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另一个她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穿越大明当捕快 第21章 另一个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百花楼内的群雄,谁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被我拔了头筹,成为了花间月的入幕之宾。当然,还带着张丹峰。

  唐少陵和明将军都阴沉着脸径直离去,其他人见状当即纷纷散场,毕竟没有了出头鸟,他们这些人还无法让张丹峰将他们放在眼里。

  百花楼的二楼是一处特别宽敞的阁楼,而且有天窗,四边墙角还放在火盆,加之外面的阳光,初春之时,暖意洋洋。

  我没想到的是,花间月坐下之后便摘掉了脸上的面罩。

  而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花间月的容貌居然跟我2017的初恋一模一样!

  我早就觉得她的眼睛和声音很熟悉,而今看见她的容貌后,我“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不出的震撼。

  怎么可能?

  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跨越了五百多年。

  我怔怔的看着花间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的眼睛,并不是传统美人的狐狸眼,并不妩媚,而是流盼澄澈,明眸善睐。加上玲珑琼鼻,粉腮微晕,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

  我忽然想起多年2014年时为一个朋友取的名字,儇兮。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巧笑倩兮。

  或许有些夸张,但我此时我心里的震撼已然超出了我的预想,我所能想到的,所能表达的,仅是如此。

  “咳咳...花兄...”

  张丹峰在旁提醒我不要失态。

  在他眼里,花间月或许的确不负天下第一美人,但也仅仅是个美女而已,并不能代表什么。

  他不知道的是,倘若花间月只是天下第一美人也就罢了,可她偏偏与我的初恋一模一样,这叫我如何能平静?

  “花少侠好似有些惊讶?”花间月轻笑一声,完全与初恋一般无二,没有丝毫差别。

  我虽然震撼,但我还能反应。

  我摇头没有说话,抬手将桌上的热茶一饮而尽。

  这没法解释,无论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有多离奇,可是当我看到花间月的长相容貌之后,我还是陷入了浑沌之中,根本找不到任何可能性来解释证明。

  她,为什么会与2017的另一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花宫主,在下向来不喜拐弯抹角,我直说了吧,我们想见段归藏。”

  张丹峰很是平静说着。

  我听花间月道,“京城内接连发生两件大案,都与武当有关,张少侠是想借段先生之手查找线索?”

  “不瞒花宫主,木叶师叔的先天功在我之上,即便是我与他切磋也占不得一丝便宜,天下间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死师叔之人,绝对不出一手之数,所以...”

  “所以你才会想让段先生帮你分析?”

  花间月的思虑也很敏捷,至少不像刚才楼下那些人。

  张丹峰转头看向我,“花兄。”

  既然无法解释,那就坦然接受。

  我轻叹一声端起热茶,缓缓道,“天下名门十二派,少林武当峨眉丐帮,华山唐门崆峒逍遥,昆仑天玑流光炎宫。除开后面这四派,前面八派都已经站好了阵营,但以少林武当威势,他们没有理由暗算对方高手。”

  从唐少陵的态度其实不难看出,天下八大派已然分了阵营,武当峨眉华山逍遥与少林丐帮唐门崆峒,可是倘若仅仅是江湖恩怨,这两大阵营有必要暗算吗?

  而昆仑天玑流光炎宫四派向来不问江湖事,别说他们没理由对两大阵营出手,即便有,他们也做不到如此天衣无缝。

  木叶道人和了因大师乃是何等人物?如果没有神级高手出手,不可能连一丝线索都没留下。

  花间月自然明白我的意思,闻言道,“以花少侠的意思,青龙会和当年的怒苍山岂不是嫌疑最大?”

  我看了看张丹峰,示意他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青龙会和怒苍山乃是死对头,当年怒苍山被灭全都是青龙会的手笔,如果说是这两大势力为了挑起江湖纷争而干出这样的事,那是完全有可能的。

  张丹峰叹道,“青龙会隐身江湖数十年,怒苍山早已烟消云散,天下间还能为在下提供线索的,只有段先生了。”

  张丹峰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两个势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我抬眼看向花间月,只见她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点头道,“我可以帮你。”

  我和张丹峰都没想到花间月竟会如此干脆,甚至都没斟酌一下。

  前面已经说了,昆仑天玑流光炎宫四大势力向来不问江湖事,即便是当年怒苍山崛起之时,这四派也从未发声。不料今日为了武当少林,花间月居然答应我们帮忙。

  张丹峰感激道,“花宫主援手之情,张某定然铭感五内!”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人花间月哪需要你铭感五内,她天下第一美人的名头和天玑宫藏书千万的实力摆在哪儿好看的吗?我估计她才不会管咱们铭感几内,她这么做应该另有原因。

  “花少侠好像有话要说?”花间月的星眸流动间显得格外灿烂。

  “花宫主,你说咱们五百年前会不会是一家人?”我当然不会告诉她心中所想,当即岔开了话题。

  花间月闻言一怔,随后掩嘴偷笑了起来,“花少侠当真幽默,谁说五百年前才有可能是一家人?难道而今就没有可能是一家人了吗?”

  啥?

  我没听错吧?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我万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回答,这是啥意思?

  现在是一家人?

  “花少侠,令堂怎么称呼?”花间月睁着大眼睛问到。

  令堂?

  鬼才知道花冷胤他爹叫什么。

  “我连家父家母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更别提他们的名字。”我露出一丝萧索之意,既然要装,那就装个样子,不然被看出了破绽可不太好。

  花间月闻言“啊”了一声,而后急忙致歉到,“对不起,我没想到...”

  “没事,事实而已,花宫主不必介意。”说完,我顿了顿接着道,“既然花宫主答应帮忙,不知花宫主有何安排?”

  张丹峰也转头看向花间月,想来也在意如何见到段归藏。

  “段先生已经到了,明日酉时观星楼,两位只管前来即可。”

  花间月的眼神很自信,但是我又不能说出她到底为何自信。

  我与张丹峰都微微点头,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不再叨扰了。”

  起身之后,花间月忽的叫住我道,“花少侠...”

  “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