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老狐狸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皇帝带来的人走得一个都不剩的时候,咱们六扇门的人总算可以出来了。

  离歌看见捕神无碍,当即对我表示了歉意。

  我心说都这会儿了我还会对此斤斤计较吗?你这也太小看我花冷胤了吧。

  “星宇与青灵可有消息?”捕神问到。

  离歌摇头叹息,脸上满是黯然之色。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毕竟他与星宇,青灵的友情已经超过了一般家庭的亲情。

  捕神思忖半晌,而后缓缓道,“此事你加紧调查,我估计善誉侯最多三日便会离京,到时候京城中不知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离歌得了命令后径直去了。

  大厅之中只剩下我与捕神。

  他见我迟迟不肯离开,当即笑着问到,“你是不是一定要知道威合镖局内藏着什么?”

  我也笑着应到,“是。”

  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是你设计的,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却叫我如何甘心?

  我虽然不聪明,但也不蠢。那威合镖局内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捕神看了看我,而后端起茶杯轻轻小酌了一口,“不是我不告诉你,此事事关重大,不容有失,即便是离歌我也未曾吐露过半句。”

  我听懂了他的意思,可是我不甘心,“离歌所知之事岂能与卑职相比?捕神大人,您觉得您拦得住我么?”

  他不告诉我,那我就再潜进去一遍,反正威合镖局就在那儿,也不会跑了。

  我心说我都这么说了,你也应该告诉我了吧。可谁知道他却告诉我,威合镖局跑不了,里面藏着的东西却已经跑了。

  MD,肯定是昨晚他传的消息让里面的人带着那东西离开了!

  这老家伙,当真可恶。

  “小花,不是我不信你,只是我不得不小心,这件事不止关系我一个人,一个不好恐怕我们整个六扇门为之陪葬都不够,你懂吗?”

  我当然知道你要小心,但你越是这么恐吓我,我就越感兴趣,越好奇好吗?

  谁让你只把话说半截?我这个人的好奇心就这么大!

  我还想套话,可是捕神已经不给我机会,他摆手道,“回去吧,你一夜未归,公主殿下该担心了。”

  他居然拿出漓香来压我!

  老狐狸!

  劳资信了你的邪!

  不过想想也是,以漓香的性格,她见我一夜未归,万一做出什么傻事可怎么办?

  我得回去看看先,还有那小和尚,他可是少林寺的宝贝,我不仅得罪不起,而且还不能怠慢了他。

  “您不说就不说呗,我还不乐意听呢。”

  话音落下,我转身就离开了六扇门总衙门。

  潇洒的话谁不会说,只是我心里对威合镖局之中到底藏的什么还是很好奇。这就好比你娶了个美女当媳妇儿,但你的丈母娘只给看了一眼她小时候的照片,你说你着不着急掀开盖头?

  那威合镖局里面到底藏的什么?

  我在路上又一顿胡思乱想,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我到家的时候,漓香正坐在门口等我。

  这是夕阳斜照的时刻,那金黄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还有冷风吹过,本来挂在耳朵上的青丝立刻顺着脸颊飘扬。

  你很难想像看到这样的一幕我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我还记得我与初恋站在后山上看落日的光景,那是我觉得我所见过的最美的景色。当心爱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与你共赏一幕画面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整个世界都是她。或者说,她就是你所能触碰的所有。

  有时候我会难过,难过于无法挽回我的初恋。

  但是当我看到花间月的时候,这种难过渐渐被稀释了。然而此时此刻,这种难过却突然浮现心头。

  漓香的侧脸或许不太完美,那微微上翘的鼻尖似乎是在告诉看它的人,它的主人是个公主。

  对啊,她是个公主。

  而我,只是个捕快。

  有什么道理让一个公主为一个捕快付出最好的青春呢?更何况我还是个穿越而来的捕快,并不是真正与她订亲的那个人。

  我可以欺骗她吗?我已经欺骗了她。

  可是当我看着她的侧脸,当我心头的难过逐渐翻涌,我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劝说自己与她说明一切。

  “你回来啦!”

  漓香惊喜的发现了我,对,是惊喜。

  这种惊喜就好像等待许久不见公车进站,却突然看到了另一班也会经过目的地的公车时那种难以言表的喜悦。

  我一直以为我最不能忍受的便是等待,可是当我看到漓香坐在门口等待我时候,我才发现,我最忍受不了居然是自己的模样。

  “对不起。”我替她将脸上的秀发捋到耳旁,“外面太冷,不必如此。”

  我想说不必等待,但却不忍。

  漓香秀丽的脸蛋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晕红,她有些害羞,我原本以为她不会害羞的。

  看来也不是。

  小和尚在屋里听到我的声音,也立刻跑了出来,“花大哥!你回来啦!你不知道,你一夜未归,可把公主姐姐给急坏了...”

  “小和尚!”

  漓香害羞的模样与她以往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根本不是同一款,我恍惚间竟以为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进去吧。”

  我从未牵过漓香的手,这时候我也不会。

  如果牵手,那就牵手。但如果未曾牵手,那也就无从放手。

  我并没有把昨晚的事告诉他们,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他们知不知道根本没什么区别。

  “对了花哥哥,今天那个张丹峰曾来找过你。”

  “张丹峰?他说了什么?”我昨日让张丹峰赶回武当山,我猜他前来找我应该是向我告别的。

  果然,漓香说张丹峰前来寻我就是为了临走时亲自跟我说一句后会有期,但我却不再。

  “他还说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消息送来。”漓香眨着眼睛看着我,显然是没明白张丹峰为什么这么说。

  我心道这张丹峰也实在是客气,既然都已经安排好了,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我点了点头道,“他离京的事我知道。”

  我原本以为他会将先天功的古谱带走,却不料他提都没提。无论是在六扇门还是在我家里,他居然连一句都没提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