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菀城的三月是极美的,红花绿柳,时有细雨送来清爽。

    那日起,我的小院里总是进进出出着一些我不认识他们,似乎他们也不怎么把我放在眼里的“不速之客”,听石砚说他们都是胖老头派过来给我修葺屋子的。经石砚这么一提醒我才发觉,原来我所住的倚梅阁原是整个相府里最“凋零”的一处了。

    “石砚,这里叫倚梅阁不是应该有许多梅花树的么,我怎么一棵都没有看到呢?”

    闻言,石砚身子不经意间一抖,她眉心一沉,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只看着梁上的雕花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有意回避这个问题。只道:“小姐,你才回京都还没有好好出去转转呢,要不奴婢去回禀老爷,让奴婢带您出去转转?”

    当然,石砚说的这些话都是事先胖老头同意的,那日,我隔着窗棂隐约听到胖老头跟她说,“小姐若是高兴,你可以带她出去转转,本相记得晗儿小时候特别的……唉……”

    而我的脸上却是一丝笑纹也没有,有些事情我必须得事先弄清楚咯,不为别的,我得在这里,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相府里生存啊。我可不想将来有朝一日自己就那么不明不白地让人给算计了。看那个没有教养的魏梓佳横眉怒目的,我可不想栽在她个疯女人的手上。

    “石砚,你告诉我,有些事情我必须知道!”

    “可是……”石砚面色艰难,更是添了几分郁郁不平之色。

    我知道,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而我,决定拿出我的看家本事……

    “石砚,”我向前两步,紧紧握住石砚的手,眼中开始慢慢酝酿,觑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道:“你也知道,我才刚从乡下回来,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在这整个相府里,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我,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我必须得知道,不然……”

    嘿,以石砚的聪明伶俐,我想接下来我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果然,石砚这丫头在一再犹豫之下,虽然面上还是有些怯怯,小声说道:“……这里原是夫人的住处,老爷知道夫人最爱梅花,便下令整个院子里都种满梅花,后来夫人去世了就……”

    石砚没有再说下去,可我却已经猜到她接下来将要说的话:夫人去世了,所以另一个善妒的女人就毁了她和胖老头的一切,包括她最爱最爱的梅花。甚至于就连她留下的我这个女儿,那个女人都不放过。现在,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被遣送去了乡下,而我的贴身侍女石砚却一直都待在菀城了。

    看样子,我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了!不过,姑奶奶才不怕嘞,她们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那就等着瞧咯!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知不觉慢慢浮起一丝冷笑,我知道我的生活以后不会怎么太平了。石砚见我如此神色,打量着四周,低声道:“小姐,您可得提防着大小姐点儿,如今咱们老爷这般疼爱你,她心里肯定会妒忌的,到时候奴婢怕她对你不利啊!”

    石砚的轻叹幽深而低回,听的出来,她对我这个小姐的确是上了心的,正如我刚才的苦肉计,她的确是这个府里唯一一个值得我信任的人了。至于胖老头,石砚就是不说我也能感觉得到,他肯定只是因为这些年把我一个人丢在乡下心里有些愧疚才会想要弥补我的。

    “石砚,你说……我们可以出去?”人生得快活且快活,一辈子闷闷不乐的不划算,既然人家想要害我。我无论如何也是躲不过去的,那倒不如乐乐呵呵地活着,管他三七二十一呢!

    菀城一如往日般繁荣,我和石砚慢悠悠走在热闹的集市上,不知道是不是我真的在乡下待的太久了,我真的觉得菀城不愧是国都呵。可是……石砚却是眉头紧蹙,像是有什么烦恼解不开。

    “石砚,你想什么呢?”

    石砚眉心一沉,正色道:“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我们刚才出来的时候那个门子看我们的眼神怪怪的,还有……那个门子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

    我只是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别那么杞人忧天嘛,我们是出来玩儿的,这个时候你就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吧。”

    “可是小姐……”石砚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我硬生生地给堵了回去。

    “好啦,”我知道石砚是真心为了我好,顿了顿稍微放低语速,“再者说了,我们现在穿成这个样子,你觉得你一个劲儿地叫我小姐,合适么?”

    当然不合适了,我们现在穿的可是话本里书生哥哥们穿的青衫哟,石砚若是还一个劲儿地叫我“小姐”,那不是明摆着暴露我的身份么?

    她眉宇间愁绪不减,如临氤氲,“是,公子。”

    这就对了么,公子公子,本姑娘现在可是一个翩翩佳公子,我娴熟地甩开手中的折扇,“走,陪本公子去湖边走走。”

    我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说完之后才发觉有些奇怪,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知道这个湖。石砚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问我:“小……公子,你不是……你怎么会知道这边有一个湖的?”

    我微有迟疑,便回答她道:“……我也不知道,只不经意间就说出了这句话,管他呢,我们走吧。”

    石砚淡淡“哦”了一声。

    正欲离开,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杖开道的声音,我遥遥望到远处一辆华彩辇车飞驰而过。只见车上的那人人身穿淡紫色织锦袍,眉目舒朗,眸子里隐隐约约能透着几分恬淡与冷然,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贵气。

    辇后都是身穿银色铠甲的卫兵与侍从。南阳王殿下、太子……皇上、贵妃……路人们低低絮絮地议论着,好像这些人最近发生了些许趣事呢!

    看着路上的百姓无论男女老少一个个都摆着一张花痴的脸,我问:“石砚,他谁啊?”

    半晌过去了,石砚都没有回答我,我侧过头,只见石砚一脸花痴的望着辇车消失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目录