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驱狼护羊_穿越大明当捕快_水彩小说

一秒记住【炫彩小说网 www.zjrenli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一条在大同城内知名的乞丐街,几乎全大同的所有乞丐都汇聚于此。而在这乞丐街上,从当铺,钱庄,珠宝店到官府府衙,比比皆是。

  这些乞丐很有分寸,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残破饭碗,也不伸手讨要,自顾自坐在地上晒着太阳。

  “花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漓香看见这许多乞丐,脸上满是厌恶嫌弃之色,此刻只想离开,一个劲儿的问我去哪儿。

  小和尚倒脸色平平,想来他能够习惯这些人的邋遢,因为他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爱干净的和尚。

  我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一处院子,告诉漓香,“就在前面,快到了。”

  漓香身为公主,从小便娇生惯养的,即便在京城里也能看到乞丐,但哪里有如此之多。这些乞丐因为汇聚在此,导致这整条街上的气味都有些不同,但并不臭,并没有流浪汉似的恶臭。估计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商铺没有搬走的原因。

  到了院子正门,偌大门前高挂一扇匾额,上书“薛府。”

  这条街上几乎全是商铺,唯独这一进院子是府邸,漓香不由问到,“花哥哥,这是哪里?”

  “乞丐窝。”我笑了笑应到。

  “啊?那我能不进去吗?”漓香露出为难之色。

  我敲了敲府门,转头道,“没事,里面没外面这么多乞丐。”

  我之所以说这里是乞丐窝,那是因为这儿是丐帮的大同分舵。

  开门的是一个十多来岁的小伙子,一身乞丐打扮,唯独没有臭味,见到我们不由问到,“阁下找谁?”

  我从怀里掏出一张名帖,“把这个交给你们这儿管事的人。”

  来到大同已有五日,这些天我在这座城市里也没少转悠,但听到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并没有什么大的收获。

  智源故意放走了唐秋影,萧九渊装作不知,流光阁没有任何表示,仍旧无动于衷的按部就班着。

  至于智源派了什么人去跟踪唐秋影,我猜不出来,不过以少林寺的能耐,找一个能跟踪唐秋影的人,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其后智源曾找过我一次,言谈之间尽是对我的歉意,我心说你堂堂少林怎么会这么看重我一个小捕快,那还不是因为张丹峰的缘故?

  不过智源既然前来示好,那我自然是要卖他面子的。

  我也有试探智源,但是他好像对西北战事并不关心,甚至根本不给谈论这件事的机会。

  思来想去,最后我想到了丐帮。

  在这时代里,恐怕只有丐帮才能无孔不入,所以要想打探消息,从丐帮着手,当是最佳之选。

  大同分舵的主事人,我并不知道是谁,不过前几日通过智源,我已经跟他们取得了联系,今日便是来专程拜访的。

  那年轻人拿着名帖去了,我看着漓香道,“放心吧,我问几句话就走。”

  漓香脸色很不自然,估计是头一次和乞丐打交道,心里多少有点抵触。但她还是点了点头,而后略带歉意的道,“花哥哥,对不起...我...”

  “不用说对不起,每个人都自己的喜恶,我能理解。”

  正说话间,刚才的年轻人已经出来了,弯腰拱手道,“三位请进。”

  我对漓香微微点头,而后当先走了进去。

  进了大门,里面乃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院子,只不过除了左右两边有厢房,正对着门口的那一面确实一道回廊,连接着左右两边的厢房。

  我们从东北角的小道走进回廊,这院子后面乃是一片空地,堆砌着几座假山,并没有流水花池,远远便看见空地的北面有一排青砖瓦房,此刻房屋面前正站着几个人。

  瞧见我们走来,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老者当先迎了过来,老者估计已经七十好几,满头白发用一支簪子束起来,手中把着一根一米长短的竹棍,面色红润气色极好。

  “花少侠驾临寒舍,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来人正是丐帮大同分舵的舵主,七袋长老薛温鼎。

  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两个儿子,薛三立与薛三康。

  我上前拱手道,“薛老舵主言重了,晚辈今日前来叨扰,还望薛老舵主不要怪罪才好。”

  我们相互寒暄了几句,薛温鼎将我们领进一间房舍之中。

  房中没有其他什么摆设,一应桌椅都极为简谱,唯独堂屋中央的墙壁上挂着一副“驱狼护羊图”。

  我瞧着那画上的人,手中木棍面对穷凶极恶的孤狼却一点惧色也无,但他身后那只山羊却瑟瑟发抖。

  这一人一狼一羊都刻画得十分传神,也不知是哪位高人所画。

  “花少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薛氏一族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但薛温鼎当乞丐能当到一个分舵主,其实力见识定然都是不凡。

  闻言,我了然笑道,“晚辈一介捕快,哪里看得出什么所以然。只是觉得这画上的人却好生可怜。”

  “哦?不知这人有何可怜之处?”薛三立好像不太欢迎我们,刚才薛温鼎前来迎接我们的时候他的脸色就不好看,此时听到我谈论这幅画,当即呛声道。

  薛三康倒还好一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带疑惑的看着我。

  我本来想说物竞天择,可是转念想到他们不一定理解,再看到薛三立的神色,心中忍不住一阵暗笑。

  “老舵主,您瞧这画上的人,衣衫褴褛,形容枯槁,但他面对这只狼的时候却硬生生摆出一副生死不惧的表情,晚辈以为这不是他的内心反应。他在面对这头狼的时候应该也是恐惧的,只是为了身后这只羊,他不得不装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如此之人,难道不该可怜?”

  言罢,我将目光转向薛三立,“一个人若连自己都朝不保夕却还要为别人担心,为别人卖命,说他可怜当不为过吧?”

  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只是往事不愿再提,说起来都是笑话。

  沉默了半晌,薛温鼎忽的叹道,“花少侠这番言词实在令人慨叹,这幅画本是老夫祖上所传,至今两百多年,其中寓意竟被花少侠一眼看破,老夫惭愧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