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踏入漩涡的陈天远经历了一瞬间的黑暗和失重,等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一张漫无边际的巨大棋盘之中。

    陈天远转头看到莫长风正站在自己身侧,闭目而立,神色肃穆,他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就有一到白光从他天灵射出,在半空中一阵盘旋后径直向棋盘落去。

    这白光落地之后化为一个个手持长枪的白色石兵,与原本就存在的黑色士兵大战,竟是一局另类的对弈!可惜持白的莫长风明显处于下风,面对布满棋盘的黑子,那寥寥可数的白色石兵岌岌可危。

    “看来他们已经打碎机关开启生死棋局了。”陈天远看到这一幕,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闭目看了一下系统的提示,此时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小半,只剩下半小时多一些。

    “十三兄弟你没死?真是太好了!你快去帮秦姑娘一起抵挡这些该死的石兵!”远处的李不凡看到陈天远出现,当即向他大喊。

    陈天远闻言望去,看到之前进入的三人正在远处,被遮天蔽日的黑色石兵分割围剿,处境不妙。

    被围攻的三人中属齐雨亭的情况最好,他身边的石兵不多,且剑匣中的飞剑不断射出,幻化成一道道风刃旋转,将他牢牢护在其中,赫然是弈剑听雨阁仙心弈剑诀中记载的法术五方浩风。

    再看李不凡那里,他虽然被七八个石兵团团围住,但是因为身披重铠肉身强悍,即使偶尔被巨斧利刃击中,也仅仅是站立不稳,一时半刻性命无碍。

    情况最危急的却属之前与清然一战中表现抢眼的秦玉叶,她的功法中有些魍魉枯叶遗卷的影子,明显不善群战,可偏偏她身边的石兵最多,时不时还有新的黑子在他身边出现,刀枪剑戟临身,一时间险象环生。

    另外两人也听到了李不凡的喊声,扭头向陈天远望来,陈天远竟还从秦玉叶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丝欣慰。

    但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一分神,危机骤临,只见又一道黑芒从半空中落下,正落在秦玉叶的身后。这黑芒刚一落地便化为一个手持利斧的巨大石兵,抬手便向她后背劈去。

    虽然对秦玉叶的态度有些莫名,可看到这一幕的陈天远也是心下一紧,来不及多想,不顾地行留下的虚弱直直向着秦玉叶冲去。

    在这长腿美人眼看就要香消玉殒之际,被眨眼临近身前的陈天远一把推开,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致命的一斧。而陈天远虽极力躲避,却仍被巨斧劈中左肩,狠狠砸在地上,陈天远听得肩膀咔嚓一声,随即便是全身如粉碎般的剧痛。

    离他们最近的李不凡一见,立即再次幻化出铁骑虚影,一路硬顶着无数石兵的劈砍,冲到陈天远身前。

    “多谢。”秦玉叶也重新站了起来,神色带着一丝复杂靠近过来,轻声对陈天远道谢。陈天远坐在地上,抬起还能动的右手向她摆了摆,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却也有恩必报,这秦玉叶之前对他伸过援手,那柄爆裂刺甚至还是他与周沁怡决胜的关键,自己不能就这么看着她陨落。

    秦玉叶见状也没再多说,转身继续与那些黑色士兵周旋。站在远处的莫长风也发力,一连四道白光降落在他们周围,幻化成白色石兵,与秦玉叶和李不凡一起将陈天远护在身后。

    陈天远逐渐回过神来,打量了一下整个棋盘,黑子已经将白子逼入绝境,白子的劣势一目了然,想来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蚕食殆尽,或许到那时,还不用弈魔复生,自己几人就要死在这棋盘之上了。

    这时那弈剑少年也靠了过来,与陈天远他们汇合在一起,稍稍减轻了众人的压力,只是周围黑色石兵越来越多,众人心底不禁泛起一丝绝望。

    “莫长风!只位点,了位尖,叶位断!”陈天远突然回想起以前游戏中经历过的生死棋局,冲着莫长风大喊。

    陈天远回忆起闲逸居这个副本,通关过程中莫长风会不时于棋盘中落下白子为玩家加持状态,与现在的局势颇为相似,只是真实的生死棋局情况远比游戏中复杂,让他一时难以确定落子的具体位置。

    其实陈天远也不知道落这几个子到底有没用,只是此刻情况危急,死马当活马医吧。

    莫长风听到陈天远的喊话,大概也是这个想法,当即一咬舌尖,低声将这几个位置重复了一遍。又是三道白光落入棋盘中上腹,只是这次出现的石兵不再是孤身作战,三者之间联手御敌,竟牢牢占据了一小片区域。

    陈天远一见有效,继续报出一个个方位,随着莫长风的落子,棋盘中的白色石兵越来越多。

    莫长风虽然脸色发白,却咬牙坚持着,因为众人都渐渐发现,自陈天远开口以后棋盘局势已然出现了变化。

    新出现的白色石人没有如之前一般被迅速击碎,每个白色石人之间互相引援,隐隐与黑子有了抗衡之力。即便黑色石雕在不断增多,白子这方却也逐渐扳回劣势。

    此时距离弈魔复活还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齐雨亭!左上角星位那个黑子!莫长风!小目低挂!”陈天远扶着受伤的左臂,站在人群中继续发号施令。

    他看到自己方法奏效,更是回忆起了破去这黑子阵势的办法。游戏副本中每一片黑子中都有一个核心,陈天远称他为机关怪,只要击杀了这机关怪,其所在的那片黑子就会崩溃。

    其余人如今对陈天远的指示全然信任,莫长风也立刻在左上角小目处落下一枚白子。

    只见出现在左上角的白色石兵一把丢开长枪,抱住身处星位的黑色石雕。齐雨亭也从自己的剑匣里抽出一把雷霆环绕的长剑,举于心口,默念心诀。

    众人眼看齐雨亭举着雷霆长剑缓缓升至半空,天空中骤然乌云密布,如巨龙般的紫色雷霆穿行其中,竟如天威一般。

    “七曜人寰诀!”一声大喝,齐雨亭小小的身躯与那长剑融为一体,猛地化为一道电光,直射左上角星位的黑色石雕而去。

    众人看这齐雨亭孤身冲入黑色石雕的战阵,皆是心中一紧。只听得一声巨响,电光正中星位石雕的胸口,霎时间,以星位为中心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爆炸,直接覆盖了周围数十黑色石兵,星位的周围布满了紫色的雷霆和漫天的烟尘,令人看不清结果如何。

    就在众人紧张地等待中,棋盘左上角的黑色石兵突然集体停止了动作,一具具开始崩解!

    烟尘散去,众人见得空旷的棋盘左上角出现了一个深坑,齐雨亭正虚弱地躺在里面,大口大口的喘息。

    “快去保护他!”陈天远急忙开口,众人随即带着白色石兵赶往齐雨亭的身边。

    之后的十分钟里,依靠着白子越来越大的优势以及秦玉叶和李不凡相继使出的杀招,终于在弈魔复活前的最后两分钟将余下的机关怪肃清,随着最后一个黑色石兵的崩解,系统的倒计时终于停了下来。

    待一切尘埃落定,原本众人一直好奇去了哪里的闲逸居掌教岁弈也终于出现。

    原来岁弈不忍看自己的孙女晴云和最疼爱的弟子长风万里相隔,不得相见,所以只身前往弈境,想要破掉生死棋局,可却力有不逮,深陷其中,被棋局里的丹朱之怨趁虚而入,差点丧失心智化为弈魔,如今棋局被破,这才逃了出来。

    其实如今众人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已不关心,精疲力尽的他们只想知道如何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长风和晴云携手向他们走来,正要开口道谢,却只见眼前青光一闪,待回过神来时,这几个为帮他们团聚舍身忘死的少侠已经不见了踪影,一句感激也生生憋回心里。

    青光再次散去时,众人已回到了来时的青石广场。

    最终任务完成幻境生死棋局·闲逸居结束,开始结算

    参与者陈天远评级乙上奖励资源x1.7

    参与者李不凡评级乙下奖励资源x1.3

    参与者秦玉叶评级乙下奖励资源x1.3

    参与者齐雨亭评级乙中奖励资源x1.5

    奖励已发放,请注意查收……

    请参与者选择是否花费10日钻碎片修复伤势……

    果然是无限恐怖……陈天远抽了抽嘴角,果断选择了修复。

    到底是主神出品,白光笼罩下的陈天远不仅在生死棋局中受到的伤势完全恢复了,连之前地行带来的虚弱也一扫而空,只可惜这价钱在他眼里贵了点,毕竟商城里一整瓶神农秘药也才五个日藏碎片,还能反复使用,只是现在药效抵抗了也没有办法。

    再次消耗十块碎片的陈天远从本来的大丰收变成了收获最少得那一个,不过相比起徐一山和周沁怡的身死,他也颇为满意了。

    “十三兄弟,之前在湖边对不起……”脱离了幻境带来的压力,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李不凡走过来对陈天远歉意的开口。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天远摆摆手打断了,随即开口宽慰他道:“你不必介怀,当时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只有我能去做那个诱饵,完不成任务也是被抹杀,去石亭却还有一线生机,就算你们都不同意,我为了自己的小命也还是会去的。”

    陈天远对这个李不凡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当时在岸边只有他站出来为自己说了话,虽然这人迟钝了点,却没什么心机,是一个值得托付后背的好战友。

    “那十三兄弟,你之前是怎么从那石亭中出来的?还有你那个周师姐呢,她不是去找你了吗?”李不凡挠挠头,又向陈天远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弈剑少年齐雨亭听了李不凡的发问无语地拍了拍额头,陈天远也对这位耿直的天机营弟子有些无奈,只好临时又编出一套说辞,无非就是他无意间打开了石亭机关,将那群闲逸剑客放了出来,然后周沁怡为了掩护他逃离,自己一人面对闲逸剑阵,最终陨落云云,说着还装出一副沉痛的样子,唉声叹气,看得齐雨亭和秦玉叶白眼连连,陈天远自知骗不过这两人,也所幸他们没有拆穿。

    李不凡倒是没有继续多问,只是在一旁感叹着周沁怡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师姐。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们一些问题了吧?”竟是惜字如金的秦玉叶当先对半空中开口。李不凡也不忙感叹了,急忙抬起头,死死注视着半空。

    “不超出权限,我可以回答……”安静了良久,半空中的声音才再次回答道。

    “你到底是谁,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是大荒幻境,我是这里的主神,你们可以称我为系统。”这声音不等他们发问,继续解释:“大荒幻境是由天外大能建立,独立于大荒世界之外,截取大荒世界中一段段具体的历史,化为幻境,用以磨砺大荒修士。在大荒幻境中你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包括资源,机缘,实力的提升,以及死亡。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修士都会根据实力经历不同难度的幻境,难度越高,奖励的资源也越是丰厚,在幻境中得到机缘的可能性也越大,当然,如果完不成幻境所要求的任务,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那我们就得一直待在这?去完成你说的那什么任务?”李不凡最先忍不住质问。

    “当然不是,你们现在就可以选择回归大荒世界,直到下一次任务开启才会被再次召来此处。”

    “这是谋杀!一次次任务一次次危险,这一次是徐一山,下一次是不是就是我们?!这根本不是什么磨砺!这是谋杀!”一直以来都颇为冷静的齐雨亭竟突然红着眼对着半空咆哮起来,这才让人想起他只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到底要怎样才能彻底离开这什么鬼大荒幻境!我说的是彻底!再也不会回来!”

    其实齐雨亭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将要经历的幻境也许会越来越难,说不定哪天就会像徐一山和周沁怡那样死在其中,如果不彻底摆脱这个地方,这一天不会远。

    “缴纳一块纯净的红莲溟钻,就可以离开。”这系统沉默了一会,说:“也许还有其他的办法,但我只是留在此处指引的系统,这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

    众人沉默,虽然听起来和日钻月钻有些相似,但是这种名为红莲的溟钻他们不要说见,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又上哪去找纯净的红莲溟钻?至于那所谓的“其他办法”,连影子都还见不着。

    陈天远撇了撇嘴,红莲溟钻他知道,也用过,不过那是上辈子在游戏里的事情了。他默默在脑海里打开商城翻了翻,价值70000通用点的红莲溟钻赫然在列,只不过买不起就是了。

    “我选择回归。”秦玉叶冷漠的开口,想来是消化完了系统的话。“我也是。”齐雨亭也紧跟着开口,他满脸疲惫和愤怒,还在嘶嘶喘着粗气,看起来一时还接受不了自己身陷囹圄的真相。

    “准许回归,但是切记,回到大荒世界后严禁参与者向任何人透漏关于大荒幻境的信息,违者抹杀。”系统话音刚落,那两人就化为白光消失了。

    “那么十三兄弟,我也走了,你多保重。”李不凡也向陈天远告辞,见陈天远向他点了点头,便也消失不见。

    陈天远一个人站在青石广场发着呆,他之所以没有走,一方面是想到回去以后要和宗门解释周沁怡的失踪有点头痛,另一方面也想问问这个主神为什么没有提到自己印象里的兑换系统。

    “没有你说的兑换系统,所有幻境只会奖励丰富的修炼资源,其余的东西需要你去现实中购买。”系统如此回答道。

    陈天远甩了甩头,只能把这件事抛到脑后,毕竟自己的商城包罗万象,又价廉物美,有没有兑换系统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就是自己想在幽都丢颗原子弹试试的梦想可能要落空了……

    问完问题的陈天远也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了,向系统选择了回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