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集中营_冕旒之战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你远远凝视深渊的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善恶的彼岸》

  阿尔杰看着坐在囚车里的暮槿,悄悄凑到了阿道夫的身旁。

  “长官,你不觉得怪异吗?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自己揭发自己是‘有茧人’,而且抓到后还那么淡定呢,哎,即使是我阿尔杰聪明的大脑也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阿尔杰,你为什么总是让我来提醒你,你是没有大脑的事实呢?明眼人可都看出这位小姐的怪异了。”

  阿道夫看着阿奇尔淡淡回答。

  “噢,长官,你又一次让我领会到了你的无情,真让我心痛”

  阿尔杰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家的长官。

  “真的吗?那阿尔杰,你应该不介意换一个地方再继续你的心痛吧,嗯哼?”

  “当,当然。”

  阿尔杰灰溜溜地走到了车的后座。

  阿道夫瞥了眼囚车里的暮槿,眼神越发幽深。

  “开车,去集中营。”

  “是,长官!”

  途中,暮槿一直看着窗外天空飞过的白鸽,半眯的眼眸让人看不出她的心绪。

  囚车在这座刚睡醒的城市街道缓缓行驶,期间或有好奇的雀斑小男孩,戴金丝眼镜的垂暮老人,赶集的臃肿中年妇女,行色匆匆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看着那画着血红色叉叉的囚车,投以各色的眼光。

  从城市逐渐开到了荒野,一路开始为寸草不生的景象,狰狞干裂的黄土,干瘪怪异的枯枝,成群的黑乌鸦,连同刚才灿烂明媚的阳光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灰暗的天空。

  暮槿老远便眺望到了前方乌云笼罩下那所臭名昭著的“天国集中营”。

  当她被带下车后,看到门口一位身着野战裤黑色背心的大胡子军官热情地拥抱着阿道夫。

  “亲爱的阿道夫,难以置信啊,这可是未破茧状态下的有茧人啊!我看那什么被称为特情处第一人的伯特,完全比不上你!”

  阿道夫见怪不怪地推开了亚尔曼的怀抱,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暮槿。

  “不,这次你可错了,亚尔曼,这位小姐可是自首的哦,在北区铜岈湾轩尼诗道KeiTi酒吧自曝出身份。”

  “噢?!”

  亚尔曼转头细细打量着暮槿。

  衣帽下的遮挡只能露到暮槿过肩的短发和苍白瘦削的下巴,紧抿的薄唇,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很难让人相信这会一位正值花龄娇俏的少女。

  “有意思,有意思。”

  亚尔曼看着暮槿不住地说到。

  反观暮槿却正抬头专注地仰视着眼前巨大铁门也挡不住的那高耸入云的雕塑——

  一位骑士骑着战马高高跃起,马的前脚即将踏向前方倒在地上的恶魔,骑士右手高举银剑,做势要砍向恶魔。恶魔双翼做保护状,双手捂住脸庞,从指缝间看到了他满脸的惊恐。

  “嘿,小伙子们开门!”

  亚尔曼大声指挥着部下打开铁门。

  “暮槿?”暮槿回望着亚尔曼。

  “暮槿!”亚尔曼裂着嘴角,白色的犬牙闪着渗人的寒光:“欢迎来到‘天国集中营’。”

  “嘿,阿奇尔,看到了吗,真是想不到今天进入咱们集中营的还是个女的,看来以后有好戏看了。”

  站在前厅大门一侧站岗的巴里偷偷地向另一侧的阿奇尔八卦。

  “得了吧,巴里,收起你现在猥琐的模样,作为你的兄弟我感到很丢脸。”

  鹰钩鼻的阿奇尔目不转睛得看着前方。

  “天呐,我的好兄弟阿奇尔,你不晓得现在你是多么得无聊,真是木讷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微胖的巴里试图悄悄拱到阿奇尔的身旁,再说几句偷偷话的时候,

  “巴里!你这混小子,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干嘛!怎么?很久没有享受到拳头的滋味了吗!”

  “长官,巴里认错,自愿领罚,中央帝国的忠诚战士从不说谎!”

  此刻的巴里挺直着身体,目光炯炯地向眼前的长官敬礼,一扫刚才的猥琐。“哼,让我看到你的忠诚,战士。”

  黝黑皮肤的大汉警告完,便悠悠地跟上了前方押送的队伍。

  暮槿跟随着亚尔曼穿过曲折的走廊,不时看向一旁绘着《圣经》的彩色琉璃窗,挑了挑眉,在阳光的沐浴下来到走廊的尽头。

  “嘿,小姐,不对,今后是集中营的0927了,你需要暂时关押在这里,等上头组织的命令下来后,才能确定你去哪个区。”

  亚尔曼指着一旁的牢房看着暮槿。

  暮槿被一旁的狱警带入房间后,透过大门的铁窗户直勾勾地望着一群离开的人中亚尔曼的背影。

  “亚尔曼,卡斯小镇最后的幸存者,现任集中营巡逻大队队长,为一品上校。”暮槿自言自语。

  “阿道夫,听说你亲眼看到过0927的茧印,什么样的?说来听听”

  亚尔曼一把搂过阿道夫的肩膀,晃晃悠悠地送他离开。

  “哦?劝你还是别听,我还要立马梳理情报交给上级。”

  阿道夫不紧不慢地开口。

  “得了吧,你小子别唬我,只不过是个小姑娘,怪是怪了一点,难道还能和S区的那群怪物相比较?”

  “可能吧,亚尔曼。”

  阿道夫停下脚步,直视亚尔曼的眼睛。

  “怎么可能,她还只是未破茧状态!”

  亚尔曼看着阿道夫凝重地脸色,声音越来越小。

  “如果你见过她那与众不同的茧印,你就不会说出这样的傻话了,不过可惜,你可没有我这样的运气。不过,我劝你可别做些没脑子的蠢事,毕竟你的智商我们都知道嘛。”

  “哈?!我……”

  亚尔曼看着说完话就甩头走的的阿道夫,不爽地握紧了双拳。

  “走,回去!”

  朝角落啐了一口唾沫的亚尔曼转身大步离开,后面的军官颤颤巍巍地顶着低气压跟在后面。

  关押暮槿的房间终于在几天后打开了大门——一群手拿枪械神色紧张的狱警伫立在门外。

  “0927,组织的命令下来了。”

  带头的黝黑大汉向前边走边说。

  暮槿表情不变,她的眼神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她的眼里看不到活的气息,似乎每个人都等同于死物的存在。

  黝黑大汉阴沉着脸色扳起暮槿的下巴,一字一句漫不经心地说:“是S区哦,祝你好运小可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