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皇帝不换死囚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帝不换死囚,我能拿他怎么办,人家毕竟是皇帝,总不见得让我打他一顿逼他换吧。

  我俩出了宫门,离歌立刻就不淡定了,事关星宇青灵,他的确很难淡定。

  只听离歌甚是愤慨的道,“皇上如此而为,实在叫人心寒!”

  这就是君权制度,皇帝不愿意干的事,你不能强求,即便让你很难受,但你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愤怒,嘴上还不能放狠话。

  我摇了摇头轻叹,“陛下此次...实在有些过了。”

  扎心了老铁...

  皇帝摆明了要面子不要里子,星宇和青灵两条人命跟他的面子相比,我估计连根鸡毛的重量都比不上。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皇权独断专行,我能有什么办法?捕神这个朝廷要员都只得摇头叹息,我又能怎么办?再说了,但凡涉及皇室颜面的问题,皇帝一般都不会跟你好好说话。

  皇帝不放死囚,但星宇和青灵咱们还是得救啊,这好不容易有了消息,不论是离歌,还是我,都不想放过这次机会。

  “距离午时还有多久?”

  “一个时辰。”

  我看了看日头,顶多一个时辰,那两个死囚就会被当作青龙会的头领在菜市口被砍头。

  离歌坐在一旁没有说话,我知道他此刻心情复杂,只得抬眼看向捕神道,“咱们大牢里有死囚么?”

  话音落下,捕神和离歌都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皇帝不让咱们换,咱们就不换了?只要搞定刑部尚书,应该没问题。

  “你说拿咱们大牢里的死囚去换?刑部尚书能同意么?”离歌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眼神里迸发出异样的光芒。

  我摇头道,“刑部尚书乃是锦衣卫的人,不好说。”

  涉及到锦衣卫与六扇门,我想这个事情只有捕神搞得定,说着,我将目光投向了捕神,他如果都没办法,那这事儿可就真没办法了。

  捕神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怪异,既有点无奈又带着一丝诧异。

  只听他缓缓道,“此刻善誉侯不在京城,疏通刑部尚书倒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咱们能保证他对任何人保密么?”

  我听懂了捕神的意思。

  以他在京城的实力,想要疏通一个尚书,基本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刑部尚书明面上的答应咱们保密,暗里却把这事儿告诉善誉侯的人,那可就麻烦了。

  换句话说,他可能当真不会向皇帝上奏,但他如果将此事告诉王之涣呢?

  那小子能替咱们保密吗?

  “咱们手里有他的把柄没?”我忽的想到咱们六扇门也是搞情报的,多少也应该有些关于这个刑部尚书的把柄吧。

  果然,我刚一提及,离歌立刻就站了起来,“我去找!”

  六扇门虽然不负责朝廷官员,但关于他们的资料和轶事,咱们多少是知道些。相比之下,锦衣卫干这些事儿可比咱们熟络,朝中官员的“资料”,他们那儿也是相当丰富。

  经过一番查找,离歌好不容易找到了几条关于这个刑部尚书林尚远的把柄。

  离歌让我和捕神看了看,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他对换死囚这件事守口如瓶应当没问题。

  这一折腾下来,时间更少了。

  不过好在咱们六扇门的马儿还算可以,从六扇门总衙门到刑部大牢,不过五分钟。

  交换死囚这件事当然由捕神出面交涉,我与离歌都站在大牢外没有进去。

  不多时就看到刑部尚书林尚远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瞧见我与离歌也没多言,不过那脸色却是相当阴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里刚办完丧事。

  我心说这离菜市口行刑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林尚远如果故意拖延的话,那今天这事儿可办砸了。

  正担心着,捕神却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我俩招了招手。

  “成了?”

  “哼,这个林尚远,拿着朝廷的俸禄供奉善誉侯,狗腿子!”

  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大吼大叫的,捕神压着嗓子暗骂了一句,而后让我俩去把死囚带走。

  虽然没有亲眼看见捕神是怎么与林尚远交涉的,但琢磨着也不过那么回事儿。

  捕神要换死囚,这件事儿既没有基础,也没有依据,而且他与善誉侯又是死对头,林尚远能答应才怪。

  然而捕神手里握着林尚远的把柄,以林尚远在京经营多年来看,他当然知道捕神的能量,捕神要搞垮一个刑部尚书,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当然,林尚远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范,必定会拿出善誉侯来警告捕神,所以捕神才有了刚才那句话。

  从刑部大牢里提出那两名死囚后,我当即和离歌乘马车赶到了青龙会指定的地点。

  这里乃是一栋早已废弃的酒楼,因为年久失修,酒楼的第二层已经全部坍塌,坍塌下来的废墟将下面这一层也都挡住了,如果不是外面那根依旧挺立的酒肆幌子,鬼才知道这是间酒楼。

  “出来吧!”

  离歌对着那酒楼大喊了一声。

  而后,我们就看到十多个身着紧身衣的大汉手提钢刀从酒楼的另一边包了过来,在他们身后,两名身着黄衫的妙龄女子正对着我俩掩嘴偷笑。

  两人最多也就二十的样子,唇齿红白相当漂亮,而且都生得一双狐狸眼,外加淡淡眼线以及眼影,特别妖娆。

  我心道青龙会当真是一锅大杂烩,啥人都有,这俩女的明显是窑子里的嘛。

  “哟,劳烦离捕头,花捕头亲自送来,小女子可实在担当不起啊...”

  “是啊是啊,怎么敢劳烦离捕头花捕头亲自送来呀,早知道咱们姐妹俩就该自己去领人的...”

  喏,这两人一开口就印证了我刚才的猜测。这声音哪里像良家女子的声音,阴阳怪气分外酥软,一听就知道是常年待在窑子里招揽顾客的。

  不过对付这样的女人,我还是有一些经验的,因为在2017的时候,我就没少遇到过站街女。

  “我说两位姑娘,你们要再这么勾引我俩,我俩可就真不客气了。”

  和站街女过招,千万不要不好意思,因为你一不好意思,她们就特别好意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