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迟来道歉_躺枪炮灰演绎录_水彩小说

躺枪炮灰演绎录 第154章 迟来道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生槿和李群克其实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唯一的竞争点就是成绩。就这成绩还是顾生槿自己总结出来的,因为从他本心讲,成绩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实在是没有必要斗得这么你死我活。本来他一直以为,李群克就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卑鄙小人,但是从赵抟之那里获得的信息越多,顾生槿反而越不能肯定了。

  段无辛能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他身上种引鬼符这种东西,谁能够保证他不对自己周围的人下手?

  顾生槿带着这一丝疑惑,逃回了家。当务之急是要先联系上这里的赵抟之,现在的情况看他应该是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就是不知道赵抟之还记不记得他了。……应该还记得吧。不记得也没有关系,大不了重新做朋友了。隐隐还有一种通关游戏之后,开启二周目的激动呢。

  顾生槿这么想着,倒是心大的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他照旧上学,通往校园的路上人群熙熙攘攘,很多人都是在路上碰到的同学,就干脆一起走。顾生槿也碰到了一个同学,他对这个同学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印象了,这人属于不远不近不好不坏,很难让人产生深刻印象的那种。当然这样的同学,在顾生槿受欺负事件之中也不会帮着李群克的人挤兑自己,顾生槿对他的印象还是比较好的。他俩随便聊着一起走进校门,那个同学忽然说:“听说要互派交流团去b市的实验中学,你应该是要去的吧?”

  顾生槿愣了一下,“b市的实验中学?哪个实验中学?”

  “xx实验中学啊,你不知道这件事?”

  顾生槿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注意这件事。”

  那同学就快走几步,带着顾生槿去看一个宣传立牌,“上个星期就挂在这里了,老师也说过一次了,你怎么给忘了呀?现在还能报名呢,你可别错过了。去散散心也是好的。”那同学意有所指,不过没有讲明。顾生槿怔忡了一下,对他笑了笑,点头:“好,我也觉得该去散散心。”那同学就露出笑脸来,拍拍顾生槿的肩膀,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们两个又一起往教室走去,路上顾生槿就没有怎么说话了。他心里想着自己原来记忆里为什么对b市实验中学的交流项目没有印象。那个时候,他心里大概只装着两件事,一个是他妈妈的过世,还有一个,就是如何让别人更加相信自己取向正常,对其他事根本就不是很上心了。顾生槿想着想着,忽然就想起了一件事,当时李群克确实消失了一个多月时间,他还为此松了一口气。这下他彻底想起来了,正因为李群克去了这个交流项目,所以他才不去了!

  顾生槿深吸了一口气,发现了症结所在。赵抟之这时候应该在读高中了,没有在交流生范围里,他肯定不会过来,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阻止自己过去……李群克就成了这个执行者。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回到小时候,但既然回来了,总要走出一条和以前不同的路才不枉重来一回。

  他推开了教室的门,里面是不太整齐的晨读声,还有一些细小的说话声,顾生槿有些恍惚,这样的场景仍然是他记忆中的样子,有些细微的差别,依个人情况不同而不同,整体上没有脱离他记忆里的那个框架。顾生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遥遥地看了一眼李群克,把手机摆到了桌子上。既然弄清楚了李群克很可能这个时候就已经被段无辛控制,说明这也是半个可怜人,他也没必要和李群克撕逼到底。只让他澄清谣言就可以了,如果他不肯就范认错,再把手机里的录音放出来。

  顾生槿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这个对人槐的控制到底是怎么操作的,难道它连一个人的性格都能影响吗?

  李群克平时看起来和常人完全没有区别,顾生槿也分不清他到底是就看不惯自己,被诱发了此事,还是怎么回事。李群克也向顾生槿看了过来,他的表情有些讳莫如深,像是忌讳,又像是隐隐的挑衅。顾生槿自忖心理年龄比他大了一圈,并不是很想理会他这种弄不清到底是什么的暗示。

  不过顾生槿也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第一节课下课,他立刻就去找了李群克,“我有事找你谈谈。”顾生槿拿着手机假作随意地按了按,“如果你不想被所有人都鄙视的话。”说完,他就转身率先往门外走去。顾生槿也不怕李群克不会跟过来。他既然会用这种招数对付顾生槿,自己反而会更怕顾生槿用差不多的手段到处对付他。毕竟深知其危害性么。

  没多久。李群克果然就从教室里跟了出来,两人私底下已经撕破脸,他也不跟顾生槿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就问:“说吧,你想怎么样?”

  顾生槿仔细观察他的神色,李群克的神色很自然,正用不耐烦掩饰自己的心虚,一点也不像是灵魂□□控的状态。如果他真的是□□控了,那顾生槿也要说一声服气,这个人槐之术比之沈愉在哨兵向导世界里当s级向导还要牛逼。

  “你自己去跟别人澄清之前是冤枉了我,然后带着你女朋友当面跟我道歉,我就不把录音放出来。要不然,我先在班级的多媒体放,班里放完我就把录音给我们动漫社的社长,让他复制一批弄到其他班里去放。”顾生槿对李群克还是了解的,不必告诉他自己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只要告诉他自己准备做什么,他多半是要被吓住。

  果然,李群克脸色一阵扭曲,顾生槿也不等他想出什么招来应付自己,直接甩了他一句:“我没有那么多耐心,这件事今天放学之前必须都做完,而且要在人多的地方做完,澄清我的名誉。过了今天,或者我感觉不到你的诚意,我就把录音放出来。”顾生槿一笑,不再看李群可难看的脸色,就走进了教室。上课的铃声响在他头顶上方。

  李群克这样的人其实某种程度上是比较识时务的,到了第三节课下课,也就是一般学校通常不是做广播体操就是做眼保健操的那个大课间,趁着人多,李群克就拉上了杨可,走到了顾生槿的桌子面前。顾生槿也没有站起来,微微侧了个身子,仰头看他们两个。杨可满脸通红,还有些怨愤之色,李群克就显得比较从容了,他既然决定了给顾生槿道歉,就不会留下更多把柄。他的态度一旦好了,顾生槿难道还能说他没有诚意吗?

  这个人实在是奸猾,不过顾生槿主要的对手也不是他,倒可以忍了。

  不管李群克心里怎么想,他的表面功夫还是很足的,直接给顾生槿弯腰大声道歉:“顾生槿同学,有关外面谣传你是同性恋这件事,是我一时误会,我是本着好玩的心情跟别人开了玩笑,没想到别人当了真,现在越传越离谱,给你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失,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希望你能原谅我。”

  杨可在和李群克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主导意见,她看李群克真的认了错道了歉,也不情不愿地忘了弯腰:“我也错了,希望顾生槿同学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这个道歉顾生槿听起来还是比较感慨的,他等这两声道歉等了很多年,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离奇的情况下才彻底了结了这件事,不知道该说这是上天对他的磨练,还是真的上天对他的恶意才好。顾生槿也没有笑,只是说:“既然你们肯认错,我当然也是不会不原谅你们,只不过外班还有很多人以为这事是真的,我希望你们也能再走一趟,发挥先前传谣的激情,帮我澄清一下。”杨可撅了撅嘴,正要反驳,李群克立即拉了她一下,对顾生槿和和气气地笑道:“这是一定的。你别担心,我马上就过去找他们说话。”

  顾生槿也笑出了一对弯弯的月牙眼:“那就麻烦两位了。”

  杨可显然不愿意,不过有李群克拉着他,顾生槿也并不把她放在眼里,目送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出来教室,顾生槿把目光对准了面前那张申请交流的表格。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复杂,在原来的历史里那两句玩笑就那样揭过了,他们既没在班里澄清过,更不会到外班去澄清。现在长大了,看淡了很多事,顾生槿自己也会觉得当时的自己想法是很天真很可笑的,觉得同学之间,应该和睦相处,不能起正面冲突,自己只要清者自清,他们总会平息下来。……结果却总是越演越烈,越演越难看,恶劣影响越来越大,伤害越来越大。

  但处在当时那个年龄上,处事手法和想法真的就是一股特有的中二式钻牛角尖劲。

  从李群克今天这个机灵的表现看,他就算真的受到那个什么人槐术法的影响,肯定也没有被完全控制住。要不然的话,依段无辛对自己的仇恨值,被他控制的李群克一定会拼着自己往后的名声不要,跟顾生槿疯狂撕逼转移他注意力的。他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了对李群克这个人自己最有利的处理方式,那就说明他对顾生槿做的这些事,至少有一半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剩下一半姑且就当是被控制、被暗示了。

  这么一来,后来李群克高中被他360度打脸,顾生槿觉得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了。一报还一报,他也不需要奉还多少内疚。

  顾生槿对着这个表轻轻叹了一口气,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半个月后,顾生槿作为交流团的一员到达了b市实验中学。才一跨进校门,顾生槿就在围观人群的最前方看到了赵抟之。他遥遥地对着赵抟之呲牙一笑。

  我来啦。

  这迟来数年的、十几年的相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