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请问三位是来观礼的贵宾吗?可有携带我魍魉发出的请柬?”一群身穿黑色紧身衣的魍魉外门弟子早已在峡谷入口等候多时,此刻见陈天远三人走近,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立即迎了上来。

    吴雨霖将早已准备好的请柬递上,这少年便立刻掐诀,在护宗大阵上打开一个缺口,将他们领入其内。

    “我猜你身上一定没有请柬,刚刚你若是真的甩开我,看你怎么进来。”吴雨霖用手肘戳了戳陈天远腰间,低声调笑,眼中满是促狭。

    陈天远脸色一红,他当时确实没有想及此事,只得讪笑两声蒙混过去。

    魍魉的宗门驻地与之前相比并未发生多大变化,峡谷两侧山壁直入云天,峡谷半空无数巨石悬浮,玉龙玄杀大阵缓缓运转,自成日月。

    陈天远三人跟着那外门弟子,借大阵的浮空之力向上腾飞,只一炷香功夫就到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开山大典举行的场所是一片开阔的广场,东西各宽五百丈,南北长近千丈,通体由白玉砖石铺筑,浑然无暇,不染纤尘。

    广场的尽头另有三块稍小的巨石悬浮其上,最中间的是魍魉议事大殿,魑魅殿坐落之处。

    另外两块巨石则空旷无物,那些身骑异兽,脚踏灵剑的修士正不断落于其上,由身穿影舞铠甲的核心弟子接待,引向正中的魑魅殿。

    “没想到还建了两个停机坪……”陈天远低声自语,面色古怪。

    “那里是接待八宗长老以及百族宗主之处。”引路少年见陈天远目中惊奇,为他解释。

    “嗯,对了,前来拜师的人呢?”陈天远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奇怪地想法抛开。他突然想到沿路见到的那些少年,此时却不见人影,开口发问。

    “他们此刻应该都在攀爬荒火山呢。”少年听陈天远提起此事,眼中出现了一抹骄傲。

    “哦?此话怎讲?”陈天远被他吊起了胃口,当即继续询问。

    经过少年的一番叙述,陈天远渐渐明白了原委,原来一切都要从收徒前的筛选说起。

    魍魉毕竟位列八大宗门,每次开山时前来拜师的人数极多。为筛选出心智坚毅之辈,每一个前来拜师者都必须经历一项测试。那就是独自翻过荒火山脉,活着走到峡谷的另一端。

    陈天远回想起一路上见到的那些少年,不少都是十三四岁年纪,脸上还带着明显的稚气,若让他们去翻越荒火山,恐怕大半都要死在异兽口中。

    “也许这就是大荒……”陈天远看到吴雨霖眼中毫无波动,想来弈剑听雨阁收徒时也有类似的筛选方法,不禁感叹起这个世界的残酷。

    “雨霖师姐!”陈天远被一声清脆的呼喊打断了思绪,他转头望去,两个剑仙装扮的身影从魑魅殿所在的平台飞下,其中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正挥手向他们这个方向呼喊。

    “韩师妹?你们怎么在这儿?”来人明显也是弈剑听雨阁门下,吴雨霖一步走出,向那两人迎去,陈天远与祸斗也随即跟上。

    “哈哈,雨霖师姐,我就知道你也在这儿!前段时间师傅带我和哥哥去拜访定远老将军,期间在王城耽搁了几日,正碰上魍魉开山大典,师傅索性将我们一起带了过来。”那少女笑眼弯弯,似乎见到吴雨霖特别高兴。

    “师傅她老人家也来了?”吴雨霖听她所言有些惊奇。

    “对呀,师傅她在上面魑魅殿呢,哥哥他知道你也来了魍魉,在上面一刻也待不住,非得拉着我下来找你。”少女将促狭的目光投向身边男子,那男子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身剑阁道袍飘逸飒然,十分醒目。

    吴雨霖偷偷瞥了一眼陈天远,似乎有些忐忑,不过陈天远脸上面具遮掩,看不出心中所想。

    “小丫头整日就知道胡说。雨霖师妹好久不见,这两位是?”那男子故作不悦地拍了拍少女的脑袋,开口问起陈天远两人。

    “这两位是我在九黎游历时结识的好友,这位是……”吴雨霖听得男子问起,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给他们相互介绍。

    “袁天成,散修。”陈天远自己抢先开口,这个假名是从叶喻卿身上得到灵感,如今在魍魉宗门内使用,也算是一桩趣事。

    “我叫祸斗。”大黑狗也自报家门,露出憨憨的笑容。

    “这位道友名字倒是不俗,似是出自某个上古凶兽?”这男子颇为见多识广,竟一耳听出祸斗之名的来历,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也介绍起了自己:“鄙人韩云生,这是舍妹韩云茹,皆是雨霖同门。”

    陈天远见他谦和有礼,心中有些好感,伸手正想与他相握,却被一旁的韩云茹抢在前面。

    韩云茹一把接过陈天远伸出的右手,笑意盈盈。

    “雨霖师姐和我哥哥青梅竹马,在弈剑听雨阁中有天缘良配之称,故而她的朋友就是我们兄妹的朋友。”

    陈天远听得韩云茹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有些莫名,正兀自疑惑着,又听她再次开口。

    “对了,哥哥可是日榜前五十的高手,你们以后若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此时韩云茹眼中的笑意已然化为挑衅,陈天远抬头撇了眼吴雨霖身上的衣衫,当即醒悟过来她话中玄机。

    被这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砸在头上,陈天远当真是哭笑不得。此时吴雨霖又偷偷望来,眼中满是委屈,他心中更是好笑。

    陈天远本想开口解释几句,却见吴雨霖扯了扯披在身上的蒹葭外袍,眸中一道媚意荡漾而来,吓得陈天远不自觉地把嘴闭上。

    “这女人是苏墨焉的朋友……”陈天远瞬间回忆起这件可怕的事情,有些胆战心惊。幸好此时魑魅殿内洪亮的钟声传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一行近百人从魑魅殿内浩浩荡荡地走出,径直向着白玉广场落来,当先一人赫然是魍魉影主,叶喻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