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幸存者论证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个假设,如果这个死亡驿站之中真的有一个幸存者,他靠着躲在那间密室下面的御寒暗室之中躲过了一劫,那么可以想像,这绝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幸存者。

  首先,这个幸存者并没有逃,因为一旦那些前来袭击驿站的歹人发现了他的逃走,那么光凭他一个人,无论如何也逃不出去。祁连山外便是广袤的高原地带,无法隐藏身形,而山内天寒地冻,他逃进去就只有死路一条。至于原本用以传递情报的那条驿卒马道,想来也会被那些歹人所占领。

  所以这个幸存者知道自己若是往外面逃,那肯定是无法逃脱的。

  其次,他选择了驿站之中的这个御寒暗室作为暂时躲藏的地方可谓十分明智,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即便那些歹人发现了他的失踪,那么他们追杀的方向也该是山内或者山外,不会在驿站之中搜查。

  最后,这个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留下的这几件沾有血迹的衣服十分值得考究。

  试想,他如果连包扎伤口用的麻布都能烧毁,那么这几件带有如此明显血迹的衣服为什么没有烧毁呢?他是故意留下的还是匆忙之间忘记了?

  他躲在那暗室之中,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只有能捱多久便躲多久,直接外面再无声音,直到那些歹人离开,他才能偷偷摸摸的从暗室之中出来寻找出路。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存在匆匆忙忙的可能性。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故意留下的。

  可是他留下这几件沾有血迹的衣服目的是什么呢?

  我想不外乎有两个,一,他有可能是留给那些歹人看的。因为能找到这里并且毫不费力的将这里的驿卒守卫屠戮干净,这些歹人的手段可见一般。他们发现少了一个人之后或许会因为着急而忘记了搜查驿站,但一旦他们醒悟过来,那么他们肯定会返回。

  而一旦那些歹人看到这几件衣服,那就表示他们的计划失败了,这个驿站之中有人活着逃离了这里,而且他们并未察觉。

  如此一来,定能给这些歹人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从而为这个幸存者争取一些逃离这里的时间。

  二,这几件衣服就是留给我们来发现的,换句话说,那个幸存者把这几件衣服故意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给朝廷派来的调查员提供线索的。一旦前来调查的人,发现还有幸存者,那么便一定会清查驿卒名单,与死者对比,那么没有尸体的那人,便是幸存者!如此一来,朝廷想要找到他就十分简单了。

  综合以上几点考虑,此人绝对是个聪明人,而且还是个十分机敏的聪明人。

  风寒胤听我分析了一大截,脸上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去清查死者?”

  他问的问题正是我想要表示遗憾的。

  这个幸存者可能万万也没想到朝廷派来调查的并不是兵部或者户部的高官,而是六扇门。而这些绝密驿站的人员名单,六扇门怎么可能拥有?换句话说,正统老儿连这些驿站在哪里都没有告诉我,又岂会告诉我这些人驿卒的名单?

  “那你刚才分析那么多管啥用?别说你那是假设,就算你的假设成立,咱们怎么找到那个幸存者?”风寒胤对着我就是一盆凉水泼了过来,丝毫没有考虑我的感受。

  我白了他一眼道,“你听我说完。”

  “倘若刚才我的假设成立,那么你想想看,一个人被闷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不眠不休长达数日,他想不想出来?他肯定想出来对不对?但是你刚才也说了,下面那密室就跟一个坟墓一样,那幸存者在离开这里的时候肯定也看到了那些死者,你觉得在那种环境里,他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

  看着自己同袍兄弟的尸体被堆在一起血流成河,而他却要独自偷生,我猜想他的心里肯定充满了恐慌和压抑,恨不能马上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风寒胤对此表示赞同,只见他微微点头,脸上露出追忆之色,“当年怒苍山一战之时,我便是倒在无数尸体之中而后被救起来的,那种在死人堆里埋着的感受...实在令人不堪回首。”

  那幸存者的体验可能会比风寒胤的体验好一点,至少他没有被埋着,但那些尸体就堆在他躲藏的暗室的顶上,我觉得他的感受肯定也十分强烈。

  我是个不怕脏不怕累的人,不然也不会孤身跋涉数百里来到祁连山调查此事。但即便是如此,当我从那密室里出来的时候,两种不同环境转换之时,心头的感觉切换却是十分明显。

  待在密室之中总会给人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压抑,就好像有千万根毛卡在咽喉,既不能言语又不能哭泣,难受的同时还一点声音也不能发出来。而当我走出来之后,冷风将所有的味道全部吹散,心中的感觉也随之一轻,如此明显的转变,我不可能会感觉错。

  我尚且如此,那个幸存者当也是如此。他不是前线战士,所干之事又只是送情报这类的来回奔波的工作,所以他没道理感觉不到那股强烈的压抑。

  而当他走出那密室之时,他所能想到的便是远离这里,越远越好。可是天下之大,他能去哪里呢?他能去哪里才能不被那些歹人追杀,而...

  嗯?我怎么忘了他是一个驿卒!

  这个幸存者的本职工作便是驿卒,那么他对周边地势肯定十分熟悉,他为了肯定自己已经逃离,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他一定会藏身在这祁连山附近的某一处,关注着这驿站里的动静,如果看到那些歹人回来搜查,那他便反其道而逃离,如果看到官府的人前来调查,那他便会自动现身告知真相。

  但我跟风寒胤并不是官府的人,所以即便他在暗中看到了我们,也不见得会现身相见。

  那么他最可能藏身的地方在哪里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