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李大人客气了,深夜打扰,还请大人不要怪罪。”赵清河与贾柯两人同时躬身执礼。

    “哪里哪里,快快请进。”言罢,李林赶紧伸手将府门又推开一些,将二人请入府中。

    刺史府不大,穿过前院便来到正厅内,三人跪坐在毡垫上,管家王勤端来茶水放在三人的右手边,轻轻拘礼,退到了门外等候。

    “不知贾少爷有何事,这么着急的来找老朽?是酒庄的事,还是……”李林也不客套直接问道。

    “大人,今日冒昧前来既不是酒庄的事,也不是我的私事,我是陪同这位朋友前来的。”贾柯如实回答。

    李林双眸之中略显疲态,眼角干涩,不时地眨着眼睛,倒不是他不耐烦,实在是太累了,今日正值解试前期,又临先帝驾崩,琼州城中不知觉人又多出了一半,人多了需要管理的事情也就多起来,比如州民的安全,市场的秩序,人口的管理都要逐一安排。

    赵清河察觉到王林疲累,已经接近二更,也便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家父托晚生给刺史大人带信,晚生不敢怠慢,多次打扰,望大人见谅。”

    说罢,赵清河手伸进怀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淡黄色的信封,上面用楷书工工整整地写着“琼州刺史大人王林亲启”,信的封口用火漆封住,上面方方正正地印着一个“赵”字。

    只是一眼,李林眉宇间的疲劳感顺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激动与期待。

    “敢问令尊如何称呼?”还未拆开信封,李林便问道。

    “家父姓赵名海生。”赵清河如实回答。

    “赵海生。”李林默念道。

    李林将信从赵清河手中接过,枯瘦的手指轻抚已经干透的火漆,微微颤抖,双眼竟然有些湿润。

    信上火漆传来的熟悉感,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以及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大有四年,南汉国治下爱州杨廷艺起兵造反,攻打交州刺史李进,李进逃归,这件因为牵扯进来的人甚广,数年未平,其中就有当时的兵部主事赵文成。

    赵文成时年三十岁,与李林交往甚好,可以说得上是管饱之交,二人的才能出众,而立之年正是处于仕途上升时期,平步青云,二人在朝堂之上也从不参与党争,独善其身。

    但是朝堂上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不是你作为中立方就可以完全避开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有时候刚正不阿的、心志坚定的人反而会成为多方众矢之的,就在杨廷艺造反这一年,赵文成遭遇奸人陷害,实属无奈,赵文成便带着怀胎八月的妻子连日颠簸,逃离兴王府。

    好在当时朝廷上下纷乱,皇帝的心并未放在这上面,而且自开国以来就重文臣轻武臣,精锐之师又被派往了交州平定叛乱,派出追拿赵文成的都是一些二流兵士,赵文成一家才得以侥幸逃脱,府中家眷也四散而离,抓到的小部分被全数处死。

    自此以后李林就再也没有得到过赵文成一家的消息,不知道他们逃亡到了什么地方,也不知是死是活,而自己也多少受到了牵连,被派渡海到琼州当了二十年的刺史,仕途止步于此。

    朝廷一天比一天混乱,国家一日比一日衰弱,虽然远在琼州,但李林看得清清楚楚,即使有忧国忧民的感慨,再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心,远离朝堂纷争未必不是件好事,至少现在自己安稳地活到了五十多岁。

    虽然不能确认这封信是否是真的出自赵文成之笔,但是李林早已激动得不知如何言语,毕竟这是二十三年来第一次收到故友的消息。

    赵清河与贾柯不知李林为何这般表情,又不敢打断,静静地看着李林慎之又慎地拆开信封,舍不得弄坏半分,将里面的信拿出展开。

    一会儿过后再看李林,已经是热泪面框。

    “李大人......”赵清河刚想询问,却见李林摆了摆手,从怀中掏出一条深色的旧手帕,擦拭着眼角的泪痕。

    李林已经足以肯定赵清河的父亲就是当年的赵文成,还是想再次确认,向赵清河问道:“清河,你今年贵庚。”言语之间,称呼都更亲近了些。

    赵清河道:“已二十又三。”

    “二十又三,那就真的没错了。”李林将书信按照之前的折痕收好放进信封中,信纸薄而脆,每一个动作都慎之又慎,生怕折坏分毫。

    李林站起身走到门口,看向南方,心情悲怆,苍老的面容上老泪纵横,佝偻的后背却更加挺直,不禁自言道:“二十三年了,老朽在这琼州做了二十年的刺史,却不知道你我如此相近,你也何等忍心弃我一人于此。”

    “李大人....“

    赵清河站起身来,走到李林身后,沉默良久刚想说话便被打断。

    “你的父亲曾经与我共事于朝堂,是我情同手足的兄长,即便文成已不再朝中,再叫我大人也不合适了,你大可叫我一声叔父。”李林转过身道。

    “叔父。”赵清河身形稍低,行的是晚辈礼,虽不知赵海生在信中写了什么,但从李林的言行之中就能够得出,自己的老父亲一封信就给自己找了个刺史叔父,就连堂中的贾柯看在眼里也是啧啧称奇。

    刚刚还是个不起眼的穷书生,一转眼就成了一州刺史的大侄子,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从此富二代要傍上官二代了。

    听到赵清河的一声叔父,李林又是双眼一红,稍微稳定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笑道:“哈哈哈,倒是叔父失态了。”

    重新审视赵清河的容貌,五官清晰,清新俊逸,玉树临风,李林不由得伸出右手拍拍赵清河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像!哈哈!颇有你父亲当年的风范。”或许是很久没有亲近的人,赵清河这个大侄子是越看越顺眼。

    “王勤,去收拾两间客房,天色不早了,今日二位就在我府上住下吧。”话罢,王勤便离开前去收拾屋子,客栈的条件再好也不能比得过这刺史府,李林又怎么舍得让自己刚相认的大侄子又回到那寒酸的客栈中受苦。

    李林沉寂已久的心似乎在这一刻又重新被点燃,他甚至渴望重新开始另一种生活。

    “当年我与你父亲真可谓是亲同一家人,如今家人找到了,还当什么官,待明天我就去面见圣上,辞去这官职。”

    功成飒踏佛衣去,江湖尤闻侠客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