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大同异事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穿越大明当捕快 第131章 大同异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汕清见我不愿吐露实情,当即也不再多问,转而做思考状,好像是在回忆最近大同城内有什么奇异之事。

  我坐在一旁并未打扰,他身为一个知府,而今又遇战事,每天要处理的事自然是很多,他不记得,或者说一时记不起来也理所应当。

  至少在目前看来,还不用我着急。

  “前段时间,大约是半个月之前吧,城里来了一群江湖客,这些人都是武林好手,比起咱们大同城内的捕快,那功夫不知高到哪里去。那时候正值前线战事紧急,本官便没有详查这些人的来历。如今你问起来,我倒是觉得有些奇怪。”

  江汕清细细的回想了一遍,最后道,“那些人武功之高定然不是普通的江湖客,在城里待了一日。他们住在平西客栈,当天夜里,客栈里发生命案,死了三个,其他人第二日便离开了,而这时候京城里就传来侯爷西征之事。”

  “你是怀疑这批来历不明的江湖客,与侯爷西征有关?”大同乃是距离前线最近的城市,普通江湖客唯恐避之不及,诸如当今武林的两大阵营,他们即便因为有事前来大同,那也是极为隐秘行事,哪会如此嚣张,还在城中闹出命案。

  我同意江汕清的观点,这些人并非普通江湖客。只是我想不明白,即便他们非比一般,那怎么会与善誉侯扯上关系呢?

  江汕清解释道,“命案发生之后本官曾亲自去勘察过案发现场,我原本以为是那批江湖客因为什么事内斗残杀所致,却不料死者竟是一天前入住的京城镖师。”

  “京城镖师?哪个镖局的镖师?”他一说到镖局,我的脑中立刻浮现出威合镖局。

  “不知。死者生前在与客栈小二的交谈中无意透露他们来自京城,但具体是什么镖局却没有说明。”江汕清摇头示意他也不知。

  我继续问到,“那案发时有没有目击者?那些死者是被谁杀死的,怎么杀死的?”

  江汕清仍旧摇头,“据客栈掌柜的交代,案发时他们只听到一声惨叫,之后就再没有动静。这些人是什么死,被谁杀死的,谁也不知道。”

  “仵作验尸的结果呢?”

  “刀伤,三个死者的致命伤都在咽喉,都是刀伤。”江汕清神色凝重的道,“如此厉害的高手,不是那几个江湖客又是谁?”

  我没有说话,心中有两个疑问不断在起伏。

  如果说三个死者正是那些江湖客所杀,那么他们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而死去的三个镖师又是来自京城的哪个镖局?

  求财?

  “那些死者既然是镖师,那他们这一趟押的是什么镖?”我向江汕清求证到。

  杀人害命,求财报仇,江湖上历来如此。

  江汕清道,“他们的镖车中尽是普通衣物,没有丝毫值钱的物什。”

  他也明白我在想什么,一句话否定了我的猜测。

  既不是求财,那难道是有怨报仇?可是江汕清并不知道那些死者是谁,身份无法确认,而那些江湖客的身份更是难以证实,所以即便有这样的猜测,但却无法查证。

  那些江湖客已经离开,偌大的城里就好像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想到这里,我不禁抬头问到,“能把案发现场带回来的物证给我看看吗?”

  按道理说,这样的案子他一个知府就可以料理了,我再插手,显得有些多余。但既然他也觉得奇怪,我想他应该不会拒绝。

  江汕清闻言点头,“当然可以。”

  我们二人来到府衙的证物房,找到了从案发现场带回来的证物。

  江汕清指着其中一箱子衣服道,“这是那些死者保的镖。”

  而后他又指着旁边木架上的一排事物道,“这是出现在案发现场的东西。”

  我翻了翻那些衣物,甚至每一件都拿起来抖了抖,确然没有其他东西,而且这些衣服也十分普通,并不值钱。

  颇感疑惑之际,我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木架,只见那架子上摆着一个破碎的茶杯,一块染血的布条,以及一个类似柳叶刀,但长了两寸的匕首。

  “这是凶器?”我指着那匕首问到。

  江汕清摇头道,“这是在案发现场找到的,但并不是凶器。”

  想来也是,既然那三个死者的致命伤乃是刀伤,那这匕首当不会是凶器。

  “据本官推测,这匕首虽然不是凶器,但应该也是凶手所有。”江汕清认为死者都是镖师,他们身上不会携带这样的武器,既然不是他们的,那只能是凶手无意间遗留下的。

  他这个推测不是没有道理,至少从情理上来讲,他这个推测是成立的。

  只是我觉得奇怪的是,以目前的推测来看,那些身手奇高的江湖客乃是凶手,那他们如此身手怎么会把随身携带的匕首遗留在案发现场?换句话说,以他们的身手要搞定三个普通镖师,简直易如反掌,丝毫不费吹灰之力,他们怎么可能留下这么重要的线索?

  我没有深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块染血的布条,布条呈灰褐色,染血之后变得墨绿。

  江汕清见状道,“这应该是死者身上的。”

  他无法继续解释,因为很难解释得通。

  还是那个原因,如果那些江湖客就是凶手,以他们的身手,根本不会让死者有任何的挣扎,何至于会从死者身上撕下一块布来?

  最后,我看着那茶杯问到,“这是死者倒下的时候碰落摔碎的茶杯?”

  江汕清点头道,“应是如此。”

  我在心中一阵摇头,这个所谓的知府每一句都是应该,一点确切的线索也无,这般情况如何能破案?

  不过即便如此,我在心中还是有了一些计较。

  暂不论那些江湖客是不是善誉侯的人,或者说与善誉侯有没有关系,倘若他们当真是杀害三个镖师的凶手,那他们定然与京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京城之变与西北战事绝对有关。而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系,还需要进一步查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