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谲云诡_冕旒之战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们曾说我是一个应该生而灿烂的人,我也是这样觉得的,我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向阳光处奋力生长,但所有故事都有但是,黑暗的阴霾来的太快,我甚至来不及去迎击,就来到这座炼狱,被迫成长为小丑。

  ——05

  小丑的表演是需要假面的,他们需要带着“假面”去一次次登台,完成那些让人捧腹大笑的表演。

  可“天国集中营”的所有人都知道,S区的小丑惹不得,即使她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外表甜美的萝莉。

  因为没有人见过她真正的模样,甚至不明白她的性别,但她性格的恶劣和扭曲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她以戏耍任何人为乐,她的认知里连基本的善恶也分不清。

  这样一个随心所欲,为所欲为的人太过于可怕,尤其是在这个人拥有了超乎常人的力量。

  在暮槿撤去威压的那一瞬就站起来的05,看着继04之后的一个个破茧者走到暮槿的脚边歌颂自己所谓的忠诚。

  他们眼角嘴角的阿谀奉承着实让人作呕,太像一条摇着尾巴的狗了!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刚上任的王,确实让她惊喜交加,此刻她表情淡漠,而现在站在她王座身后低眉顺眼的04和歪头邪笑的08也一言不发,震慑全场。

  她可以说是一头怪物,她也会是05我最好的玩具,我要得到她!

  想到兴奋处,05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她看起来似乎是无数人的叠影,让人看得不真切。

  突然斗场涌入一大群荷枪实弹的狱警,带头步履匆匆的那位领队还是暮槿的老朋友——阿道夫,不同于初见时的运筹帷幄的气场,他脸上的急切真的很明显,连一头金发也微微散乱。

  “暮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看来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危险。”

  暮槿对于阿道夫热情的招呼就连眼皮也没有抬起。

  “看来,我们特情处的大众情人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是博得女士欢心的。”

  一道温润如暖阳的声音传来,斗场的破茧者都朝声音的来源望去,发现大门口的狱警自动分成一排,给那名说话的男子让位。

  说实话,他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放在人群中无法让人一眼认出,更不要有些狱警长得比他还要端正帅气,这真的很不符合刚才他们对于温润嗓音的主人样貌的联想。

  这名男子悠然自得得行走在狱警中,他的身后便是亚尔曼和当初押送暮槿去牢房的黝黑大汉。

  “伯特,当初既然是我发现的人,上头也允许我对她实行跟进工作,那我就是她的负责人,你还是站在一侧,那样才比较不那么让人讨厌。”

  阿道夫毫不客气回怼。

  “哦?我的朋友阿道夫,你误会了,我当然不是来干涉你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说到这里,伯特转头看向了场中坐在王位上,一直低头的暮槿。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站在斗场的入口附近,所以并没有触碰到长在斗台和看台上的黑玫瑰,只是对于这无故长出来的黑玫瑰感到好奇而已,却不太敢上前试探。

  “真可惜,当初急急赶去的不是我,不然定是场愉快的邂逅吧。”

  伯特从黑玫瑰瞥到暮槿,继续说道:“初生的王啊,我是特情处的伯特,很激动能在此刻与您相见,大家都称呼我叫,特情第一人,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称呼我为伯。”

  阿道夫看着一脸作态的伯特,皱了皱眉毛,再望向暮槿,不禁抱怨上头颁布的苦差事。

  眼下可以说是所有人都看着暮槿,全场一片寂静。

  暮槿在所有人漫长的等待中,终于动了。

  她站了起来,转身看向入口的人,就在她转身的那刻,她的全身燃烧起一顿黑焰,将她整个人淹没,再迅速地绽放,消失,场中的黑色玫瑰也全部慢慢枯萎,然后化入泥土里。

  暮槿身上的伤痕早在破茧时就完好如初了,现在她身上的衣服变成了那件黑色卫衣和那条黑色运动裤,她的长发虽然快速地长到了腰际,但发色和眸色恢复成了黑色。

  暮槿一手插裤带,一手带上帽子缓缓向入口处走去,帽子的遮挡下是能让人看见她精致的下巴,04和08紧随其后。在后面便是刚才急着效忠的破茧者们了,独留部分破茧者茫然看着自家的主人,而这剩余的8个主心骨,只是默视着暮槿离去的背影。

  “我可没有说过你能走,0,你要知道你犯规了。”

  阿道夫看着朝他步步紧逼的暮槿,在错身的瞬间抓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离去。

  “那些人可是自愿的,而且我怎么会滥杀无辜,还是你们怕了?”

  暮槿淡淡的质问,阿道夫一僵,再回神时,暮槿已经离开了自己能够阻拦的范围了。

  “快阻止她!她不许离开!”阿道夫大声命令着远处的狱警。

  “别拦我,我会生气的。”

  暮槿快速而灵活地穿梭在企图抓去她的狱警中,不咸不淡得警告道。

  恰逢此时一名鹰钩鼻男子朝她扑去,看他身影竟然也不输于暮槿,看来是名大将啊,阿道夫已经开始满意地等待接下来暮槿被扑倒的景象,阿奇尔的身形可是一流的,是他特意请求上级将他调遣过来的,暮槿她肯定逃不过去!

  但任何事情都是有意外了,更何况是在暮槿身上预测事情。

  暮槿没有停下自己前进的步伐,但当阿奇尔碰触到她的身体时,暮槿的身体如同泡沫一样快速破碎,阿奇尔惊慌失措地转头,发现暮槿居然侧身站在自己的旁边!

  阿奇尔咽喉一阵剧痛,惊骇中低头,发现暮槿的右手居然牢牢地掐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就感觉重心失衡,便失去了意识。

  而在外人看来,暮槿只是用类似瞬移的手段躲开攻击,并转移到阿奇尔的一侧,她一手插裤袋,一手掐住阿奇尔的脖子,并狠狠地将他凌空甩起,头朝下狠狠砸在了地上!

  鲜血与脑浆洒满一地,然后若无其事地放开尸体脖子上的手,甩甩了手上的污渍,和刚才一样缓缓离开,不过已经任何人阻挡了。

  所有人都听见血腥味弥漫那刻,那平淡的话

  “我说过了,我,会,生,气,的。”

  直到来到地下健身场后,暮槿挥退了后面大片的跟随者,独留04和08

  。

  “嘿,我说……”

  08正打算拍拍暮槿的肩膀时,便看到她无声地昏倒在了04的怀了,脸色苍白,霎时想讲的话,想做的事顿住。

  周围一片漆黑,地下健身房的灯几年前就坏了,但一直没有人修理,因为会来这的人太少了,那灯忽闪忽闪,像极了鬼片里的场景,而恰恰黑暗处幽幽地传一阵阴森森的冷笑声。

  “呵呵呵……我的玩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