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当年恩怨_大唐天骄时代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九章当年恩怨

  这女人好美!

  离得近了,云飞扬这才看清云凰的容貌,芙蓉面,点绛唇,柳眉星目,肌肤如雪;胸如隆,臀似月,纤腰如柳,玉腿轻盈,好一个成熟冷艳、风华绝代的绝色少妇。

  她的美,虽不像杨贵妃和落雪神尼那样绝色天下,但也是和静怡师姐一个级别,美的惊心动魄,艳绝人寰。

  特别是她身穿一套身黑色劲装,性感火辣,玲珑有致的娇躯在紧身衣的包裹下,更显曲线夸张,惹火撩人。

  她就像是暗夜里的精灵女王,成熟之中带着高贵,冷傲之中带着妩媚,凛然不可侵犯的同时,却又让人为之欲罢不能。

  真是只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

  “杨贵妃来四川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至于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云飞扬无语地点点头道:“是啊,中午刚到的落雪庵。”

  “......”

  云凰脸色阴沉下来,美眸之中寒光闪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偷偷观察云凰片刻,云飞扬试探着问道:“姐姐,你,认识杨贵妃?”

  “认识!怎么不认识!?”

  云凰颇有点咬牙切齿的说道:“哼,说起来,那女人还是我二嫂呢。”

  “什么?你说什么?”

  云飞扬头脑有点转不过来了,这是神马情况?杨贵妃什么时候成了这女人的二嫂了?莫非,这女人的二哥是唐玄宗李隆基,或者,寿王李瑁?这TM的,可真是大新闻啊。

  “你不相信?”

  注意到云飞扬惊愕的表情,云凰冷冷道:“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你的确没有骗我的必要,可是,这消息,这消息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云飞扬讪讪笑道:“姐姐,不是我不相信,而是我很难相信。杨玉环先嫁寿王李瑁,后被唐玄宗李隆基封为贵妃,呵呵,姐姐的二哥,莫非是这二人中的某位吗?”云凰摇摇头道:“杨玉环在嫁给寿王李瑁之前,她是我二哥的妻子。”

  “原来是这样。”

  云飞扬了然,敢情这杨贵妃的情史还挺丰富的哈,不过,这也难怪,天下第一美女嘛,是个男人都想去咬上一口,这很正常。就算不能永久拥有,好歹也尝过她的滋味不是?

  当然,由此也可以看出,杨玉环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她是个贞洁烈女,她就不可能由媳妇变成婆婆,历史上也不可能有杨贵妃这号人物了。

  “不对!”

  突然,云飞扬想起了一个事实。

  “什么不对?”

  云飞扬看着云凰道:“姐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杨玉环嫁给寿王李瑁之时,才十五岁吧,你可别告诉我,她还没到十五岁便嫁给了你二哥。”

  云凰点点头道:“确实如此!杨玉环十三岁和我二哥相恋,十四岁做了我二哥的妻子,并怀有身孕,十五岁,她去长安嫁给了寿王李瑁。”

  “......”

  云飞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云凰的二哥,真是个禽兽啊!十三岁与人家相恋,十四岁让人家怀有身孕,尼玛,这是玩弄幼钕的节奏啊,怪不得杨玉环要改嫁,敢情是受不了云凰二哥的摧残吧。

  事实上,这是云飞扬思想上有误区,在唐朝,女子十五岁及笄,及笄以后便能嫁人了。

  但穷苦人家养女不容易,很多百姓家,十二三岁便嫁女儿。

  杨玉环十三岁与人相恋,十四岁怀有身孕,虽说确实是早了点,但还没达到玩弄幼钕的地步。

  “原来,杨贵妃所说的孩子,是你二哥的。”

  云飞扬恍然大悟,原来,杨贵妃根本不是偷人生的孩子,而是她生了孩子后才嫁给李瑁的。

  怪不得她嫁给李瑁和李隆基后,没有再生孩子,敢情是她年幼产子,身体出了问题,这才导致不孕。

  “你知道杨玉环有孩子?”

  云凰惊异的看着云飞扬,不知他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的。

  云飞扬点点头道:“我在落雪庵无意之中听到的,杨贵妃好像还在找这个孩子,她此次来四川,目的好像就是来找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她来四川是来找孩子?”

  “我听她问我师傅,她的孩子还能不能找到。”

  “你师傅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

  云飞扬翻翻白眼道:“缘分未到呗,出家人都喜欢这么说。”

  云凰死死盯着云飞扬道:“这么说来,那个孩子,没死?”

  “不知道!”

  云飞扬果断摇头:“我不知道我师傅说这话是认真的,还是纯粹为了安慰杨贵妃而说。不过,在我想来,那孩子应该还没死,否则,杨贵妃也不会不远千里从长安来四川找了。“

  “呼......”

  云凰长长松了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地,只要那孩子没死就好,只要孩子没死,二哥就还有希望。

  问题问的差不多了,云飞扬再次看着云凰道:“姐姐,我现在是不是可以骑马了?”

  这回云凰没有矫情,而是直接把马缰递给云飞扬道:“给你。”

  云飞扬接过马缰,刚准备上马,只听云凰继续道:“我可警告你,蜀道不平,现在又是晚上,你若从马背上摔下来,摔死了可别怪我。”

  云飞扬:“......”

  这TM的还让不让人愉快的骑马了?

  你若不想让我骑马,直接说就是了,何必整这么一句呢?

  最终,云飞扬还是没上马,他从没骑过马,马术如何就不多说了,再加上现在是晚上,黑灯瞎火的,他可不敢把自己的小命交给一头畜生。

  要知道,多尔衮就是骑马摔死的。

  就算摔不死,摔个半残也够呛不是?

  见云飞扬不敢上马,云凰好笑道:“怎么,怕了?”

  云飞扬冷哼道:“谁说我怕了?我只是权衡利弊,觉得没必要冒险。”

  “怕了,就是怕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云飞扬:“......”

  这该死的女人,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PS:求推荐,求收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