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新帝刘鋹登基,改年号大宝,从即日起就是大宝元年,刘鋹与朝臣商谈数个日夜,最终决定承袭先帝在位时的旧制,同时开科举士,广纳贤才。

    当然这是平民百姓们对新帝继位的幻想,但事实就在于,新帝刘鋹受到群臣谏言,最终觉得太麻烦,才下旨告世:遵循旧制。

    “遵循旧制。”仅仅四个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想做官,你懂的,不用再去看其他文字,多少人的幻想就此破灭,顿时四处烟火缭绕,鬼哭狼嚎,有人在烧书,有人折笔,有人拥抱互怜,有人捶胸顿足:“朝堂无我,吾国必亡矣!”,更有人握起手中的刀,毅然地看向自己双腿之间。

    一时间,所有的客栈走空了一半,酒楼一反往常地冷清,春香楼的男欢女笑之声也小了下去,赌场的庄家蹲在门口默默哭泣......

    科考是不可能科考了,这辈子都不会科考了,教书又不会,经商又没钱,只能偷隔壁老吴家的咸鱼出来卖了换酒喝了,这辈子就这样了。

    赵清河心中难免失落,坐在树下等着其他人,手中拿着一根树枝在沙地上画圈圈,琢磨着临走前要从贾柯哪里骗两坛桃花酒回去。

    想谁谁来。

    “得,清河兄,这次你还真得跟着我去酒庄打杂了,一个月一百文怎么样?我让我爹帮你安排一个闲差,包吃包住。”贾柯终于从人群中跻身出来,身上衣服凌乱不堪,头巾散开,长发披肩而下。

    “呜哇!你说学学学!有甚用?到头来兰儿也没了,只剩下这身肥肉与我相依为命了。呜呜呜。”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期间夹杂着凄惨的哭声,邹康得到这结果竟是一下子没忍住,当场哭了起来。

    “邹兄,人家兰儿小姐是正经地主家的千金,门当户对可不仅仅只是一句话,早放弃,早做打算,日子长着呢。”贾柯不知道李家千金什么样,但是以邹康这三百斤的书生是绝对受不住的,就算那千金要嫁个三百斤的人,这人也得是地主家的少爷,猪肉和牛肉没得比。

    “千金怎么了,千金不过折合一贯钱,等我攒足十贯就去李家提亲去,让那李老头瞧不上我。”想起李家的冷言冷语,棍棒要挟,邹康再次红了眼眶。

    “那你现在有多少钱了?”贾柯又忍不住问道。

    “一贯零一百三十八个文钱。”

    “那你可别耽误着人家姑娘了!”

    两人争论间,跟在身旁的张鹏举表情严肃,像极了客栈门口卖瓜的面瘫大爷,他看着那些烧纸焚书的人,忿忿地道:“都是些唯利是图的人,家国兴衰不需要你们来定夺,不愿意牺牲怎么能成国之栋梁。”

    贾柯听出来端倪,这二愣子平时话不多,关键时刻挺会做傻事,慌忙劝道:“鹏举,报国不止做官一条路,你是有家室的人,别想不开啊!”

    参加科举考试了又不一定能高中,高中了就要被阉,被阉了又不一定能做官,做官了又不一定能做大,做大了又不能当皇帝,所以说还是皇帝好啊!出生就能高人一等,还不用担心子孙后代香火被断。

    “哼!不用你管!”张鹏举话罢便拂袖而去。

    “唉,脾气还挺大。”贾柯深叹一口气,现在正常的大概只有自己了,看来有钱还是好的,是要改一改这不喜欢钱的坏毛病了。

    ......

    贡院外,原本热热闹闹,如今却少有人经过,除了一些铁了心要科举做官的人和一些观望情势的墙头草,大多数人都已经离开了琼州城。

    赵清河终于得到了与刺史大人见面的机会,这还是多亏了贾柯,不然自己留在这琼州城中,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贾家酒庄每年都要向琼州官府大量的赋税,直接带动了琼州的经济发展,这点面子刺史还是要给的,况且那刺史李林对贾家的酒可谓情有独钟。

    刺史府门外,赵清河直挺挺地站在门口,脚下摆着两坛酒,坛口用红纸封住,上面用黑笔大大地写着一个字“贾”。

    漫长的等待,似乎等那管家进去通报已经很久了,赵清河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官,心中还是有点小紧张。

    “你哆嗦什么,琼州这天什么时候冷过?”贾柯陪同而来,站在一旁问道。

    “我……晌午吃多了,运动一下。”傻子才会承认自己紧张。

    “早说你认识刺史啊,害我三番五次来找,搞得人管家都不想见我了。”赵清河眼神哀怨,看着贾柯。

    “你又没问,整天神神秘秘往外跑,谁知道你会来找刺史大人。”贾柯也是白眼一翻,毫不客气地说道。

    琼州刺史李林,年近六十,忙完大小事情以后方才得休息片刻,换下官服,一身轻松。

    稍作梳洗,来到床榻前准备休息。

    “老爷,门外有一书生求见,自称赵清河。”管家王勤在屋外恭声道。

    “书生求见直接回拒了就是。”李林有些烦累,直接回绝。

    自大有四年来,与自己同朝为官的好友死的死,归隐的归隐,只剩下自己还在坚持,但是官越做越小,从朝廷要员被慢慢的贬到了这琼州刺史,官级四品,眼下朝廷一年不如一年,父母官也越来越难做,自己独自一人,身后没有后盾,独木难支,逐渐有了去职还乡之心。

    书生来访,无非是想表达对朝廷官制的不满,表达自己的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办法,若是以前还好,现在自己在朝堂早已没有什么话语权了。

    “这位书生前几天来了几次,今日已经是第五次了。”王勤道。

    “前几天就来过?”李林狐疑,本来已经半躺下,又重新直起身来。

    几次来访,而且是在布告公布之前就来过,如此执着,莫非是有什么冤情?可是冤情不应该上报衙门吗,怎么会来到府中。

    “同行的还有别人吗?”李林再次问道。

    “有,贾家酒庄大少爷与其随同而来。”王勤如实禀告。

    李林坐着的身子立马站了起来,干脆利落,匆忙穿上衣服,胡乱套上鞋,退门而出,对着木讷的王勤就是一通臭骂:

    “不分主次!”

    在他眼里,书生在其次,贾家来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李林快步走到门口,小心翼翼地亲手将门打开。

    “贾少爷深夜亲自登门,有失远迎,老朽怠慢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