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皮影戏目_躺枪炮灰演绎录_水彩小说

躺枪炮灰演绎录 第12章皮影戏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灯火辉煌,夜风习凉,锣鼓喧嚣,人头耸动,原来这里是一个皮影戏班子。也是他们运气好,皮影戏在古代也不是天天有得看的,没想到正好让他俩赶上了。搭的是一个简易但牢实的棚子,外头往里看,是看不真切的。

  顾生槿以前去旅游时,也看过一回皮影戏。就摆在旅游古镇里,不是多么正规的场子,戏也不长,前后大概也就十五分钟,戏目故事本身老套又无聊,但旅游的人们看的也就是它所展现出来的古意韵味罢了,因此都还愿意赏脸。

  但到底那是个根骨粗糙的戏目,以及历经传承断代后重新发展起来的简单皮影技艺,作为一个现代人,最多也只能观今艺而思古绝,说不遗憾是假的。

  因此看到正经古代的正规皮影戏,顾生槿那颗心又萌动了。

  “赵姑娘,我们也进去看看吧?怪有意思的。”

  赵抟之微微皱了一下眉,抬眼看看戏目,倒是没有拒绝。他轻轻点了一下头,顾生槿就激动地说了声“赵姑娘你等下。”跑去排队买票了。

  “戏台”前简单地放了十来排椅子,前四排是独个的座椅,后六排就是长凳了。顾生槿买了票,就和赵抟之进去找了张第四排靠中间的椅子坐了。他们习武之人,目力耳力都好,也没必要非去抢占前排。

  不多久里头就人满为患。棚子里点着烛火,大家都还在入座的过程中,有小孩子喊叫的声音,大人插科打诨的声音,显得犹为喧嚣热闹。

  直到进来了,后侧方有个小孩一直在哭闹,总也哄不下来,顾生槿才想到赵抟之未必会喜欢这样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地去看她,意外地并没在她脸上找到任何不悦之色。赵抟之的表情比平时那股冷淡疏离范儿显得怔忡恍惚了点,一只手扶着把手,双肩微微下垂,露出一种放松的姿态,比平时更有人烟味了一些。

  顾生槿竟然生出一种“咦,我把女神拉进了人间”的复杂感。

  渐渐的,人都坐齐后,灯火灭了,乌乌压压只能看到前面三排一个个人头。皮影戏台上则出现了特殊角度映照的火光,以及第一个场景,元宵闹市人满盈,官家小姐扮郎行。

  这场皮影戏演的戏目顾生槿也是熟悉的,正是梁深齐的挚爱,昭渠先生那本讲述官家小姐和江湖少侠爱情悲剧的《风声渐稀》。因少侠叫素风,官家小姐叫林期声,官家小姐每常以风声分辨少侠是否到来而得名。

  从前在武当顾生槿就知昭渠在这个世界很火,但对具体火到什么程度没有概念。刚才买票时看到戏目也是惊讶了一阵。管中窥豹,可知昭渠是极受人民群众追捧的,要不然不会一个小城演个皮影戏也是他的话本故事了。

  在一片热闹的奏乐中,皮影戏戏曲极有节奏感地上演了。

  因官家小姐与江湖少侠是欢喜冤家,前半段大家都在哈哈大笑,后半段开始,就变得鸦雀无声,直到最后,整个皮影戏台分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场景。左边那场热热闹闹吹拉唱打,大红的轿子八人抬,是官家小姐为救少侠出嫁了。右边那场只有雨声潇潇,江湖少侠满身伤靠在树干上,努力想要最后奏响风声,却一次一次失败,再也飞不起来,再也没有那个力气和轻功去做了。

  这古怪而截然不同的氛围你来十几秒我来十几秒地来回持续了一阵子,就又变回了一幅场景,官家小姐已作妇人妆,她坐在房间之中,再听到那有些似是而非的风声,却再也没有了以往的任何欢喜愉悦或焦急生气,她只静静地坐着,侧耳倾听,那风声原是窗户被外面大风吹起的响动。这风声吹啊吹,一直吹到灯火渐渐没去,官家小姐全身都笼罩湮没于黑暗中。

  皮影戏结束了。

  这不是一个能让人直接哭泣的结局。但周围仍有轻轻的啜泣声响起。

  顾生槿是陪梁深齐看过《风声渐稀》的戏曲的,最后的时刻在戏曲的演绎中显得哀怨缠绵,美则美矣,却有些过于哀婉了。相比之下,反而是这皮影戏能将原作的一静一闹,能将官家小姐最后灰暗孤寂的剪影表现得更加原汁原味,更加完美。

  顾生槿静静地坐了片刻,转头去看赵抟之。他笔挺挺地坐在座位上,眉头微皱,不知是在想什么,许是察觉到顾生槿的目光,也看过来。——已经是松了眉头,一贯冷淡的样子了。

  顾生槿站起来对他笑笑:“赵姑娘,我们走吧。你不喜欢么?”

  赵抟之也起了身,与顾生槿一并往外走,点点头,又摇摇头,看得顾生槿一头雾水。赵抟之瞅了他一眼,也没有解释的打算。

  顾生槿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不问个清楚,就要一头雾水地回去睡觉了,立时上前厚颜问道:“赵姑娘,我不懂你的意思。你给我解释解释么。你不喜欢什么,喜欢什么,咱们还要一路走到江南去,下次我好注意啊。”

  赵抟之眼神复杂地瞅了他一眼。顾生槿本是和他并排的,现在倒窜到了他面前,面对着自己,双手惬意地交握在脑后,边问边一步一步倒着走。凭着内力耳听八方,从容地左挪右腾,竟也没有撞上旁人。

  顾生槿眉眼上挂的都是笑意,唇角弯起的弧度不高也不低,恰恰是最开心自然的模样,不知道他一天到晚都在高兴什么,吃个饭也高兴,问个问题也高兴,走一段路,还是高兴。看着你的目光清朗明澈,在烛光灯影下黑得发亮。

  赵抟之定定地看了一瞬,倒是真的解释了起来:“不喜欢故事,但氛围尚可。”

  顾生槿愣了一下,心道赵姑娘果然与众不同,一般姑娘家都是会喜欢故事本身,讨厌这鱼龙混杂的氛围吧。就笑着问:“赵姑娘是不喜欢悲剧么?其实我也更喜欢那些欢欢喜喜美美满满的故事一些。人生本无十全十美圆满处,看别人的故事无不是求个和和美美开开心心罢了,干嘛还要写个悲剧来赚人眼泪。”

  赵抟之闻言,一时盯着顾生槿没说话,顾生槿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摸了摸头疑惑地问:“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赵抟之收回了目光,摇摇头道:“悲剧也好,喜剧也罢,都不过是作者想要展现的故事的结果,与观者何干?只是这个故事太具有欺骗性。”

  顾生槿一愣,下意识就问了:“欺骗性在哪?”这不是现实向的be青春爱情故事么,竟然还有欺骗性?

  只听赵抟之道:“故事里的主角素风,他不是江湖少侠,是女主角的暗卫,女主角也不是普通官家小姐,是公主。”

  “啊?”顾生槿懵了,第一反应自然是不信。他从没听梁深齐提过这茬。

  赵抟之看顾生槿一眼:“你们没发现?女主角所穿全是宫装。而且风声辨人,是主人和暗卫之间独有的沟通和默契。”

  顾生槿眼睛都瞪大了,他想了想,问道:“赵姑娘有什么根据吗?我有个师侄是极爱这个故事的,连他也没看出这背后的隐喻。”如果说只听一听曲目,就能猜到这主角是公主和暗卫,顾生槿觉得未免牵强了些。

  二人这时已经走出去好一阵,周围已不全是看完皮影戏出来的观众,赵抟之沉吟了一会,方才告诉顾生槿:“若我没有猜错,这个故事写的该是二十多年前和亲的婉玉公主,而那个暗卫……”赵抟之停顿了一下,眼神晦暗,继续道,“是如今的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他原是江湖人士,惹了仇家隐姓埋名做过一段时间暗卫,后凭借婉玉公主的推荐进入军队。其实他老早就成亲了,后来更是妻妾成群,真爱无数。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至死不渝的情爱,不过都是说得好听,唱得好听罢了。”

  顾生槿见赵抟之说着说着,脸上显出一二分嘲讽来,暗想:不会是赵姑娘受过情伤吧?如果真有,那得是什么样的混蛋,竟然这么有眼无珠?

  想到这,顾生槿安抚性地对赵抟之笑了笑,“正因为世间少有,话本里的真情才显得难能可贵吧。或许真如你所说,昭渠先生最初描写这个故事是受到了婉玉公主和暗卫的启发,但我想他写的素风能对林期声至死不渝,也是早就超越五城兵马司指挥使本人了,再说,我们又不是当事人,说不定昭渠先生写的根本不是指挥使,而是另一个名不经传早已死了的暗卫呢?”

  赵抟之一愣,停下脚步想了半天,终于对顾生槿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们都不是当事人,弄错也很有可能。”

  顾生槿突然有些好奇,问道:“赵姑娘,你怎么知道这些?”

  赵抟之神色又冷淡了下来,没有回他的话,只道:“很晚了,回去吧。”

  问不出来,顾生槿也不执着,谁没几件不想别人知道的事?顾生槿笑着点点头,看到路边一个凉糕摊,又道:“赵姑娘,你吃凉糕么?软香润滑,又不会积食,很适合当宵夜。”

  赵抟之瞅了顾生槿的肚皮一眼,抿抿嘴角:“你吃吧。我不吃。”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吵嚷嚷地喊了起来:“杀人啦!死人啦!”

  顾生槿和赵抟之对视一眼,尚未有所动作,前面就有一道黑影忽然朝赵抟之的方向窜了过来,那黑影速度之快,说不得能和徐添风一较高下,必定是有绝顶轻功在身。

  这当口顾生槿想也没想,立刻就举起剑鞘挡到了赵抟之身前。

  砰地一声,黑影撞到了顾生槿的剑鞘上,又因惯性撞到了顾生槿身上,饶是顾生槿内力深厚,也被这人撞得倒退了两步。他才要稳住身形,就觉身形被人一扯,再抬眼就看到是赵抟之把自己拉离了那团黑影。

  顾生槿不好意思地朝赵抟之笑了笑,“赵姑娘,我不是故意往后退的。”

  赵抟之轻嗯一声,看着顾生槿的目光温温润润,似乎添了些什么,忽问:“伤到没?”这不是顾生槿的错觉,他的声音比平日里都温和了几分。

  “没,没有!”偏偏这会子他们两个挨得近,被这么瞧着,顾生槿突然就不可抑制地红了脸,慌忙摇头,企图摇出点风来,驱散一下脸上的热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