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白驹飞隙,十数天的时间转瞬即逝,随着乾家产业陆续被抛售,乾枫倏一家将要离开的日子也近在眼前。

    “陈潇,我们要走了,麻烦你把这封信带给枫倏,我就不去见他了。”清晨,天还没亮,唐云舒就敲开了陈天远的房门,将一封书信交到他的手上。

    房门外,苏墨焉,宋浮生两人身背行囊,显然是准备与她一同离去。

    “真的不再去见见他了?也许他会改变主意的。”陈天远低声劝解,不希望这两人真的就此陌路。

    “算了,我尊重他的决定。”唐云舒云淡风轻,似乎对乾枫倏的选择已经不再介意,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又有谁能知道?

    “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陈天远再次发问。

    “先在九黎城中找个地方住下,之后再作打算,你去和小苏他们道个别吧。”

    陈天远见她去意已决,也不再多留,正好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不便让他们看到。

    陈天远走出房门,来到苏墨焉两人身前,张了张嘴,话还没有开口。

    “你不用急着道别,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不久后还会再见。”苏墨焉冲他眨了眨眼,让陈天远不禁回忆起几日前月下庭院中的一幕。

    三人最终还是走了,乾家大宅越发冷清了起来。

    当日傍晚,陈天远等到乾枫倏回家,把信交给了他。乾枫倏没有当场拆开,只是把信放入怀中,一如之前唐云舒般云淡风轻,看不透心思。

    “你真的不想和他们一起走?”

    “我想,可我不能走。乾家虽然已经不是五年前我离开时的乾家了,但我依旧是乾家的子嗣。”

    陈天远长叹一声,任他离去。都说世事无常,今晚过后,乾家又还能是昨日的乾家吗?

    ………………

    入夜,乾天武曾经的房间之中。

    乾丰年一人一灯,将原本属于乾天武的事物一件一件地细心整理,眉间的苍老从未如此明显。

    “乾老爷子,明日便要离开九黎城了,不知现下是何感受?”灯影一晃,一袭白衣的陈天远出现在房中。

    乾丰年并未回头,也未开口,只是更加认真的收拾着房间。陈天远在他身后,也静静看着他的背影,房间中一时静默。

    直到乾丰年把一本颛顼本纪收入行囊,房间中已再无其他物件遗留,才缓缓转过身来。

    “我该叫你陈潇小友,还是杀身鬼陈天远呢?”乾丰年满脸平静,眼中满是灰白与迟暮,再没有初见时的慈祥与和蔼。

    “你既已早就发现我的身份,为何还放心把我留在乾家?”陈天远问了一句,突然又恍然一笑道:“对了,你在赌。”

    “哈哈哈,没错,我在赌。”乾天武也是洒然一笑:“我在赌你发现不了真相,如今天武已经移交龙麟堂,我又没有十分把握将你制住,虽知你一路探查,却也只能赌一赌你看不透真相。”

    “那如今呢?你觉得自己输了还是赢了?”

    “今夜你既来了这里,想必是老朽已经输了,可却输的不够甘心,不知陈小友可否说说,你究竟是从何处看出的端倪?”乾丰年眼中的灰白更甚,神情却始终没有变化。

    “说说就算了,若乾老爷子你还想再赌一把,现在便可出手了。”陈天远不傻,又如何不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

    乾丰年听得此言,轻叹一声,神情转瞬间化为狠辣,直直朝陈天远而来。

    陈天远本没多在意,谁知乾丰年看似只有日藏威力的一拳,临到眼前却化为一头金色雄狮,竟是月威境的内景外化!

    陈天远本想地行躲避,谁知房中黑光一现,他的化血之势竟被生生止住。仓促间陈天远只得抬起双臂抵挡,轰的一声被砸入墙中。

    “咳咳,老朽舍了这副残躯,想为乾家搏一条后路,没想到竟还是奈何你不得,日榜二十一当真有如此恐怖?”乾丰年咳出一口鲜血,眼中的灰白已渐渐化为了死气。

    “萤石,锁影阵,看来今天这局是专门为我设下,真是多谢乾老爷子款待。”陈天远从残垣断瓦中走出,身上有些狼狈,却并未受什么伤势。

    乾丰年未再多言,继续挥拳而至,狮吼漫天。陈天远眼中血色一闪,白衣身影直接化为一道黑芒绕过拳风,再次出现在乾丰年背后时,手中已多了一柄翠绿的灵匕。

    乾丰年转身再次挥拳,陈天远手中的幽暗却已等候多时,寒芒闪烁间,本是威势震天的双拳已经无力地垂下。

    “李不凡,你准备看戏到什么时候?”陈天远挑断乾丰年的手筋之后将他提在手中,冲屋外大喊。

    “哈哈哈陈老弟当真不凡,这又是一个月威境强者折于你手,下月的日榜可有看头了。”竟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李不凡与越须眉等几个天机营弟子已经潜入乾家,隐匿于黑暗之中。

    “一个靠燃烧寿元强行突破的月威境,修行的还是最普通的凡品功法,算什么了不起的战绩。”陈天远虽将乾丰年擒住,却有些索然无味,不知今夜过后该如何面对乾枫倏。

    “陈老弟,你现在可以说说了吧,你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乾家有鬼的?”越须眉几人已将乾丰年带走,李不凡鬼鬼祟祟地走到陈天远身边发问,显然已经好奇已久。

    陈天远翻了翻白眼,见一切尘埃落定,便向他开口解释起来。

    “我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前几日我让乾枫倏偷来了乾家的账本,结果发现那一笔购买妖魔的支出赫然在列,试问计入乾家账本的支出,乾丰年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天远看了一眼李不凡,发现他还是懵懵懂懂,便继续解释。

    “我问你,既然乾天武被陷害之事已经证据确凿,且这件事是整个乾家所为,乾天武又为何自己一力承担?”

    “你是说,他们要隐瞒什么更严重的问题?”李不凡似乎有些明白过来。

    “不错,你们龙麟堂前脚抓住潜入的天屠魔,乾家后脚就把乾天武之事上报,两件事为什么如此巧合?再加上乾家迫不及待地变卖家产想要离开,中间的问题还不够明显?”陈天远见李不凡反应迟钝。索性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一向他讲明。

    “可是证据呢?你找到了什么证据?”李不凡若有所思半晌,终于想了个透彻,可又突然发现似乎少了什么,赶紧冲着逐渐走远的李不凡大声喊道。

    “你傻啊,我要是有证据早让你们抓人了,今晚还来找这老狐狸干什么?”陈天远摆了摆手,渐渐走入黑暗之中,仅有这么一句话远远飘来。

    …………………………

    “陈老弟,乾枫倏之事已经没有问题了,军部只是例行审问,他对此事毫不知情,已经放了回去。对了,他大伯也未涉及其中,一并放了回去。”三日后,李不凡在潇湘楼再次宴请陈天远。

    “如此我便放心了,李兄今后有何打算?准备一直待在九黎城中了?”陈天远听得乾枫倏没事,便也放下心来,开始与李不凡闲聊。

    “当然不是,此次回王城只是述职,王朝不日便有一场反攻将于天合关打响,我三日后就要回前线,倒时我走前将那册枯叶遗卷交还于你。”

    “哦?天合关?”陈天远默默算了下年月,似乎大夏对巴蜀的反攻就在近几个月,莫不是此次天合关的反攻就是他记忆中的那场开幕之战?

    “怎么?陈老弟你有兴趣?不如你干脆在军中领一职务,与我一同去前线斩杀妖魔,以你的实力,留在后方着实可惜。”李不凡突然兴奋了起来,他见陈天远还想开口,急忙打断:“魍魉那边不用担心,不少把八门派弟子都在军中担任要职,毕竟皆是我人族修士。”

    陈天远闻言点了点头,算是应下,李不凡便请他第二日前去龙麟堂,以作安排。

    翌日,陈天远站在龙麟堂门前,遥望着繁华的九黎外城,内心有些惆怅,突然听得一声清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陈潇!我就说过,我们还会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