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毕竟是经历了妖魔之战的老牌强者,古苛的实战经验以及对于秘术的理解远不是王非灵可比,这样的结果的确符合情理。只不过……”楚瑾婳回忆起之前王非灵两人的比试,不禁感叹了起来。

    “只不过什么?”陈天远见楚瑾婳欲言又止,心中明显还有疑惑。

    “我很想知道为何陈公子你能在一开始就确信王非灵必败?还有为何你对战局预料得如此准确?”楚瑾婳犹豫了一下,开口发问。

    陈天远闻言有些发愣,心中却突然一热。

    今生的大荒是存在于现实之中,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故而大部分年轻修士极为缺乏实战经验,也少有人会为了提高实力以命涉险。

    但前世的天下不同,前世的游戏中无论玩家死亡多少次,都会在固定的地点复活,损失的也不过是些装备耐久。再加上陈天远本就对于战场,切磋极为热衷,故而他对各门派秘技战法了若指掌,实战经验更是多到令人发指。

    前世游戏中每一次与玩家的对战切磋,放到今生都可谓是生死之间的磨砺!

    “陈公子要是不方便透露就算了……”楚瑾婳见陈天远神色变幻,只当此事涉及隐秘,不愿让他为难。

    “无妨,我只是走了下神……”陈天远被楚瑾婳惊醒,急忙摆了摆手。

    “云麓弟子在面对荒火教修士时必须注意两点,第一是距离,第二则是控制。”

    “在无法使用绝品秘技的日藏境战斗中,距离显得尤为重要。云麓弟子一旦被荒火体修近身,基本就只有落败一个结局。”

    “如果王非灵能在施展水入梦时保持足够的距离,无论是断吼还是暴怒都无法打断他的吟唱,他也就立于不败之地。”

    “大魔神斩截是彼时古苛唯一能远距离攻击到王非灵并破解风腾云的刀技,而风腾云则是王非灵唯一能与古苛保持距离的灵法。”

    “所以当比斗开始,王非灵选择第一时间腾入空中时,他就已经输了大半,更何况古苛是个经历过幽都之乱的修士,怎会不明白其中道理。”

    ……………………

    详细解释了一番后,楚瑾婳依旧有些懵,陈天远索性不再开口,留给她自己去揣摩体悟。

    至于战局的预测,陈天远前世可不止玩过云麓一个门派,也不止一次用荒火教对战云麓玩家,其中种种细节已近乎本能般镌刻在他的脑海中,只是此事无法向楚瑾婳言明。

    “两位不好意思,潇湘楼今日已经客满,若是住店恐怕……”陈天远两人走进潇湘楼,立时有一个绿裙侍女走上前来,开口便是道歉。

    陈天远这才想起潇湘楼打尖住店需要提前三日预定的规矩,心中暗骂自己粗心。不过他依稀记得李不凡进出九黎分号时似乎无有此类限制,便取出那枚龙麟堂牙牌想要试试。

    谁知那绿裙侍女接过牙牌细细一打量,登时变了颜色,急忙跪拜行礼口中还直呼恕罪。陈天远有心弄清原委,这侍女却诚惶诚恐地根本说不清楚,让人无奈至极。

    “青颜,怎么回事?”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远处一个锦衣华服的美艳少妇见状走了过来,开口询问。

    “何主事……”唤作青颜的绿裙侍女小心翼翼地瞧了一眼陈天远,将牙牌递给了少妇。

    这少妇见到牙牌同样震惊,但明显比青颜镇定许多。她一边双手将牙牌奉还,一边躬身开口:“不知是龙骧卫御史大人驾临,景鸢有失远迎,还望大人恕罪。”

    “无妨,只是不知这潇湘楼中可还有空房?”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但陈天远依旧对万人瞩目的感觉并不适应,索性直接道明来意,想要快点离开大堂。

    陈天远亮出了牙牌,空房自然是有的。何景鸢恭恭敬敬地将他们两人送上六楼房中,还命人准备了一桌酒菜当作赔罪。

    “莫非陈公子还不知自己这龙骧御史是个什么职位?”楚瑾婳见陈天远满脸困惑,出言相询。

    陈天远看出了楚瑾婳眼中的笑意,知她是在打趣。可他自己确实对此没有多少了解,只得郁闷地点了点头。

    楚瑾婳有些讶异,但也没有多想,主动为他解释了起来。

    “龙骧御史司掌龙骧卫监军之职,下至一兵一卒,上至四大军团都统,皆在其监察范围之内,更可调动五千之数的龙骧卫军力私用,权力极大。”

    楚瑾婳撇了一眼陈天远,见他神色未有变化,便继续开口:“龙骧御史的品级尚在四军都统之上,在王朝中几可与九卿平阶。再加上陈公子你如此年轻,那名为青颜的侍女会有如此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此时陈天远才总算明白,定远确确实实是送了他一份大礼,想来这已不单单是揭破吴忠贤有功,大荒幻境之事在其中所占的缘由可能更大。

    不过也幸好此时执掌王朝者是昏庸的太康,如若换了成王,即便是有定远怀夫人的推波助澜,恐怕也难成事。

    何景鸢给陈天远安排的是一间套房,省去了他们许多麻烦,两人在厅中用过午膳后便回了各自房间。

    陈天远没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天色也还尚早,索性规划起接下来的行程。原本他是准备去过龙麟堂后直接就往荆家,但今日潇湘楼下的一场比斗让他改变了想法。

    曾经巴蜀演武堂幻境中,彼时的陈天远面对两个日藏境的山贼头目,近乎身死,却因一道与天诛有关的战斗记忆而反败为胜。

    可在此之后,类似的情况再没有出现过,陈天远现在细细回想,恐怕是与他的对手有关。

    演武堂之后的幻境是幽谷鬼狱,数场死战面对的敌人不是怪物就是神祇。

    再之后的魍魉大典,因为有了祸斗相助,无论是荒火七老还是薛无疆这些人族修士都未给陈天远带来多少麻烦,唯一让他感到头疼的白蛇尊者也是精怪化形。

    如此一来事情就有了头绪。当来自人族的威胁足够强大时,战斗记忆就很有可能再次出现,这对现在极度渴望力量的陈天远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更何况今日楼下王非灵与古苛一战,已隐隐将他内心对战斗的渴望重新点燃。

    “就从月榜开始,希望这西陵城中能多些强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