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初晓身份_躺枪炮灰演绎录_水彩小说

躺枪炮灰演绎录 第18章初晓身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生槿没想到,徐添风还没找着自己,倒给沈愉先找着了。他们预备上船那日,沈愉正好也来到了客栈。顾生槿这时是柱着拐杖行走,沈愉脸上便显出惊异讶色来,他三步两步上前来,搀住了顾生槿,关切地问:“小师叔的腿怎么了?”

  “中毒了。”顾生槿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沈愉又吃了一惊的样子:“中的什么毒?”

  “还不清楚,只知是对筋络有碍的毒。”顾生槿嘴角噙笑,又告诉沈愉,“准备去杭州找那个池神医求医。”既然碰上了,顾生槿也不会再想着避开沈愉,该告诉他的事还是要告诉他的。又问,“你可知添风现在在哪?”

  沈愉目光闪动,笑了一下:“当日下山,徐师弟就走水路来追你了,我原本是要走陆路找小师叔,结果碰上一群魔教的,就戏耍了他们一番,脱身了就返回来准备改走水路。然后寻访到小师叔在这城东客栈中,就忙找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顾生槿笑了笑,就没有再说什么。

  沈愉看看他身上的包袱,又道:“小师叔,我帮你背吧。”说着就要接过他背上的包袱,顾生槿也不推辞,就把包袱递给了他。

  这时候赵抟之也背了个包袱下楼来,他微微蹙着眉,看了顾生槿一眼,又看了沈愉一眼。面无表情,眼神平淡乌黑,好似对沈愉出现在此地一点也不意外。

  沈愉却露出个小吃一惊的模样。

  顾生槿看出来了,就问:“你们认识?”

  沈愉:“认识。”

  赵抟之:“不认识。”

  因他俩是同时发声,这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说出来,多少就让沈愉有点尴尬,顾生槿看看他们两个,心知必定是认识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赵抟之不肯认。不过想想前两天沈愉找赵抟之麻烦的事,也许他们两个有过节?

  顾生槿腹诽着,还是尽职地分别介绍了起来,“那就认识一下吧,这是我师侄沈愉,这位是赵抟之赵姑娘。”沈愉礼貌地对赵抟之露出了微笑,形容可称得上是皎皎昳丽,赵抟之却全然不是平时和顾生槿相处的那个样子,冷淡也就罢了,他像完全没看到沈愉似的,眼风也没丢给他一个,更别说回应了。顾生槿心里就有数了,这俩一定有矛盾,而且赵抟之现在很不愿见到沈愉。

  其实顾生槿也觉得沈愉前几天借着他“提前知悉剧情”的便利那样坑赵抟之不厚道,但他毕竟不清楚赵抟之在原作里究竟是扮演的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不是‘曾经’狠狠地虐过沈愉的原主啥的,他在这一片迷雾中也不好贸然有所表示。顾生槿只好装作没看到他俩之间的古怪,对沈愉笑道:“你也要走水路是吧?船定好了么?”

  沈愉:“定好了。是一艘商船,原定今天走的,又得到了小师叔的消息,就先过来了。”

  赵抟之见顾生槿有人搀扶,就自顾自往前走去,牵了他那匹汗血宝马。

  顾生槿笑吟吟看了沈愉一眼,转头对赵抟之的背影道:“抟之,今天还有其他商船出发去江浙么?”

  赵抟之摸着马头安抚眼神雾蒙蒙表情凄哀哀的汗血宝马,语气清淡地丢给他一句:“没有。”

  顾生槿就觉得沈愉出现得有点太巧合了,他心里有些犯嘀咕,还是对沈愉笑道:“正好,那我们是同船了。”

  沈愉也很高兴的样子:“就算不是一船,我也是要改定的,小师叔如今中了毒,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走?”

  “那就更好了。”顾生槿见他语气真诚,又疑心自己想多了,估计就是巧合吧。这时见小二牵了毛驴来,就支使沈愉道,“我只是走不利索,还不用你扶,你去帮我把那头懒驴牵了吧,免得待会它看到水腿肚子抽筋不肯上去。”

  沈愉搀着顾生槿走了这几步,也觉出来他的毒清得挺快,腿脚没有那么糟糕。依言放开他,自去牵那头毛驴。

  看着赵抟之和沈愉都在关照坐骑,赵抟之仍旧是一身白衣飘飘,衬得他好似要临仙飞去。顾生槿突然灵光一闪,沈愉刚才说什么来着?顾生槿柱着拐杖往侧边走了几步,将将走到牵了驴的沈愉身旁:“你刚才说,在这里遇上了一群魔教的人,那天的红纱女和红发带是魔教的人?”

  沈愉回过头来,眼睛微睁,略有讶色:“是啊。那红纱女乃是魔教红莲使苏单荭,红发带是红莲副使赵谧,小师叔还不知道?”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认真地定在顾生槿脸上,并没有往别处飘,自然也没有飘到赵抟之脸上。

  苏丹红?顾生槿抽了抽嘴角,作者是在暗示这妹子有毒么?

  不过之前那群人,顾生槿不是没有猜过是不是和魔教有关,他所知的只是魔教喜着白衣,天天跟办丧事似的,但江湖上喜欢穿白衣的散人和小门派也不是没有。倒是魔教女子出行皆戴帷帽隐约在哪听过,但到底在哪、听谁说过顾生槿也想不起了,他就不太吃得准,私心里也不希望赵抟之真和魔教有瓜葛,就暂时搁下了。现在听沈愉确认了这件事,倒也不是很生气。从赵抟之那天的打扮看,他和魔教确实应该有关系,但那个有可能是代表等级地位的帷帽,被他自己掰了。

  也许这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赵抟之对魔教的态度。不管怎么样,顾生槿也不想在沈愉面前发作什么。此前没想到这点上,顾生槿就已经隐隐觉得沈愉找来得太巧,这下猜到了赵抟之和魔教可能有关系,哪里又猜不出这是沈愉在暗暗挑拨自己和赵抟之的关系?

  顾生槿自忖好歹是长辈,些许小挑拨是不会和他计较的。

  当然,对于赵抟之,顾生槿心里确实不太舒坦,赵抟之他不知道自己跟魔教有仇吗,他一定知道。知道他还要跟自己一起去江南,他是什么意思?不怕自己反手要杀他?

  好吧,以他的武功,或许他还真不用怕。

  想到这,顾生槿心里多少是有点失落的。他微微低下头,柱着拐杖笃笃地往前走,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赵抟之随微风徜徉的白裙摆。那裙摆上渐次绣了一圈疏疏密密百态不一的淡紫丁香,正随着他小幅的挪动波浪起伏,仿佛是他的脚底踩了一片迷紫的丁香花海。这一片绣艺精湛引人入胜的花海,将随着他踏上路途,走上甲板,乘风破浪飘往远方。

  而顾生槿呢,他看看自己。穿着深青色的布衣,踏着素黑的靴子,后腰上还插了一把很有乡野风采的蒲扇。倒不是说顾生槿觉得自己有多*丝,他还是很喜欢自己这种不拘小节潇洒随意的风格的。但相比较起赵抟之来就明显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了,这两身至少说明他们对生活的追求和审美应该完全不一样,或者说是天壤之别。

  ……那么,赵抟之他一个跟魔教有关系的人,为什么要跟自己一起走?

  出了客栈,赵抟之就停了下来,他把缰绳一放,就朝顾生槿走了过来。他自然也听到了沈愉的话,却像与己无关一样扶住了顾生槿的胳膊,对他道:“骑驴走。这里离码头好一段距离。”

  “……噢。”顾生槿顺着他拽自己的力道往他身旁一站,把拐杖递给赵抟之,就去攀沈愉拉过来的驴背。双手用力的过程中他眼一抬,不期然就看到了沈愉看向自己的隐晦目光。

  顾生槿:……

  这样的眼神,他还是懂的。

  难道赵抟之也是沈愉的攻略对象之一,预备后宫之一?找他麻烦是因为喜欢他?

  ……这十几岁青少年的攻略画风,能追到才怪啊。

  顾生槿对赵抟之的那点不豫,突然就云消雨霁了。

  在一篇明显是后宫向穿越汤姆苏的文里,能够做到被主角看上而没被主角追到,至少说明吧,赵抟之还是要尊严,智商在线的。

  顾生槿决定暂时放下心里的疑窦,于是转头对赵抟之笑了:“我坐稳了。”

  赵抟之见状,也不再多言,把拐杖递到顾生槿手中,回转去也上了马,领头走在前面。顾生槿斜坐在驴背上,这个姿势上来的时候方便,待会下去也方便。顾生槿笑嘻嘻看了沈愉一眼,“走吧。”他是不担心沈愉路上使什么坏的。

  沈愉的路数,外在他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哪怕暗示自己赵抟之和魔教有关系,这事就算拿到明面上来说,沈愉也没有错啊。他关心小师叔,担心他被魔教贼人欺瞒,有做错什么?

  顾生槿不领情,是顾生槿想太多。其实顾生槿也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但太多的巧合让他觉得,沈愉暗示自己赵抟之的身份,用心确实有点不良。

  果然一路风平浪静,沈愉还有心情跟顾生槿说说笑笑,不但问及他这几天的情况,还把自己这些天在路上看到的趣事说了。顾生槿倒也因此心情好了些。

  不知不觉就到达了码头。因是商船出发,这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江水滔滔,一浪接着一浪,就像是在蓄势待发一样。顾生槿的心情也豁朗了不少,前头赵抟之先下了马,和船前等候的伙计说了两句,就把马交给了那伙计身旁的人,转身走到后面落后了好一段的顾生槿旁边,伸了手过来要扶顾生槿,示意顾生槿下毛驴。

  顾生槿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这么多人看着呢。偏偏他还是姑娘家的打扮。

  他是故意的吧,他一定是故意的吧?

  顾生槿暗暗瞪了赵抟之一眼。

  赵抟之见状,竟然对顾生槿笑了一下。这一笑似乎像昙花一样一闪而逝,偏偏关注他的人都能看到。顾生槿感到后背一凉。

  赵抟之并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抬手有力地扶住了顾生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