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临近刺史府,已经到了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往日街上经常会有耍马戏的戏班子来表演,胸口碎大石是没有的,这年头买几块样子不错但是质地劣质的大青石很难了,最受欢迎也最容易表演的是透剑门伎,通俗点说就是马越刀山。

    地上倒插刀剑,间隔分成几组,有如房椽,寒光闪闪,望而却步。表演得驾乘小马,奔腾跳跃,飘忽而过,人马无伤,靠的就是准确的判断,以及高超的御马技术,身下的马也要受过专业的训练,不能稍微有风吹草动就会受惊,这样的马是要不得的,表演到精彩之处。围观的群众总有鼓掌喝彩之人,惊了马匹,那整个戏班子可能当天要靠着棺材吃马肉。

    偶尔有耍猴的人,这些人就厉害了,懂得怎么与猴子沟通,上蹿下跳几下就能博得围观群众的掌声,紧接着还会有小猴子提着铜盘,绕着人群转一圈,有钱捧钱场,没钱捧人场的时候到了。

    其实来看耍猴的人基本上都是没怎么见过的老百姓,给钱是不可能给钱的,看到猴子抬起铜盘,就纷纷转身示意有事要走,所以这一行当本来就赚不到什么钱。

    有的耍猴人都鬼精鬼精的,看完不给钱是不可能的,一般他们都会训四五只猴,一两只用来表演,其他的就趁着人们聚精会神的时候,摸别人的腰袋,直接导致了耍猴人之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有热闹就往上凑,是琼洲人的习惯,人群聚集往往就是有热闹看了,不管是什么热闹,瞅一瞅总没有坏事,有时候反倒能捡一个乐呵乐呵,回去更能跟街坊邻居吹吹牛。

    不管是什么热闹都总有一个看头,比如老子教训儿子,有时候也很有趣。

    “臭小子,敢骂你爹了你!”赵海生提着长衫的边角,从马车上走下来,袖口轻轻一抖,粗糙的手指捏在赵清河的耳朵上,忍不住又搓了两下。

    赵清河也不反抗,将近一个多月没有见,老爹手痒也是正常的。

    赵海生舍不得打赵清河,捏耳朵又不算打,赵清河耳朵边上与赵海生两个手指上的茧子就是这么来的。

    谢天谢地,你终于来了,再不来儿子都吃成胖子了,比起在小渔村里的粗茶淡饭,六儿做的饭菜是真的不赖,长胃口,不愧为鑫源酒楼第一掌勺大厨。

    “笑甚?你还笑?”赵海生手指再次搓了搓:“这才几日过去,老金家的猪仔都没你长的快,到州城没给个信,一个月过去也没给个信,我说怎么突然叫我过来,几百铜钱被你败光了你想起我这个父亲了?”

    说上去还是有些愧疚,来了琼州一个多月,一个没怎么联系过父亲,空手套白狼开瓷行的事完全就是自己自作主张,赵海生还蒙在鼓里,一直以为赵清河安心在州城温书准备科考,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养起膘来。

    过分了!你老爹还在家里吃干饭呢!

    众人围观,皆是义愤填膺,百善孝为先,读书人都不知道这个,就算考取了功名又如何?不知道被发配到哪里去当官,为害一方百姓。

    与其这样不如真是扼杀在萌芽里。

    于是乎群众的呼声高涨,有主张押送官府的,更有扬言要替赵海生把赵清河打残的。

    凶残至极,难以想象。

    直到终于有一位老妇人高叫道:“这不是济风瓷行掌柜的吗?老身见过他!”

    叫声尖锐,打破了围观众人混杂的声音,很明显包括赵海生在内都愣了一下。

    本来就是象征性地教训一下,父子想见,分外亲切,赵海生立马松开手指问道:

    “瓷行?什么瓷行?”

    “济风瓷行。”

    “掌柜?”

    “其实孩儿这次请父亲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喝酒吃肉数大钱的。”至于多大钱,赵清河没说,从小到大还没见过这么多,赵海生经没经过就不知道了。

    “那还不走!”一步拉过赵清河,若有天生神力,将其塞进马车厢里,快马狂奔,扬长而去,只剩下一圈不明就里的人还围在那里。

    “方才那瓷行的掌柜说什么了?”大家互相打听。

    “没听清,好像这掌柜喝酒吃肉又赌赔了大钱。”

    “跑路了?”

    “恩!”

    ……………………

    济风瓷行。

    “啧啧啧,你说你是这儿掌柜?”赵海生咋舌道。

    “勉强称得上,另外还有三个合伙人。”赵清河如是道。

    “啧啧啧,布局不错。”赵海生背手绕着整个瓷行走了一圈,很满意。

    福顺端来一碗温茶,恭敬地递给赵海生,

    “啧啧啧,伙计也不错。”一碗茶一饮而尽,茶香中略带甜味。

    “啧啧啧,这等茶叶也是好久没有尝过了,再来一碗。”

    赵清河心疼了,庐山云雾茶,跟王勤求了很久才要了这么一点,本来茶就是用来品的,一饮而尽,那叫解渴,再来一碗那叫还渴,暴殄天物。

    听赵海生的意思以前他还经常喝这一类茶了,果然好东西都是藏着。

    “东家,那劫去的那车货已经清点清楚,这个是清单自己我们的亏损。”福顺又从后厨端了一碗茶过来递给赵海生后,又拿出两页黄纸呈给赵清河。

    大致看了一眼,后面总计是七十八,足足七十八贯铜钱,很难受。

    “啧啧啧,被抢了?”又是一饮而尽,赵清河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跟赵海生说了一遍。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抢了就抢了,听你说你还有一处宅子?”

    “恩,这次父亲前来,就在宅子里住下吧。”

    “甚好,等你老爹吃好睡好解了这几日的乏,再告诉你怎么追回那车东西。”

    大致看了一眼,后面总计是七十八,足足七十八贯铜钱,很难受。

    “啧啧啧,被抢了?”又是一饮而尽,赵清河将情况一五一十地跟赵海生说了一遍。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抢了就抢了,听你说你还有一处宅子?”

    “恩,这次父亲前来,就在宅子里住下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