罢,一个人在琼州城大街上瞎晃悠,很长时间没有静下心来温书了,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像一个游手好闲,四处乱逛的纨绔子弟。

    “也不知道贾柯又躲在哪家赌场或是茶坊里了。”方才半日,赵清河望着街上人流涌动,对那贾家大少爷竟然有些心心念念。

    也罢,几日来都是同他混迹于楼阁之间,此时无事倒也能游于坊市之中。

    南汉各代皇帝对于外贸都十分重视,频繁的商业贸易往来使得坊与市之间的界限逐渐变得没有那么明显。

    赵清河背着手,走几步左顾右盼地看了半天,字画古玩,文房四宝,象牙犀角,珍珠玛瑙以及各类生活用品什么都有。

    除去官方命令禁止的东西,似乎什么在这里都能看到。

    街上除了汉人,在街上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波斯人,金发碧眼,都是来琼州做交易买卖。

    赵清河闲逛一会儿,对一些小器物感到好奇,很快就提起兴趣来,倒不是什么珍贵的玉石珠宝,而是一些玻璃珠子,晶莹而剔透。

    人流来来往往,心思从这些小物件中移出来,赵清河才感觉到原本杂乱的人流突然顺着一个方向同去。

    那是一间小楼阁,上下二层,古色古香,灰顶黛瓦,由内而外透露出清雅的韵味。

    “这位兄台,不知这阁楼中是什么,大家都聚往这里?”赵清河拉住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恭声请教。

    “这你都不知道?刚来琼州城吧,“弦歌楼”的乐艺大家沈姑娘琴音曼妙,数十日不能听得一次,今日有幸弦歌楼少有地请沈姑娘到大厅演乐,才能有机会前来品赏一番。”话未说完,那青年便急不可耐地匆匆离开,向着弦歌楼小跑而去。

    听闻沈姑娘不仅是琴音曼妙,她本人也是绝代佳人,也绝对是最难得一见,很多人一掷千金就为了一睹沈姑娘的芳容,而往往见过之后便一见倾心。

    弦歌楼的演乐大厅狭窄,容纳不下太多人,索性就将门关住,不让任何人进去,围观的人就站在门外,熙熙攘攘,赵清河也跟上去。

    周围嘈杂拥挤,人声喧闹,赵清河过来时已经站在了最外圈,想来很难听清楼阁里的声音,围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看来还是没有这个福分听到传说中的天籁之音,不免有些失望。

    正欲离开,弦歌楼中突然传来一声拨弦之音,空灵苍古的琴声像深山里的秋谭水落的声音一样清脆,没有杂音掺杂,在人群中回荡。

    所有人听到琴声之后,不约而同地立刻安静下来,摒气凝神看向弦歌楼,似乎沈姑娘就要从里面走出来一般。

    “好琴!”赵清河即便不懂琴,也能感受到琴声的与众不同。

    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

    故作《高山流水》!

    稍作停顿,楼阁中悠悠传来的就是这一首大家熟知的古琴名曲,曲调舒缓,拨弦之声如高山般延绵不绝,又如泰山般高峻,曲调激昂,若江河奔腾浩荡不息,空灵悠扬,又若过尽千帆之后的舒畅。

    琴声悠扬婉转,那琴声似乎不是传进众人耳里,声声不绝全落在心上,空旷而豁然。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许久众人方觉怅然若失。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生难得几回闻。”赵清河还回味在刚刚的琴音之中,默默感叹道。

    曲终人不散,围观的人都还意犹未尽,似是期待,却不见楼阁中再有任何动静。这是沈姑娘亲自定下的规矩,但凡到大厅演乐,只奏一曲,不会多也不会少。

    稍时,弦歌楼的门被打开,开门走出来的人身穿丝质花袍,艳色绣鞋,脸上抹着浓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是弦歌楼的女掌柜蒋妈,将近四十岁,仍然扭着身子,手拿丝巾,甩向门口的人。

    “听完了给钱,给钱给钱!没钱?没钱听什么琴?哟,这位官人一看就是达官贵人,出手阔绰。霍,这位爷您吃得那么富态一个铜板也好意思拿出来。”

    蒋妈话语犀利,见人就拉着不放,身后跟着一个小伙计,拿着个空盆就开始收钱,开始一手拿到两手端再到后来横腰环抱,装得盆满钵满,加起来大概能有两三贯的样子。

    看着盆里的逐渐冒起尖来,蒋妈刁板的面容慢慢地堆起笑容,脸上的厚粉大块往下掉。

    “一曲,就一曲!今天不会再多了!我们家沈姑娘哪里是你们这班老男人想见就见的,人家沈姑娘可是清倌,要见什么人,什么时候见都要看她的心情。”能听出来沈姑娘在这弦歌楼中的地位不一般,至少不像其他人一样不能掌握自己的生活。

    “除了沈姑娘,里面还有很多漂亮姑娘的,吹拉弹唱,琴棋书画什么都会,包您满意!”蒋妈忙于收钱之际,不忘了继续招揽生意,不能只靠沈姑娘一人就要撑起整个弦歌楼,里面也不乏高质量的人。

    人群内一阵骚动,一个高出常人半个头的波斯人从中挤出来,来到蒋妈跟前。

    蒋妈个子不高,站在这波斯人面前只能仰头看他。

    波斯人塔巴斯,是随同商队来到琼州落脚,最终要往兴王府去。

    塔巴斯俯视着蒋妈,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琴是何人所谈,叫她出来见我。”

    蒋妈一声娇笑,手帕一飞,道:“这位爷,想见沈姑娘的人都在这儿排着队呢,沈姑娘今儿累了,暂不见客。”

    塔巴斯不说话,从怀中掏出一贯铜钱,摆在蒋妈眼前。

    蒋妈蔑笑,区区一贯钱,还真当老娘没见过钱。

    见蒋妈不以为意,塔巴斯又接连掏出两贯,堆放在伙计的盘子里,一字一顿地道:“沈,我要见她。”

    不知这波斯人是疯了还是傻了,三贯钱只为见沈姑娘一面,周围人都觉得吃惊不已,蒋妈却仍然熟视无睹,琼州的富商大贾们给的比这从来都是只多不少。

    蒋妈挑了挑眉,丝巾向后一甩,头也不回地向弦歌楼走去,身后的伙计自然知道什么意思,将三贯铜钱从盘中取出,递还给了塔巴斯。

    塔巴斯愣在原地,随即愤怒起来,哪里被这等轻视过,上前两步便一把抓住蒋妈的肩膀,蒋妈吃痛,娇柔地叫了一声,四周围观的男人们纷纷为这一声引得兴致勃勃。

    塔巴斯着了魔一样,才不管这些,抓着蒋妈就不放,道:“十贯,她跟我走。”

    蒋妈也是动了真怒,来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往来彬彬,从未见过如此粗鲁之人,也是丝毫不惧,道:“沈姑娘从来不会见无礼之人,你再不走我就报官了。”

    塔巴斯听闻,抓住蒋妈肩膀的手一下子松开来,蒋妈终于舒缓了一口气,气未吐一半,又一口吸了回去。

    只见塔巴斯闷着头就往弦歌楼里冲,蒋妈始料不及,没有拦住给他冲了进去。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赵清河也跟着众人围了上去,一是想看看这事怎么解决,更重要的是想趁机看一看沈姑娘的绝世芳华。

    伙计在塔巴斯进去后拼命地堵住了门口,生怕又有愣头青钻进来。

    从外向内看,一把孤琴立在正中,琴的一头被拦腰折断,露出已经变得陈旧的茬口,琴弦位置被稍作调整,仍然能依着这断琴弹出绝世之曲。

    不过琴前的人并不是沈姑娘,被赵清河一眼认出来。

    “贾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